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明日肖根(第四部)

引子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1

第159回的战斗开始了。

Sameen Shaw一如往常拖着缆线向前飞奔,并且把机动护甲的音波开到最大。

是那个家伙。射击。趴下。长矛弹从头上飞过。

“是谁啊!冲太前面啦!想死是不是啊!”小队长说出跟之前一模一样的话。

突然发出一道惊人的巨响,子弹开始交织飞舞,Shaw立刻把黏在头盔上的沙子拍掉。 她瞄向Finch一眼。他点头表示了解。战斗将会在“今天”进入尾声,如果今天选择见死不救的话,Reese跟Finch就再也无法起死回生,机会只有一次,这是场无法重来的战役。

这个世界并不会重新再来一次,所有人都与相同的恐惧对抗,并且把自己唯一的性命暴露在敌人面前。

依照Root的说法, Shaw实际上并没有经历过时间循环,虽然她的确经历过158回战场,但是对于现在的她而言,不过都是些记忆的碎片。虽然Root说人的“经验”与“实际经验的记忆”其实可以划上等号,但是这些话太过哲学,让 Shaw有点听不太懂,搞不好连Root自己都不甚了解。

Shaw的情形就像从旁窥视AI的梦境一样,她在受到Root帮助的第一回战场上偶然打倒称为主机的AI,虽然从第2回开始到第158回为止打倒AI主机的人都是Root,但是由于她跟AI之间已经架起由电流串连而成的网络,因此被卷进循环的人不是Root而是她。

AI为了让未来的情势变得对自己有利,因此拥有能够让事情从头进行的能力。第2回的战场上,掠过Reese的那枚长矛弹其实一开始就是以Shaw为目标的,而从基地逃脱的那回所碰到的AI也并非偶然。她一直都被AI们追杀,如果没有Root的话,她早就已经轻易地成为敌人枪下的亡魂了吧?战斗还在进行中,今日的战场也依然充满混乱。在自己还没被长矛弹打烂之前,Shaw滑进分队所藏身的弹坑,这些弹坑距离作战开始位置100公尺远,是昨天晚上以GPS导弹所轰炸而成的。一颗长矛弹命中脚边,瞬间沙土飞散。

“每一场战斗都是这个样子。”Finch把背贴在泥土构成的防护墙上说。

“那场仗还真是惨烈啊!”Reese打完手上的子弹又躲回来后如此答道。

“那时候也是被团团包围,结果打到机关炮没子弹了,结局就是灰头土脸。”

“这可不一定。”

“但是……”Finch探出身子进行掩护射击,然后又躲回来。“我想,或许我们真能打赢这场烂仗,虽然这只是我的第六感而已。”

“Finch,你居然会说出这么乐观的话!”Reese也发射几发子弹之后躲回来。

“Reese,你好好看住旁边那个新人啊!看她那个样子,如果放着她不管的话,她八成会……”

“在两点钟方向发现敌人!”

“AI大驾光临啦!”

“去他妈的!是哪个家伙在战场的正中心传这么大的档案过来!”

小队的队员们纷纷从掩护中探出头,用手上的枪瞄准眼前整群的敌人,贯穿空气的子弹却无法阻止AI的前进,而Shaw握紧手上的战斧。突然有数颗炸弹自天而降。精密制导的雷射导弹打碎地表的岩盘,在潜进地底之后爆炸,下陷的地盘将AI群尽数吞噬入地中。

在一阵尘土飞扬之中,出现了一道深红色机动护甲的形影。会动的东西瞬间被全数消灭。一股杂音则从耳机传来。

“让你久等了。”一名拿着巨大战斧的机动护甲兵出现小队正中央,她那红铜色的装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Shaw轻轻地举起手。“不会,我才刚到。”

