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明日肖根(第三部)

引子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1

强烈的日照描绘出轮廓鲜明的影子,队旗在万里晴空中迎风飘扬,从大洋吹来的南风带来些许潮气。

Root从海风中感受到一股香味,她露出讶异的表情。那股气味与AI发出的臭气不同,如果不是为了战争而来,其实这并不是个挺坏的地方,海岸线西沉的夕阳明丽漂亮,空气清新宜人。

今夜万里无云,正是绝佳的轰炸天候,只要太阳一落,满载GPS导弹的轰炸机便会接连升空,并且将作战目标岛屿炸得弹坑累累。无论是人类的敌人、美丽的珊瑚礁还是岛上多采多姿的生态系统,都得面临化作灰烬的命运。

“天气真不错,Groves上尉。”

“……”

“如果在这种日子里拍摄飞机的话,就能拍到光影丰富的好画面喔!”一名挂着一台传统底片式照相机的男人如此说道。

身旁的Root则用鼻子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讲话的语气还真像个摄影师。”

两人站在海风正面吹拂的教练场一角。

在出击前的三十小时内,同队的人并不会接近Root,这是自然而然产生的不成文规定。只有少根筋的人会毫不忌讳地找她搭话。

Root开口询问身边的男人:“那些人难道都不活动手腕吗?”

“听说是长官要求他们要这样一直撑着不动的。”

“这就是你刚刚说的训练法吗?我觉得这还比较像瑜伽。”

“九十八!”

“九十八!”

“九十九!”

“九十九!”

配合随队口令,全中队146人的声音在Root的脑袋里来回共振,使她一阵头痛。这是已经习惯的偏头痛,但是今天却痛得特别厉害。

Root环视演习教练场。

然后,她对上那双带有挑战意味的眼神。

那个女人以似乎涵括世上所有诅咒的双瞳瞪着Root,虽然Root已经习惯暴露于带有敬畏与憧憬的视线之下,被不认识的人以有如弒亲之仇一般的眼神盯着的经验仍然相当稀少。如果人可以从眼睛射出光线的话,Root大概不用三秒就会与圣诞节时的火鸡一般面临被烤熟的命运。

她以前曾经有一次与拥有相同率直视线的人相遇的经验。

这个女兵正在做前体支撑,以身上的肌肉的样子判断。她的阶级应该是新兵或者相去不远。女疯子Root却对这个新兵渐渐产生兴趣。

2

如果有种能够测定一个人才能的机器,世界上会变成什么样子呢?Root曾经思考过这件事情。有些DNA能够决定人的身高与面貌,那么应该也有决定人类才能的DNA吧?如果一个人拥有能用数学式解开宇宙奥妙的资质,但是却志愿成为一个文学家的话呢?如果另一个人的才能是能够烤出极为美味的面包,但是却志愿成为一个工程师的话呢?

希望从事的工作如果与上天所赋予的才能有所歧异之时,对于本人而言,究竟该选择什么才会是最幸福的呢?

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能够让她挺胸自豪的顶多只有假哭一类的事情而已,她完全没想过自己的DNA里隐藏着战斗的才能。

3

试着仰望夜空看看。

看向人类称为巨蟹座的方位,描绘于宇宙的巨大螃蟹右螯上钳着一颗静静闪耀的星星。

无论你如何注视也看不到这颗星星,如果想看到它的话,就必须有一台大得像座小山的天体望远镜。若以一秒间能够环绕地球七圈半的光速进行星际旅行,从地球出发还得花上四十年的时间才能抵达那颗行星,而人类所发出的电波则会因为扩散而无法到达,现在所要叙述的则是有可能在那颗行星上所发生的故事。在那颗星球周遭公转的行星栖息着比地球还要多样的生命,并且发展出比地球更进步的文明,还有比地球人更加优秀的智慧生命体,在故事中姑且先称这种生命体为“人”。

