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明日肖根(引子)

----------

根据明日边缘脑洞出来的肖根战场梗,出自小说《杀戮轮回》

----------



1

战斗才开始大约十分钟,战士们的内心就已经被恐怖占据。

只需试着想象一下:

这是一个夺命钢铁四处飞舞飘散的地方。远方枪林弹雨的乐音既低沉又混浊,掠过身旁的子弹发出高亢且澄澈的音色,并且传出震得头颅发麻的尖锐声音。子弹不断向Shaw射来,刺得地面伤痕累累尘土飞扬,而下一颗子弹又再度在尘埃布幕之中打穿一个洞。数千万颗子弹令天空变得焦黄,而只要有一颗宛若指头般大小的铁块射穿身体,就会当场死亡;方才还生龙活虎、谈笑风生的伙伴,下一瞬间就会立刻变成尸体。

死亡总是出人意料,并且毫不留情。

即便如此,未曾细想就被夺去性命的人还算是幸运,因为大多数的士兵都是骨头断裂或是内脏破碎后,在身躯下流着一大滩血并且痛苦挣扎,他们只能孤独地在烂泥巴中一边喘息,一边默默等待死神从背后悄悄降临。就算真的有天堂,那里也一定是个奇冷无比、黯淡无光而且孤独寂寞的地方。

Shaw感到相当恐惧。她用颤抖的手臂和僵硬的指尖扣紧扳机,扫射灼热的枪弹驱赶逼近的死神。

哒、哒、哒,枪身不断传来后座力,那是比心跳更为强烈的节奏,Shaw的灵魂早已不在体内,而是沉睡于武器中,随着枪管越发炽热,支配肉体的恐惧也渐渐化为愤怒。对着只会以微弱的航空救援敷衍了事的司令部大骂:FUCK!对着只会研拟狗屎作战计划的参谋本部大骂:FUCK!对着不愿意向左翼轰炸的炮兵连大骂:FUCK!对着已经阵亡的那个家伙大骂:FUCK!

不过,最可恨的还是那些想取走她性命的敌人!她要将这份愤怒重重还击在他们身上。

会动的东西都是敌人!

“去死吧!”Shaw咬牙切齿。

这每分钟可以发射450发子弹的20MM机关枪即将用尽子弹。她必须立刻交换弹匣。

“换弹匣!”

听到Shaw的叫声能够替她做掩护射击的同伴已经死了,被分解成电波的言语空虚地回荡于天际,她继续扣下扳机。

同一个小队的Reese被敌营射来的第一弹正面击中,长矛弹射穿他的机动护甲,弹头前端穿透身体而变得扭曲变形,并且沾有分不清是血液还是机油的黏稠液体。Reese的机动护甲发出约十秒令人做恶的舞蹈后,静止不动了。

已经不用呼叫医护兵了,Reese的胸膛下方被打出一个直径约两公分的弹孔并且直穿背部,被子弹的冲击力所贯穿的弹孔周围由于摩擦生热而开始燃烧,橙色的火苗不断跃动摇曳,而这竟然是距离战斗开始的警报还不到一分钟内所发生的事。

虽然Reese动不动就倚老卖老,而且还有随意透露推理小说凶手的癖好,但是他命不该绝于此。

Shaw所属的中队有146名士兵奉命固守海岛的北端,任务是搭乘运输直升机登陆后,埋伏在敌营左翼后方,逐一击破无法承受正面攻击而脱队的敌军个体。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在战斗开始之前,Reese就已经挂了。部队遭到突袭,Reese是否已经毫无痛苦地魂归西天了呢?当Shaw回过神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所属的部队已经位于战场的正中央。不分敌我,大家都朝着他们发射子弹,她所听到的声音尽是惨叫、啜泣以及“FUCK!FUCK!FUCK!”的咒骂声。该死!队长早就挂掉,最老练的同伴也已经上西天了,她渐渐听不见救援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通讯已断绝,小队变得七零八落。

Shaw之所以能够存活下来,是因为她在Reese被射杀时匍匐在地面的缘故。

在大家奋勇杀敌的当头,她正躲在机动护甲的残骸中发抖——覆盖士兵全身的机动护甲是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复合装甲板所制成的。她一时之间认为一件护甲或许会过于单薄,如果是两件的话,敌人的子弹应该就无法贯穿了吧?她希望只要躲到无法发现敌人身影的地方,它们就会在不知不觉之间消失。Shaw只是个刚从训练学校毕业的新兵,虽然知道机关枪跟桩炮的使用法,可是她却不知道如何操作得宜。

