通菜adai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电影的开端。

因为不知从何说起,所以借此开始。

三十年代,苏州,豪门,名妓,昆曲,《牡丹亭》……为影片定下了一份清幽、哀伤的感情基调。

翠花——有芳草香的名字:昆曲——古老的、醇厚的回音,迷醉了多少个“得月楼”的夜晚。如花美眷,幽闺自怜,怎能不让人爱呢?只可惜侯门一入深似海,荣府的老爷,在观众的视线里,一直是模糊不清的,就像这个人对于翠花来说,也只是一片腐朽、枯老、冰冷的空气。从“有很多人的地方”走入这个“漂亮的花园”,她只将柔情寄托在戏中的柳梦梅身上,那就是荣兰(王祖贤饰)。

为了这部电影,王祖贤特意剪去了长发,导演杨凡说王祖贤是一个非常具有时代女性特色的演员,由她扮演的古装角色身上融合了新与旧、现代与古典的双重气质,这恰好符合了影片中荣兰这一角色的要求。虽然出身荣府这样一个即将败落的名门,但荣兰却有着“进步的思想”,她离开荣府自立,做一名女教师,也曾“想为国家和社会做点事”。她又酷爱昆曲,扮演了翠花的“柳梦梅”。深闺里孤寂的翠花,将感情寄托在一个颇具男性气质的女人身上,既合乎情理,又无限哀怨。

邢志刚(吴彦祖饰)的出现是影片的一个波澜和转折,虽然戏份不多,但导演是这样评价吴彦祖的:说他“站出来就是戏”。他的温柔的眼神,微抿的双唇,肉感的洗浴镜头,果真一下子就“把女人最原始的欲望勾引了出来”。电影的前半部分,荣兰只与翠花含情脉脉、若即若离,甚至在两人设计挑逗小武生时,都没有表示过对男性的兴趣。而邢志刚的出现,尤其在她无意中撞到裸浴的他,她也就全线崩塌了。难道还不心动吗?她毕竟是一个女人,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被压抑的东西是什么。她动心了,可是那个需要她的翠花呢?萦绕在烟圈中的她是那么哀愁又美丽,提笔写下“我的罪过”,这又是为谁呢?

翠花也曾为男人心动,为家中赤膊的搬运工,为羞涩精壮的小武生,为她刚刚留意到却又失去的二管家,那只能是悄无声息的。二管家是荣府里除了荣兰,最能“懂”翠花的人,他自然明知种种的不可能,所以他献身战争了,只留下一本写满对翠花爱慕之意的日记。有谁知道,这份爱,对翠花是个安慰还是个打击?在林中散步,竟遇到荣兰与邢志刚的亲密,是怨恨,还是绝望?而对荣兰的安慰和拥抱,她已经无动于衷了。导演自己最为感动的戏也就在这里。翠花重新拿起了精美的鸦片器皿,小心点着,青烟冒起,荣兰在身后,拥抱着她,而她,冰凉地倒了下去。还记得和翠花在一起颓废与沉迷时,荣兰说“早就想劝你别吸烟,可是烟雾中的你又是那么的美”:还记得与荣兰最情投意合的那一曲《懒画眉》:“最撩人春色是今年。少什么低就高来粉画垣,元来春心无处不飞悬。”

荣府早已败落,二管家战死,邢志刚也终于走了,带走了荣兰“心里最后的那份暖昧”。结局打开,只是两个孤苦的女人相看俨然。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于断井颓垣……

影片的情节与昆曲《牡丹亭》名段交替相融。昆曲是哀伤的,结着愁怨的,人物的感情虽有波澜,而情节并无大的起伏。整部影片可以说在静若止水中,潜伏着一种破裂和爆发的欲望,它来自孤苦、痛楚、压抑、憋闷。而它最终又没有爆发,随着翠花轻轻的呼吸,轻轻地呼吸,轻轻地闭上眼睛,睡在荣兰怀里了。
走出情节,来看影片本身。“情感”是导演杨凡的关注点。从最早的《少女日记》(1 985年),到后来的《新同居时代》(1993年)、《妖街皇后》(1995年),《美少年之恋》( 1998),他自己说:“从拍电影开始,我就打算拍一部浪漫的电影,用简单的故事,一对男女,相遇、别离、重逢,中间再插一些悲观的片段,恋爱基本上就是这么简单,或许其中复杂的情感,只是尽在不言中的。”同时他也承认对于《游园惊梦》中的每一个镜头都很满意。

2001年,《游园惊梦》作为香港有史以来第一部参展作品,获得了第23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国际影评人大奖。2001年的香港电影节、台湾电影节和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都将此片作为开幕电影来放映。
所获殊荣皆名符其实,原因就在于,导演对这部电影所尽的努力可以用他的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一点都没有妥协”。

影片拍摄之前并无预算,可以说为了达到想要的效果,不吝啬任何一点代价。

在演员阵容上,翠花的扮演者宫泽里惠(日本)凭借出色的表演获得了第23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宫泽里惠特意到中国拜师学习昆曲,一个日本女演员扮演中国三十年代的女伶,每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与她那份“天生的哀愁的美”相融合,就呈现出了一个完美的翠花。

王祖贤更是一位“绝代”的风情女子,除了符合人物要求的双重气质,更重要的是,她的眼神,在清澈与迷离的变幻之间,荡漾着的“美”与“媚”,总是能让观众迷醉。

戏中知书达礼、温文尔雅的二管家,是由上海越剧王子赵志刚出演的,戏份虽不多,但宫泽里惠的戏都与他相连。

慧珠则具有贯穿意义,整部电影可以说是在这个小女孩眼中发展下去的,由200多个小童星里精心挑选出来的她,为影片带来灵性和希望。

与影片紧密相连的昆曲,导演与专业人员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修改磨合,使之融入电影,既不失传统精髓,又具有现代风格,来适应更多年轻的观众。

在服装道具和选景上,无论从法国挑选的丝绸衣料,还是从内地、香港多处筹备的古董道具,大到庭院的选址,小到宫泽里惠头上的一朵点缀,都是极其考究的。被导演称为“香港最好的音乐人”伦永亮为影片设计的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融合的音乐,配合着富有质感的动感拍摄技巧,更使影片呈现出视听盛宴般完美的形式。

总之,无论观众寻求的是心灵的寄托、情感的慰藉,还是感官的享受,扬凡导演的《游园惊梦》,终归值得一看。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