有一次,有个“人”想出一种叫做“绿色炸弹”的东西。将此种炸弹装在一艘没有生物搭乘,而且比起一般载客机种还要轻巧的宇宙飞船顶端,让这艘宇宙飞船以强烈的加速度疾驶而去,然后在目标行星上爆炸。随着爆炸而散播至全土的奈米机械便会开始进行环境改造,使未开发的行星变成“人”能够生活居住的土地,虽然实际情形还必须经过许多繁杂的过程,不过简单而言就是以此种方式进行改造,然后“人”所搭乘的宇宙飞船不急不徐地出发,当抵达该行星之际,奈米机械也理应完成行星改造的工作了。

“人”之中的学者如此反驳:破坏尚未事先调查星球的环境,万一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又该怎么办呢?适合我们“人”居住的环境,同时也代表容易孕育出生命的环境,为了我们一己的好处,就该恣意强夺他们的土地吗?

提案者回答道:“人”的生命本来就是成立在无法挽回的开发之上。随着版图扩张,“人”至今一路不断牺牲各式各样的生命。砍伐、填海造陆、建造水坝、开采各种资源,生活环境因为“人”而遭受破坏,最后走向绝灭的生物可说是不计其数,难道你们能够残害自己星球上的生命,却不能牺牲外层空间生物的生命吗?

外星也有可能存有智慧生物,因此行星开发必须由“人”监督。

住在遥远行星的“人”制作的宇宙飞船便抵达地球,宇宙飞船里并未乘坐外星人,也没有用来侵略地球的武器,而是装有类似土木工程器具的东西。

自外层空间飞来的人造物体立刻吸引人们的目光,但是无论怎么对其发出讯号,它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官方称呼这些宇宙飞船为陨石。这块陨石分裂成八块,其中四块沉入海中,三块在大陆上着陆,剩下一个则留在卫星轨道上。自动机械落在地球人所无法触及的深海,确实开始执行所交付的任务,自动机械选上棘皮动物,并且以奈米机械的型态潜入坚硬棘皮的内侧建立共生关系,接着进行大量增殖。这些东西会把土壤吃进肚子,经过它们体内排泄出来的土壤便会化为对地球生物有害的物质,形成利于外星生物居住的土地,因此生态系遭到破坏的土地渐渐步向沙漠化,而海洋则化作混浊的绿色。起初人类认为这些东西是因为倾倒的化学物质而生的突变生物,或是栖息在深海却因地壳变动而出现在陆地上的上古生物,此外,虽然不知道这种论点的根据何在,但也有学者认定它们是由山椒鱼进化而来。最后,它们以群体的姿态开始登陆,完全无视人类的社会活动,开始进行行星改造。起初登上陆地的东西并非强韧,动作也十分缓慢,随便一个带着武器的男人就足以对付它们,但是这就跟蟑螂也会逐渐产生对杀虫剂的抵抗力一样,外星的自动机械也在持续进化,因为将环境彻底转化完毕之前,必须先排除阻碍自己执行交付命令的物体。

战争因此在世界各地爆发,战火急速扩大,而促使组成全球规模的联合防疫军。令人类面临生死存亡危机的敌人,人们称为“AI”。

4

Root在获颁奋勇杀敌勋章的战役之后,被编入联合防疫军装甲步兵特种部队。勋章仅颁发给在一回战斗中击倒超过十只AI的步兵。当将官将这枚描绘有大槌的闪亮勋章别在Root胸前时,拼命赞许她杀死的AI居然能够达到二位数实在极为难得。

在第二次参与作战行动就能得到这个勋章,Root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人,毕竟敌人是必须以五十人的装甲步兵小队层层包围,并且以枪林弹雨压制行动才能够勉强与其匹敌的AI。

有人问她,究竟如何才能在两回实战中就学得屠杀敌人的技术呢?