不管是谁,只要扣下扳机,子弹就会砰的一声发射出去。但是,要何时射击才能命中敌人?要往哪里射击才能突破重围?她对这些有关战场上的知识可说是一无所知。

又有一颗敌人的子弹瞬间飞过头顶。

Shaw的嘴角突然有股鲜血的味道。是铁的味道,这个味道也证明她还活着。手套下的掌心湿湿滑滑,机动护甲传来的震动表明电池勉强还能使用。她闻到一股机油的臭味,外面的臭气隔着快坏掉的防毒滤片不断渗透进来,敌军尸骸所发出的气味就像是揉碎树叶时所发出的臭味。

从刚才开始,Shaw就一直觉得腹部以下毫无知觉,本来应该会痛的伤口却没有任何疼痛感,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有人说痛苦是生命的存在证明,但是对这位本来是战地医生,却迫参加最前线作战的女士来说,无须在意机动护甲中的尿失禁或许也算是一种解脱。油气枪榴弹的剩余量是零,20MM机关枪的剩余子弹数是36发,子弹再过五秒钟就会用尽。配给每个士兵3发的火箭筒在还没使用前就已经不知去向,头部辅视器严重破裂、左臂护甲半损坏,在火力全开的状态下战斗输出功率只有42%。令她感到惊奇的是,左肩上配置的桩炮竟然丝毫没有折损。

桩炮是一种用火药将碳化钨弹头射出的近身武器,它只能使用于与敌人近身肉搏的短距离中。每一颗装满火药的弹壳都有拳头般大小,当弹头以90度角击入时,除了战车的前方装甲以外,没有任何物质能够防御这种子弹。桩炮的弹匣装填数是20发,当初听到这个数字时Shaw曾经想过:应该没有人能在战场上遇到需要以桩炮射击二十次的场面,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情况好像与想象中大相径庭。

只剩下4发子弹。

已经发射16发子弹,恐怕有15发都没射中。也许是16发。

已损毁的帽盔显示器上的影像歪歪斜斜,画面上扭曲变形的地方就是死角,敌人也许就藏身其中。

只要穿惯机动护甲,即使不使用辅视器也能够察觉周遭所发生的状况。战斗所需的技巧不只有视觉,战斗经验丰富的士兵可以透过穿透金属后所撼动的冲击力道、扳机的扣合状态、脚底传来的感觉、读取仪表板上所显示的数字等等情报确实把握战况。

可是,Shaw却不懂这些经验。初临战场的新兵不可能懂得这些经验。

Shaw闻到一股既闷热又令人皱眉的汗臭味。

她转头确认帽盔上显示器旁的时钟,战斗开始距今才经过六十一分钟。OMG!怎么觉得好像已经持续三个月之久。

她环视前后左右。并且握紧在手套中的手掌,但是她告诉自己不要用太大的力气,因为射出的子弹会偏往下方。

突然,有道黑影从眼前闪过。没有时间确认瞄准雷达了。

总之,先发射再说。

哒哒哒哒哒哒!前方一阵尘土飞扬。敌人的子弹有如撕裂空气一般直扑而来,但是Shaw所发射的子弹却像具有超能力般在准星前方轻轻绽开。虽然训练学校的教官曾经说过,枪这种武器的特性就是这样,然而她却觉得,如果敌人没有听到迎面而来的子弹掠过的摩擦声,那实在很不公平。不管敌方还是我方,都应该一边近身感受死神的气息一边穿过枪林弹雨,这样才算公平吧?

不过,就算听见生命终结所带来的惨叫声,这些不似人类的敌人也未必会跟一般人一样心生恐惧。联合部队的敌人是一群怪物。

人类称它们为“AI”。但不管如何称呼,敌人就是敌人,都去死吧!

子弹终于用尽。

淡褐色的尘埃中出现一个歪斜球状的阴影。它的高度比人类还矮,大概只到机动护甲兵的肩膀左右。假设人类是垂直立起的棍棒。那么AI的外型就像圆木桶,并且于圆形身躯之上接上简短的四肢手脚及一根尾巴。它们比较像海星。

这些家伙的身材较小,因此攻击上很难瞄准,但是它们的体重却比人类还重。它们的密度很高,身体七成由水分构成的哺乳动物根本无法比拟,只要被它们短小的手臂一挥,人类的身体就会轻易地被打成碎片。从它们的喷射孔中所射出的长矛弹,具有等同于40MM机关炮的威力。