“呃……喂……为什么女疯子会……?”Fusco早就忘记应该躲在掩体后面的事情,只是呆滞地看着那深红色的机动护甲,虽然 Shaw想反驳Fusco在本人面前说人家疯子的举动,但是考虑现在的状况之后,她还是决定置之不理,不过看不到Fusco隐藏在头盔下面的表情确实有些遗憾。

Root对Finch说道:“我要跟你们小队的长官讲话,帮我联络他。”

Finch打开跟小队长的通讯线路。“连上线了。”

“我是Root,我有事想要询问第13中队第三小队队长。长话短说,我要借走Sameen Shaw这个人,可以吗?”她并没有表明自己的军衔,在这个阶级社会中,只有女疯子Root一人得以跳脱这个制约。小队长回答Root的声音不断颤抖。“Shaw?如果要执行作战任务的话,你应该需要更有经验的士兵……”

“这就是我的要求,你的答案是YES还是NO?”

“Y、YES。”

“感谢你的协助。就这样,Finch,你同意吗?”

明白状况的Finch以耸肩代表响应。

“喂……Shaw,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ese疑惑地问道。

“抱歉,Reese,我回来之后会再跟你说明的。”

“我们要直接从十二点钟方向冲进去。”Root说。

“嗯。”

AI纷纷从陷落的地面爬起,两个机动护甲兵立刻闯入敌阵,瞬间视野便被AI层层包围。

她们奔跑、躲避、然后攻击。更换弹匣。然后继续狂奔,并且喘一口气。友军找出敌人所潜伏的位置,然后进行精确轰炸。随着导弹爆炸,一阵烟雾腾袅,随后便从其中喷出黑色的尘土,炸出AI的身体,两人立刻闯进爆炸中心处,开始进行扫荡、不断扫荡、将敌人彻彻底底扫荡殆尽。

就算是每天不断重复,战场与日常生活比起来还是天差地远。砍下去的战斧只要有一度的误差,就会改变敌人的生死。存活下来的敌人下一秒钟就会造成更多士兵死亡。战场就是被这种令人无法想象的微小误差所深深影响。无数的AI向她们逼近,雷达上充满白点。

它们比完全武装的机动护甲兵还要笨重,如果想要在它们皮肤紧覆的骨骼上开孔的话,就必须使用50MM以上的穿甲弹。如果要打倒一只AI的话,至少需要十名机动护甲兵。只有以躲在掩体后方摆出扇形阵式、拼命扫射直到弹药用尽,人类才能够得到跟AI相抗衡的战斗力。

但是,Root却以行云流水的动作挥舞手上的战斧。击飞AI、踏出脚步、再度挥舞、击飞、踏步、挥舞、击飞。那是至今为止Shaw从未曾感受过的感觉。致命的敌火在空中交织,虽然自己目前正身处于伸手可及敌人的危险境地,但是她却被一股柔软的安全感包围。

这是因为身旁有一位能够守护自己的伙伴,恐惧便不足为惧,本来将她紧紧掐住的恐惧却被Root温暖的身体蒸发,并且化为对人无害的水。她虽然与死亡相邻,但是背后却紧紧偎着能够寄予完全信赖的战友。

借着模仿Root挥舞战斧的姿态,Shaw学会了如何在战场上存活,因此对她的习惯可说是了若指掌。不论是她踏出脚步时,首先踏出哪一只脚。或者如何用武器瞄准眼前敌人。遭到包围时,从哪个敌人开始收拾。以及在什么时间点挥动武器,然后什么时候开始移动。全都毫无阙漏地写进Sameen Shaw的操作系统之中。Root一面躲开危险,一面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杀敌,对她而言,所谓的掩护不过是将毫无效率的敌人打倒而已。她们虽然是接受不同训练的士兵,但是在经历无数战场所锻炼出来的战技却毫无二致。

四只AI一齐发动攻击。即使是Root也难以应付,她受到挥舞战斧的惯性影响,身体向旁边一晃。Shaw以自己空着的手轻轻地推她一下。Root瞬间有些惊愕,却马上了解她这么做的理由。Root果然是战斗的天才,还不到五分钟时间,她就已经习惯Shaw的掩护了。