Root认为,AI的攻击十分单纯。人类在攻击AI时是一次瞄准一个敌人攻击;但是AI却大相径庭,它们就像用扫把清扫沙子一样对一整群的人类进行攻击,只要知悉如何避开扫把的刷毛,则无论AI攻击几次都能躲过,即使只有一粒灰尘掉在地上,也要用扫把不断去扫。这就是AI的战斗方式。并不是躲开危险,而是在死亡在线死命狂奔,这才是能够在对AI的战斗中存活下来的秘诀。

特种部队据说是群不守规矩的犯罪者充斥的集团,据传闻许多穷凶恶极的罪犯被迫在死刑或入队二者之间做出选择,才不得已签下入队契约。那些家伙完全不把杀人当一回事,无论对象是AI或人,只要有必要,便会一视同仁地以手上的20MM机枪进行扫射,由于不断有士兵因为严苛任务而战死,所以这个部队一直大量寻求人员上的补充。可是,Root抵达此处后也发现这个部队是历战老兵的集合体,若将部队全员所持有的勋章收集在一起,重量大概可以与奥林匹克举重竞赛上使用的哑铃媲美。

这群曾经多次出生入死的队员,都是在逆境中也还能够谈笑自如的刚勇之士,虽然他们的玩笑话总是充斥猥亵词汇而令人感到非常困扰,但与传闻相反的是,里面其实也不乏平易近人的队员,因此Root也逐渐喜欢上这个部队。

负责统整这个小队的是一名中尉,他拥有一头闪亮金发与蓝色眼睛,而且有一位美丽的妻子。由于他无论参加再怎么小的作战之前一定会打电话通知妻子,而这件事情便成为队员们揶揄的对象。

在这个无论是男是女,每个人讲话时的用字遣词都脏到气死教会修女的特种部队内,只有他讲话不会使用肮脏的字眼。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他把Root当作妹妹一样对待,这让Root觉得不太愉快,不过其实那也不是什么坏事。

被卷入时间循环是在进入部队半年以后。

这场战役让Root一战闻名,对于联合防疫军DF也是场非常特别的战役。美国总统看准眼前的选战并且决定再度参选,因此需要能够满足国民的硕大战果。

以完全镇压佛罗里达半岛为目标,这场作战倾注所有能够动员的战车,攻击直升机以及超过十万人的装甲步兵部队。这场作战既危险又鲁莽,在Root所经历过的所有作战之中算是最艰困的一场硬仗。

特种部队是不知恐惧为何物的老兵集合体,但是光靠一只部队并无法扭转不利的战况。机动护甲仅能带给士兵肌力,却无法创造超人。

在佛罗里达的地表上充满尸体。Root勉强存活下来,桩炮早已折断不知去向,而身上残存的弹药也所剩无几,机枪有如焊在自己手上一般无法放下。Root从同伴的尸体身上拔下电池,并且重新将枪身夹在腋下。

“看来你也很惨。”她听到同伴的声音。这是中尉的声音。他在Root身旁弯身坐下,并且作势抬头仰望,一枚长矛弹则在不远处急飞而过发出高亢的声响。Root并没有回话。因为喉咙干渴异常,彷佛连吞咽口水都有困难。

“无论是谁都会有想要喘口气的时候,尤其是在这种长期抗战之中。再多加把劲,只要坚持一下子就可以洗个舒服的热水澡,这点我可以跟你保证。”说完这番话后,他便跑到下一个士兵的身边,而Root又重新投入战斗。

然后……

她一个看到特别怪异的敌人。它的外观跟普通的AI一样,不过就是有些地方不同,或许这是因为长时间处在生死关头下而彻底琢磨出的敏锐感觉,而此种感觉让Root发现平时绝对无法察觉的秘密。在杀死那个家伙之后,便开始无限的时间循环。

AI中拥有身为网络中心点的个体,外表看起来与其余AI并没有太大差异。在无数次的战斗中,Root自然而然地学会如何分辨这种差异,但是无论对别人如何说明,还是没有人能注意到此种差异性。