人类藏身于借着机械增强肌肉力量的机动护甲当中,以最先进科技所创造出的武器强化自身,机动护甲的装甲即使在极近距离被霰弹枪击中也不会造成伤害。人们藉此与AI对峙于战场,即便如此,这些东西的强大威力还是无与伦比。

面对AI的时候,并不会像是遭遇黑熊时产生生理上的恐惧,AI不会像动物般吼叫,也不会面露凶相,更不会夸示自身的庞大,它们只会一味地猎杀人类。那时候Shaw的感觉就像一只野猫正在马路中央等候直线前进的砂石车轮胎一样,她无法理解为何自己必须碰到这种悲惨命运。

子弹已经用尽。

看来她就要死在这战场上了,唉,她就要与痛苦、恐惧一起在这个没有朋友恋人、也没有同伴家人的偏远孤岛上死掉了。在朝着自己驰骋而来的敌人面前,她无法以唯一的武器防卫自身,仿佛早已用尽的子弹一般,她也将战斗力量倾吐泄尽。

AI已经逼近身旁。死神的气息轻拂耳际。死神的身形映照在帽盔显示器上。

Shaw看见……

死神的全身都沾染上红色,约莫两公尺高的巨大战刀也是一片通红,与其说是刀,它的形状更近似于战斧。在敌我双方都涂抹上灰土色的伪装迷彩当中,它向四面八方挥洒出红铜色的金属光辉。

死神以凌驾AI的速度直奔而来,然后用深红色的脚将Shaw踢开。装甲瞬间凹陷,她的胸口无法喘息,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显示器的警告讯号大约一半左右都变成红色,Shaw从嘴中喷出的鲜血完全覆盖住整个显示器,桩炮也瞬间击发。

Shaw飞离原地10公尺以上,背后的装甲板刮削着地表嘎嘎做响,然后便以倒挂的姿势停下动作。

死神挥下战斧。发出一种将难以切断的物体硬生生砍断的尖锐声响。就像是列车紧急煞车时的回响。

AI的棘皮向外进裂。

只靠一击。

只靠这一击,AI瞬间化为静止不动的尸体,从横切面飘散出灰色的砂土,分为两半的身躯各自抽搐痉挛并且发出颤抖。

死神缓缓地回过头。在Shaw满是警告讯号的显示器上亮着一圈绿色的光点,这个光点表示队友正传来通讯。

“……的,是……吗?”是女人的声音。里面含有杂音,所以没办法听得相当清楚。

Shaw已经无法站立,顶多只能以不听使唤的肉体与机动护甲将倒转的姿势回复原状。

当她睁眼仔细一瞧,这并不是冥界使者,这是和她一样的机动护甲兵。不同的是,她并没有配备桩炮,而是改用粗犷的战斧,肩膀上的徽章不是TM而是DF。普通机动护甲的颜色都是沙漠迷彩,但是她的机动护甲却散发出一种鲜明强烈的金属红铜色光彩。

Shaw听过她的传闻。

Root——原名Samantha Grove——她本来是个生化科学家,Shaw也曾经听说,战争开始之后,人类杀掉的AI约有半数都是这个女人所属的联合防疫军DF特殊部队所创下的战果。看到她以一身有如请敌人攻击自己的姿态在战斗中存活下来,或许她才是真正的死神。

深红的机动护甲携着战斧向Shaw靠近,并且伸出手在Shaw的肩膀处寻找插孔,打算进行接触通讯。

“我想问你一件事。”拥有女性特征的声音听来非常清晰。“著名战地悬疑小说《明日肖根》上写说旋转餐厅用餐后的咖啡是免费的……这是真的吗?”

从AI体内溢出的传导流砂在风中飘散,子弹发出瑟缩的哭泣声,正在远方不断飞舞。

这里是战旸。这里是Reese跟队长以及小队的全体伙伴阵亡的地方,这是Shaw则甩光所有的钢铁子弹,然后在鲜血与泥水混杂的沼泽中到处匍匐爬行的鬼地方。

“当时我完全按照书中所写去喝咖啡,不过却遭到难堪的对待。从那之后,我就决定要找人问清楚。”这个女人的口气却有如在路边跟邻人聊天一般。

在别人濒临死亡之际,却突然询问餐后的咖啡?一声不响地踢人一脚,然后询问咖啡?这个女人脑袋烧坏了吗?Shaw很想大骂脏话回答她,但是嘴巴却说不出话来。她已经全部忘记脑袋中记得的污言秽语,已经发音的咒骂词语只能在喉头中回荡空转。

“小说这种东西,就是作家把毫无根据的事写得好像亲眼看见过一样:一位写战争小说的作家告诉过我这个道理。对了,你最好吞一下口水,放松扣在扳机上的指头,然后深呼吸一次。”Root说道。

Shaw按照她说的话做过一遍,直冲脑际的血液也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逐渐缓和下来,这个女人的话语彷佛有种让她安定心灵的效果。一直淡忘的腹部痛楚也渐渐恢复,机动护甲把肌肉的痉挛当做操作信号一般不断抖动。

“痛吗?”