当她判断Shaw的四肢只要任何部分维持自由,并且可以推动她的身体躲过敌人攻击的话,她便会毫不闪躲地直接冲向下一个敌人,就算敌人逼近到离自己的鼻子十公分之处,她也丝毫不以为意。

她们是由有机方式连系的两个单位,她们一面将对方的护甲置于视野角落,一面以惊天动地之势杀敌。她们不需要言语、也不需要肢体语言,她们攻击敌人的一举一动以及踏出双脚的每一步,都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对方。

如果敌人是因为不断进化才持有回溯时间的能力的话,那么人类能够得到的技能可说是非常多样——人类之中有擅长整备机动护甲的人、有擅长于战略跟后勤的人、有擅长于后方支持的人以及纯粹擅长于战斗技术的人。人类会将自己变化为各式各样的角色,而靠着这种特性,才得以阻止敌人。

也因此,战斗能力优秀的人类,便会成为战场的支配者。

依循Root的习惯,两名机动护甲兵以和缓的曲线一面画出顺时钟的螺旋,一面进攻。经历158回化为悲惨亡骸的死境后,Shaw已经达到地球上的生物穷尽一生也无法到达的境界,而女疯子Root比她还要更厉害。凡她们二人通过的地方,无论是敌人还是友军,都会留下由无数抽搐痉挛尸骸堆成的山丘。

战斗开始42分钟。

Shaw发现了“那东西”:那是让她陷入时间循环之中的元凶,也是她跟Root两人的唯一连系——AI主机。就是因为这个东西,她不停吐血、内脏散落一地,她不知何时才会终止战场上的生死徘徊。就是因为这个东西,她才得以跟Root相遇。

“最后收尾了,Sameen,必须由你亲自杀掉主机。”

“嗯,我知道。”

“你应该还记得做法吧?首先由你破坏掉主机的天线,然后我把其余备份用的AI找出来并且消灭,等到最后才能杀掉主机。”

“这样就结束了吗?”

“才正要开始无法重来的真正战斗,在将AI一只不留地完全歼灭之前,战斗永远不会结束。”

“也对。”

防疫作战等同于歼灭战。虽然在现代战争中只要兵力损失三成就会视同全灭,对AI的战争却必须连最后一只敌人都尽数驱逐殆尽,就算将AI主机打倒,战斗依然还会继续,她们能够做的只不过是将部队从敌人创造的循环中拯救出来而已。至于将战斗导向胜利,则依然需要其它努力,然后不论是Shaw战死还是Root战死、Reese或Finch或是小队中其它伙伴、甚至是第4中队那些令人讨厌的人,就算有人战死,时间都不会再度逆转,崭新的一天终将到来。

根据Root所述,将AI主机打倒的方法就像开罐头一样。要想打开罐头,只要使用开罐器即可,但是问题在于能够撬开AI主机的开罐器,至今除了Root的双手之外别无他物。恭喜地球的统治者们,人类又再度得到一把名为Sameen Shaw的开罐器,现在只要购买Root开罐器,还可以买一送二!如果像这样子搬上电视购物频道的话,必定也会算Shaw一份。

“我们绝对不分开贩卖,Root和我都是黑心商人,不管谁有任何意见,我们两人都不会再分开,我根本无法想象一起度过相同时间的两人分开的情景。在战争结束之前,我跟Root将会肩并着肩持续共同杀敌。”Shaw心里暗暗打算。

天线已经破坏完毕。

“结束了!”

“备分已经破坏了!”