要藏匿一棵树木的话,最好的地方就是森林里面。要藏匿一名将官的话,最好的地方就是士兵之中。成为群体中心的个体就是以此种理论混藏在AI群里,而暂时先称此种AI为“AI主机”。若将主机杀掉,AI之间的网络便会发出某种特殊的信号,后来Root询问学者时,他们说这似乎是叫做速子的一种可以超越时间的粒子,但是Root却只是一知半解。无论如何,只要杀死主机,AI就会送出能够穿越时空的信号,对过去的自己发出危险的讯息。这个告知危险的讯息则会以将来发生事情的预兆的型态插入AI的记忆中,而得到这个预兆的AI就能够修正自己的行动以回避这些危险,这是外星生物经过长时间演化后所发展出来的技术之一,这个功能是为了避免要长期进行的行星改造计划突然发生意外,因而加装在这些自动化机械上的保险装置。但是,若使用电流连系的方式杀掉AI主机的话,人类也能够接收到这个预兆,对人类而言,这个预兆会以非常真实的梦境方式呈现,由于人类的脑容量比AI的记忆容量还小,所以人类的记忆会比较鲜明。将含有备份的AI网络破坏之后,如果无法杀掉主机的话,还是无法打倒AI,因为它们会一直改变自己的作战方式,藉此演算出击溃人类的最好方法。

一、破坏发讯用的天线。

二、将备份用的AI杀戮殆尽。

三、完全阻断AI对过去的通信之后,将AI主机打倒。

以上是逃向未来的三个不可或缺的条件,Root直到第211回的循环时才搞清楚这些事情。不管跟谁说都不会有人相信,在称为军队的现实主义结晶中,并不会有人相信时间循环之类的蠢话。

当Root总算抵达不会从头来过的明天时,却也得知中尉阵亡的消息,他的名字被列在两万八干名战死者的名单之中。在这两天里,Root不分昼夜地一个人调查战史、上网四处搜集AI的资料以及请迷糊的整备兵准备战斧,最后Root成功存活,并且逃出循环到达未来。虽然作战宣告成功,可是中尉的名字旁边却写上OVER。

Root总算理解。这就是所谓的战争。只要引发战争,就会有人死去。Root得到能够掌握时间循环这项能力,今后便能够拯救特定的人物,但相对地就会有些人死去,死去的人拥有父母、朋友。第211回的循环如果能够重来一次的话,或许就能够拯救中尉,但是这种作法必然又会导致别人死亡。

战场上死去的每一个人都只不过是可以事先预期的损失而已,与个人所背负的人际纠葛、爱情、恐惧都毫无关联,谁会死掉、谁又能活下来,全都是由称为机率的冷酷死神所决定的。

作战前,中尉打了一通电话,他得知小孩诞生的消息而非常开心。其实他应该很想回家吧?但是他却以作战为第一优先。

这是重复212回,听到都能反复背诵的电话内容。

由于显赫的战功,Root便受颁一枚勋章。

“战场上的生化科学家”英勇杀敌勋章。这是赠与单场战斗中击倒一百只敌人的战士的勋章,后来根据消息,这个勋章是为了Root而特意创设的。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能够在单回作战中杀死一百只AI,在世界上也就只有Root一人而已。

总统把闪闪发亮的女神勋章别在Root胸前,赞赏她有如鬼神般的作战表现,并且直呼她为美国人的骄傲。

这是以弟兄死亡所换来的勋章。

Root却无法流泪。因为她不能落泪。

5

接着,Root在北美转战四方。人们怀着敬畏之心传颂女疯子之名。这简直就是一台战争机器。

政府也秘密成立研究时间循环的专属团队,他们彻底翻弄过Root的身体之后,这群穿着白衣的人们写下Root的脑子可能是因为循环或者其它缘故,才会导致她产生头痛症状的报告书,不过只要能把AI从地球全都赶出去的话,就算自己的脑袋因为接收外星的怪电波而痛得快要裂开也无所谓。

总统给予Root可以在战场上自由行动的特权,因此她跟部队的人讲话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少,至于那些配戴不完的勋章,Root全都塞在纽约的出租保管箱里面。