“废……废话。”Shaw用尽力气所发出的声音有如耳语一般低声掠过。

Root屈膝于Shaw的面前,仔细端详着Shaw穿着的被削平的装甲板,而Shaw问道:“这一战现在是什么情况?”

“目前处于崩溃状态,主力部队正退至海岸线准备重整战力。”

“你的部队呢?”

“不用替他们担心。”

“那……我的身体……怎么样呢……”

“子弹贯穿并且停留于后背的装甲之中,里面全都变成炭了。”

“很严重吗?”

“很严重。”

“该死。”Shaw抬头望着天空。“不过……天空竟然还这么漂亮。”

“没错,我很喜欢这里的天空。”Root说道。

“为什么喜欢?”

“被大海环绕的天空拥有一种澄净美丽的颜色。”

“我会死掉吗?”

“没错,你会死掉。”

Shaw很庆幸脸颊是被无法透视的头盔所覆盖,因为这样才不会被别人看到她可怜的样子。

Root温柔地怀抱着她的头部:“你能说出名字吗?不是你的代号,而是你的名字。”

“Shaw……Sameen Shaw。”

“我是Root。Samantha Grove。在你死亡之前,我会陪在你身边。”Root如此说道。

Shaw对她的话语感到非常高兴,但是个性乖戾的她嘴上依然继续逞强。“你也会死掉的。”

“我还要在这里办点事。Sameen,如果你死了,我就会从你的机动护甲上拿走你的电池。”

“真过分。”

“所以你安心离开人世吧。”

就在这个时候,Root收到一道通信讯息,这次是个男人的声音,与她联机的Shaw也自然而然地听见声音。

“已经以武力压制主机『α』外围,控制维持时限13分钟,请接受披萨外送。”

“收到,以下封锁通讯。”Root的深红机动护甲站起身,并且切断接触通讯。在她的背后隐约传来一道爆炸声响,地表的震荡让Shaw感到背脊颤抖。

从天空飞来的雷射导弹插入地面,穿透岩层后爆炸。白灰色的砂地就像是烤焦的煎饼般膨胀,裂缝当中喷出与黑糖水相同颜色的石块。地面发出一阵摇摆晃动,泥巴雨敲打着机动护甲的外壳,只见Root的战斧散发光芒。烟雾渐渐消散。

许多物体正在导弹形成的弹坑中蠢动,雷达上显示出红色的光点,这是敌人的讯号,因为数量太多,所以点跟点几乎都是以重迭的方式显现。

Root似乎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往前冲去。

挥砍、挥砍;转身,再挥砍。随着战斧闪烁,AI的棘皮纷纷应声撕裂,从横切而溢出的传导流砂乘着旋风飞扬飘散,Root轻松地斩杀敌人,她守护着Shaw,并且不断转圈移动。

虽然她们都是受过同种训练的士兵,但是Shaw就像电池用尽的玩具一般横躺在一旁,而Root却是挥舞战斧与敌人奋战,她没有受到任何人逼迫,完全是出自自己的意志来到这个战场上,Shaw完全派不上用场。本来她应该随意尸横荒野,但是却连累前来救援的Root身陷危险。

Shaw心想,我如果不把桩炮里剩余的3发子弹用完,我绝对死不瞑目。

于是,她以单腿撑起身体。并将手置于膝上。起身。大声叫喊。拼命向前猛冲。

Root的深红机动护甲回头观望。

耳机中听到些许杂音。但是Shaw却听不懂Root正在说些什么。

敌群中有一只异样的AI,这只AI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外表怎么看都像是青蛙的溺死躯壳。不过,它所散发的感觉跟其它个体不太相同,也许这是Shaw在生死交关中磨练到极致的第六感,让她能够一眼看出值得决一死战的敌人,就决定攻击这个东西啦。

她扑向这只AI。AI立刻反击。Shaw感到身体突然变轻,她的手臂被敌人切断,还好是右臂,桩炮还配置在她的左肩上。

她扣下扳机。子弹却被弹开。保持90度角。

再来一枪。

棘皮再度被打出一个洞。

再补一枪。

Shaw失去了仅存的意识。

-------------------------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尾声)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