“我要上了!”Shaw举起战斧,并且奋力往下一挥……

于是,她在床上醒来。

于是,她拼命地用手槌墙泄愤。

于是,她用油性签字笔在左手上写下160。

2

说出明知会弄哭对方的话,其实还满令人难为情的。

遵照Root的指示全数照办,不过Sameen Shaw仍然带着这些困惑,身处出击的前一天。

第一临海教练场的天空在第160回的今天如同往常一般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上午十点,太阳毫不留情地朝着大家火力全开,在训练结束时,围绕在脚边的影子里还留有尚未彻底蒸发殆尽的汗水污渍。

还不认识Shaw的Root站在她的眼前,她凝视Shaw。

“你好像有话要说,有什么事?”

时间到了,可是Shaw还没有想到新的说辞。与其让事情变成这个样子,还不如在训练之前就去找她。

没办法。

她只好面向Root,并且把之前讲过的话重复一次,就是关于咖啡的那句话。即使如此,她还是觉得比第一次讲得更好,看来自己做得还不错……不,她只是想要这么说服自己而已。

两行泪水悄悄地从女疯子的脸颊滑落。

Root紧紧地抓住Shaw的衬衫下摆,由于用力过度,她的指尖呈现缺血的白色。在战场上,她对于Root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但在日常生活中,她就完全无从得悉,能够轻易躲开AI成千上万次攻击的操作系统在重要的时候完全使不上力。Shaw保持呆站不动的姿势,脑里只能担心“糟糕,她摸到汗水淋湿的部分了。”之类完全无关紧要的事情。

在Root恢复平静并且重新向Shaw说话以前,前一个循环里的Sameen Shaw就只能一动也不动地僵硬于原地。如果这个场景能够让她重来十次左右的话,她也应该能够像习惯日常琐事般习以为常,说不定她可以十分自然地将哭泣的Root拥入怀里,然后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她,不过,Shaw个人觉得如同一具木偶般呆站原地的做法还比较好。

Reese用看到动物园里的熊突然跳起华尔兹的眼神看着她们,而身为老兵的Finch则是有礼貌地别开自己的眼神,但是他的眼角依然在捕捉她两的身影,至于其余队员们的举动也是大同小异。连Shaw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是在跳华尔兹的熊。别一直看啊!不准讨论!

Shaw握住Root的手腕,Root露出困惑的表情。

“我的名字叫做Sameen,Sameen Shaw。”

“我是Root。”

“总之,呵呵……”

“有什么好笑的?”

“嗯,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我太高兴了吧?”

“你真是个怪人。”Root的表情渐渐和缓下来。

“我们要由两点钟方向逃脱,准备好了吗?”

Shaw与Root抛下那些傻掉的家伙开始奔跑,她们随着水泥地上累积的热气一同钻出教练场的铁网,奔进充满潮水芬芳的凉爽海风中。她们持续跑了好一阵子,左手边遥远处是海岸线,另一侧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这是她们从敌人的侵略中死守下来的蓝色大海。

士兵们粗犷的声音逐渐远去。Shaw听到海浪拍打的声音、在水泥地上奔跑的军靴声、大得吵人的心跳声以及Root的喘息声……

Shaw突然停下脚步。煞车不及的Root一头撞上她的身体,Shaw的脚往不合理的方向一偏,Root也试图稳住自己的平衡。她们顺势紧紧抱住对方的身躯,她的双手环抱Root的身体,而Root的双手也抱住她。

真是个几乎犯规的冲撞,Shaw充满弹性的肌肉挡住Root的惯性力道,此外她还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没有穿着机动护甲的Root目前可说是毫无防备地暴露在散布于空中的化学物质里。

“啊……抱歉。”Root首先开口道歉。

“我……我才应该抱歉,突然没头没脑地停下脚步。”

“不是,虽然很抱歉……”

“没关系。”

“你可以放开我的手吗?”