6

随后,Root在欧洲奋战。

7

接着是北非。Root听说下回作战将要到海岛时,心里觉得这样也不错。

8

与AI的战争胜负已经从一开始就早已注定,而人类的版图渐渐缩小。AI创造出来的循环大致上是每三十小时一轮。Root只会让时间重复一次,第一轮的战斗先用于确认己方的损失,第二轮的战斗才用来分出胜负。无论是何种作战、又无论谁会死去,她都只重复一次循环,至于无可取代的伙伴们的生死问题,Root决定就交给冷酷的死神做出选择。

Root会在战斗前以集中精神的理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这是战场上女神的特权,Root申请了一间任何人都无法进入的私人房间。

特殊部队的队员们明白作战前的三十小时对于Root十分特别,一般队员虽然不知道时间循环一事,但是他们也都知道女疯子在作战前不会积极与人对话,他们体贴的方式就是与Root保持距离,对Root而言,这一段自己与别人保持的空间偶尔也会让自己感到寂寞不已。

Root从高塔上眺望闪闪发光的海洋。在这个前线基地中,除了电波发射塔之类的设施以外,没有其它比Root的房间还要高耸的建筑物。

只要AI一登陆,这个地方就像靶子一样,居然在此种脆弱的地方设置军官用休息室,着实令人哑然失笑。

这个军官休息室拥有毫无意义的宽广空间,占据整个视野的观海窗景似乎已经有一流的旅馆的水平,却在房间里孤零零地摆着一张坚固耐用的钢管床。

Root按下一个开关。里面封装液晶的防弹玻璃逐渐变得无法透光,遮住外面的景色。

Root之所以把自己的起居处选在这个军官专用的接待室里,是为了选择一个尽可能不要接近特殊部队同袍们的地方。这群男人们,应该不会想在这个有如射击标靶的建筑物里多待一分钟,Root其实也很讨厌这间房间。

一声细微的敲门声打断Root的思考。在起居室的入口处是一扇内封有液晶的玻璃门,而它现在是不透明的状态。

Root非常不快:“我之前应该说过,出击前三十小时我会非常焦躁,所以不准接近我。”

“……”糟糕,是Martine。

Root立刻按下开关,在变成透明的玻璃门另一侧出现一名女性身影,她是机动护甲的整备主任Martine中尉,虽然她的阶级比较高,但是Root并不需要采取符合阶级的谦卑态度,还好Root不讨厌这名中尉。

突然传来“叩”的一声。额头撞上玻璃门的Martine马上屈膝蹲下。由于房门突然变成透明色,因此她误以为房门已经打开,就一头撞了上去。Martine用握有奇怪物体的手抵着额头,就像是濒死的蝉般不断颤抖,正因为她的脑袋里装的东西优于常人,所以更令Root感到傻眼。不过话说起来,或许这才是所谓的天才,就算是被称作单兵战斗天才的Root,其实跟别人并没有太大差异,集中力才是真正差异的地方。就如同Root无论何时都在想着战斗的事情一股,现在Martine应该都把心思放在手上握着的怪东西上吧?

“对了,请你看一下这个!我找到很棒的东西啦!”Martine张开手,只见她小小的手掌上拿着一个奇怪的物体,Root左右打量着这个东西。这是个用鲜红色的颜料着色、形状十分复杂的物体,尺寸比九毫米手枪子弹还要大上一号,子弹虽然会随着用途不同而在弹头涂上各种颜色,却不会在弹壳上着色。

Root用手指拿起这个不明物体。这个不明物体原来是一个人的形状。

“你看,做得很精巧吧!之前基地的人告诉我有这个,所以我把手上的钱都转光啰!”

“转?”

“就是把硬币投进机器,然后旋转上面的扭盘,只要喀恰喀恰地转一转,装有人偶的转蛋就会碰地一声掉出来!”

“这是小孩子的玩具吗?”

“不是!这是不折不扣的的收藏品!如果是稀有的话,甚至会出现一只卖到一百美元以上的情况呢!”

“这种东西值一百美元?”

“是的!”Martine用力地点头表示同意。

Root将这个小东西举到室内的白色光源底下检视,仔细一看,这个人偶是一个穿着机动护甲的士兵,而且从全身涂成鲜艳的红色、手上还拿着一只战斧的特征来看,这就像是Root穿着机动护甲的样子。

“这个人偶的造型做得还真不错,像这个平衡板做得跟真的没两样,机动护甲应该是军事机密吧?”

“专门的模型师似乎光靠模糊的剪影就能做出接近真品的东西!原型特别高级,在拍卖会上的价码都很高呢!”

“世界上还真多浪费才能的家伙。”Root把手上的人偶翻转一圈。

脚底的地方刻有MADEIN CHINA几个小字。

“中国现在居然还有制造这种玩具的兴致,之前还听说机动护甲的控制品片生产量严重不足……”

“我这边还有很多!”Martine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拿出数个玩偶。

“这个像是栖息在亚马逊深处的怪物青蛙是什么?”

“那是AI。”

“不是光靠模糊剪影就能做出很像真品的东西吗?”

“在电影里出现的AI就是长成这个样子,虽然说是真品,不过其实指的是电影里的模样,这些人偶连皱折都分毫不漏地依照电影全数忠实重现!”

“那么,这个是……”

“是Root。”

这个Root的人偶身材既高挑还拥有傲人的胸部,而且还加上金色卷发,想要从Root本人身上找出相似处还比较难。话说回来,之前借着研究角色的名义,Root曾经与担纲扮演自己的女演员做过一次面谈,虽然别人说自己根本不像是个机动护甲兵时,自己心里其实也有着同样想法,但是这位被挑选为电影主角的妩媚女性怎么看都不像在前线战斗的士兵。

Root拿起自己的人偶跟AI的玩偶互相比较。若是这样的话,AI的玩偶或许还比较传神。

“这个可以给我吗?”Root拿起那个完全不像的人偶。“我觉得带着一只这种东西好像也不错。”

此时,Martine的表情显得极为有趣。“……这一个给你作为补偿,这也是很稀有的角色喔!”

“这是什么?”

“电影中登场的Root专属整备兵,这一个角色也就是我。”Martine露出腼腆的笑容。这个模型就像是绘画中经常出现的典型女性整备兵,拥有一副看起来非常认真而且在校成绩非常优秀的严肃表情,脸上还长满雀斑。Martine略略俯着身子,并且抬起脸颊窥视Root的表情。“……这个不好吗?”

“根本就不像。”

“Root的也不像吧!”

两个人随即相视而笑。

9

Root决定观看TM部队的训练,Martine没有跟着过来,特殊部队的队友们和她保持一定距离。

Root在此时遇上那对带有挑战意味的眼神。

那个女战士以似乎涵括世上所有诅咒的双瞳瞪着Root,虽然Root已经习惯暴露于带有敬畏与憧憬的视线之下,但是被不认识的人以有如弒亲之仇一般的眼神盯着的经验仍然相当稀少。如果人可以从眼睛射出光线的话,Root大概不用三秒就会与圣诞节时的火鸡一般面临被烤熟的命运。

Root开始对这个女战士产生兴趣。于是,她迈开脚步。走近她的身旁。

Root迅捷地以适合机动护甲进行战斗的步法前进,并且自然而然地以不发出脚步声的方式移动。为了百分之百发挥机动护甲的性能,必须拥有完美体重移动技巧。

这位女战士紧紧盯着Root。

Root在她前方以直角角度一转,并且面对少校的帐篷。符合标准形式的敬礼。

少校对Root投以狐疑的视线,虽然Root的阶级不高,但是她所隶属的部队却是联合防疫军DF,当中实际的权力关系其实十分微妙。

Root记得这个男人,他就是在毫无意义的欢迎会上,一开始和Root握手的少将身旁所跟着的少校。

Root闷不吭声地站在原地。

少校便开口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可以参加吗?”