“呃……对不起,”

Root的手腕一直被Shaw用力握紧,因此出现一道环状的红色掐痕。

“真的很对不起……”

她们一起计划战术并且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对Shaw来说,Root犹如已经相识十年的好友一样。但是对Root而言,Sameen Shaw不过是初次见面。到现在为止,Root眼中所看到的Shaw只是个在时光之流外侧的灰色剪影。

只有Shaw一个人感受到那股紧贴背脊时的安全感;只有她一个人记得两人视线相对时那股犹如电流的心意交流;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怀着那份近似憧憬的感情。这就好像看着自己最喜欢的美食被风吹逝,自己却无能为力,Shaw难免感到悲从中来。

“那个……呃……”Shaw吞吞吐吐了半天。

“你是为了解决刚才场面的尴尬,所以才把我带出来吗?”

“……差不多。”

“那就好。话说回来,这是哪里?”Root开始环视四周。

她们位在一边铺满铁丝刺网、其余的三面被普通的铁网包围的空间中。从海上吹拂的风比起第一临海教练场还要激烈许多,岩岸的气味也更为强烈。

“……这里是第三临海教练场。”唉,从教练场跑出来,结果又跑到另外一个教练场上,Shaw的脑子到底蠢到什么地步?

“还真是荒凉。”

“对不起。”

“你并不需要道歉,我不讨厌荒凉的地方。”

“你,真是……有很特殊的兴趣。”

“被海包围的土地,天空会呈现清澈的漂亮颜色。”

“你……喜欢天空吗?”

“与其说喜欢天空,不如说我喜欢天空的颜色。”

“那么,为什么你的机动护甲会是红色的呢?”

两人突然陷入一股沉默。

“匹兹菲尔德的天空颜色比这里更加淡薄,那种颜色就像洗去蓝色颜料的水,让人不以为地面上所有水分都跑到天上,才将天空的颜色稀释了呢……”

Shaw紧紧盯着Root。

Root回视着她。“抱歉,忘记刚刚讲的话吧。”

“为什么?”

“刚刚的话并不像Root会说的话。”

“并没有这种感觉。”

“就是这种感觉。”

“没有。刚刚那些话不管听几次都很不错。”Shaw自言自语道。

Root不禁睁大眼睛,在她平静的表情里有那么一瞬间闪过女疯子所独有的眼神。“你说什么?”

“我说,刚刚那些话不管听几次都很不错。”

不知为何,Root突然露出放心的表情,然后用抬至额头高度的手指玩弄自己的头发,从指缝间流露出来的眼神浮现出至今为止未曾见过的复杂光彩,她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松开内心紧绷的丝线。

“怎么了?”Shaw试着问。

“没什么。”

“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虽然我一直想要说出这句话,不过……我没有抓准说出口的时机……”

“我们曾经在以前的循环里进行过相似的对话吧?然后,只有你一个人拥有那段记忆。”

“是的……对不起。”

“我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生气,所以你不需要道歉。不过,告诉我你接下来的打算。”

“因为很多因素,总之事情非常复杂,我自己也有很多地方还搞不清楚,而且我还要向你重新问清楚关于脱出循环的方法。”

“我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你在开玩笑吗?”Shaw茫然地问道。

“我非常认真。”

“你真的想要知道我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事情吗?”

“我可是第一次向别人问起将来的打算,这比自己被卷入循环还有有趣。”

“一点都不有趣。”

“Root说有趣就是有趣。至今为止,我都是一个人拼命奋斗,不过,我想,从今以后的苦差事都理所当然地轮到你身上了。”

“真是败给你了。”

“Sameen,你不要装蒜。”

“虽然时间还有点早,不过我们的目的地是餐厅,你应该想吃点东西吧?”