“你明天还要参与作战。”

“他们也是一样。我所隶属的部队并没有经历过此种训练,我认为有助于明天共同作战的合作成功。”

少校沉吟片刻,一瞬间他似乎偷偷瞄向Root,却感到一股无形的气魄,便立刻将脸别开。而远处围观的DF特殊部队的家伙正在吹着口哨起哄。

“嗯……好吧。”

Root在那名带着诅咒视线并且瞪着自己的女人身旁开始前体支撑,透过紧绷的空气,她那身为一介士兵尚嫌不足的身体所散发的热气传到Root鼻中。

女战士依然保持不动的姿势。Root也闻丝不动。

太阳在高空上散发热气,不停灼烧两人的肌肤,Root用身旁的这个人才听得到的细微音量悄声对她说话:

“你看着我做什么?”

“不……没有……”

“你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我吧?”

“那个……的确没错……”

“有什么事情吗?”

“现在这个姿势没办法讲那种事情。”

“那么,我就等训练结束之后再问你。”

“Shaw!身体打直!”

从旁边传来小队长的怒骂声,Root的表情就好像这辈子第一次跟旁边的士兵说话一样,仍然持续做着前体支撑。

前体支撑相当辛苦。从发际滴落的汗粒沿着太阳穴直至脸颊,然后流过喉咙,最后滴进胸口里面。此种训练必须忍耐身上传来的痒意,令人想起穿着机动护甲时的感觉。

痛苦的时候就放开自己的思考:Root的思考从遭到虐待而频频抗议的腕部肌肉中解放,然后开始感觉周遭空间的变化。隶属于参谋本部的少校正因为预料之外的不速之客而不知所措。对于没有体验过真正的战场的少校而言,这个海风吹拂的教练场或许就是他的战场,没有闻过战场上混着血、尘埃及金属燃烧气味的人并无法理解战场上所发生的战争。在世界上唯一能够将连平凡的出击前一天都当作战场看待的,只有被卷入时间循环的Root一人而已。

出现被卷入时间循环的人,也就代表有Root以外的人在偶然的情况下打倒AI主机,就像Root抛下其它人一个人踏进时间之轮一样,那个人也必然会抛下Root并且受到孤独的煎熬吧?

虽然无法跟那个人拥有共同的时间,但是自己至少还能够给予一些意见,互相分享彼此的孤独,还能够告诉别人自己重复211回战斗所拼死研究的逃离时间循环的方法。

那个人必然也会跟Root一样一面抱着困惑一面持续战斗,并且逐渐成为优秀的战士。

不过……

Root内心深处的某个冷静角落告诉她,能够对自己说出这句话的人绝对不可能出现。Root在佛罗里达收复战时卷入循环,对人类来说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幸运,如果没有发生这个偶然的话,人类或许早已被AI灭亡。

随着每一回的作战,随着每一次被视为英雄的举动,Root的孤独感与日俱增,虽然成功逃离循环,但是现在的日子与不断重复同一天并无两样。人类一定会胜利。Root的内心仅仅抱着这个希望。

过了一个小时之后,训练便宣告结束。

当Root站起身的同时,身旁的这个女人也站起身子。

在勇猛的机动护甲兵之中,这个女人长得并不算高挺,却有种不符合实际年龄而且习惯战场气氛的样子,由于她身上的衣服近似新品,因此产生一股微妙的不协调感。她的左手手背上有一个以杂乱字体写成159的阿拉伯数字,Root虽然不清楚这个数字代表的涵义,不过这还真是个特殊癖好,拜这特征所赐,或许她会在Root的记忆里停留一段时间。虽然在机动护甲成为标准装备之前,听说上战场的战士们会把写有血型的胶带贴在脚底,但是没听说过士兵会用油性签字笔在自己的手背上写字。

“你好像有话要说,有什么事?”

“啊……”

“希望你能速战速决。虽然我不是个没耐性的人,但是我在出击前一天有很多事情要做。”

“关于你的问题……”这个女战士开口说道,如果稍微形容一下的话,她的语气就像用平板的声音念出三流剧本台词的新人演员一样。

“旋转餐厅的咖啡的确免费。”

此时的Root竟然不自觉地流下眼泪。

-------------------------


第四部

第五部(尾声)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