她们两人便一同走向已经重复吃过159次饭的第二餐厅。

餐厅充斥着一股喧闹的气氛。在角落,有群正在比赛三分钟内能够做几下伏地挺身的家伙。已经重复159回的景象再度重演。Shaw活在不断重复的世界,却没有注意到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各式各样的事情,为了即将到来的实战以及每天的训练,她一直都在餐厅内,静静地将食之无味的餐点送进消化器官。

即使作战成功,在这里的人有一部分也没有办法再回来。如果作战不幸失败的话,死者的数量就会变得更多。这件事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Root在Shaw的面前坐下,并且开始享用第160回的午餐。

酸梅也是第160颗。

之后,Shaw跟Root开始谈天说地,包括长舌的Fusco、健壮的Reese、身为训练狂的Finch以及将被视为仇敌的第4中队。Root则告诉她许多在“上一个今天”里无法说完的话,不在战场上的女疯子是一个与笑中含羞的表情十分相配的女性,她的指尖带有机油、酸梅以及些微的咖啡香味。

Shaw就有如触发了某个关键似地,她跟Root在第160回的“今天”中迅速加深关系。

Reese这一次没有能睡在床上,而是在地板上迎接翌日的清晨。

3

对Shaw来说,睡眠并无法获得休息的效果。不论是被AI杀掉或是在战斗中意识突然中断,接下来就会进入一片空白,而意识便会毫无预警地切换回来。她横躺在坚固耐用的钢管床上,听着DJ,以动画式声调播报天气预报:今天群岛方面晴朗无云,下午开始发布紫外线警报,请特别注意阳光日晒。这些字句钻进她的耳朵深处。

当DJ说到“群”的时候,她就会抓起油性签字笔;说到“方面”的时候,她就会在左手写上数字;而当提到紫外线之际,她就会从床上跳下并且走向仓库——这就是她第一天起床的模式。

作战前一天晚上的睡眠都是当做延长训练之用,毕竟Shaw的身体不会累积疲劳,只会留下不断重复的记忆。她一面在床上辗转,一面在脑子里模拟白天学习的身体动作,并且将这些程序刻录在自己的小脑中。为了在此次循环里达成上个循环中无法达成的事情、为了将无法打倒的敌人打倒、为了拯救无法获救的伙伴们,她必须重复做着这种恶梦。

这一天早上,Shaw也是一醒来便立刻切换为战斗模式。她在床上保持仰躺的姿势,以便确认全身肌肉的状态,就像飞行员在战斗机起飞前把开关一个个打开似的,她也逐一检查身体每一个部位的状态。这个检查工作连一根小指头都不能随便蒙混过去,毕竟再过不久,她就要披上一身拥有380公斤握力的兵器了。

她以臀部为支点将身体做出九十度的回转,然后顺势从床上跳下来,接着张开眼睛。

糟糕。

眼前的风景跟平素所见截然不同,被移花接木到泳装女孩脖子上的总统头像海报不知去向,当Shaw察觉到这点时为时已晚,用力纵身跳出的身体遵循惯性法则,而在踩空不存在的踏脚台的情况下,她从床下滚了下来,脑袋则猛然撞上贴满瓷砖的地面。直到此时,她才总算察觉自己目前身处何处。阳光通过拥有防爆功能的复层玻璃照亮异常宽广的室内,前线基地中总会听到的嘈杂噪音被厚墙跟玻璃完美隔绝。

这里是基地的空中休息室。

铁灰色以及卡其色的防火建材所构成的前线基地中,唯一经过装潢的地方就只有此处。这个地方原本用途是军官专用的会议室兼接待室,但是从这片防爆玻璃看出去的内房夜景相当壮观,就算开始收费经营,也应该会有一堆观光客想来这里玩吧?从这里眺望出去的景色虽然优美,却不太适合人类居住。Shaw曾经听Reese说过,有时候上层军官可以带着情人来过夜。

从这个地方环视海面,能够发现海平面确实是一条曲线,早晨的内房被一层轻雾覆盖而显得有些朦胧,海上的波浪在高高拍起之后又化作泡沫消散,在视野前方是已经化为AI巢穴的海岛。

Shaw彷佛在一望无际的蓝色中突然看到一抹鲜绿,不禁眨了眨眼。那只不过是波浪灿目的反光而已。

“你睡得真沉。”从旁传来Root的声音。

Shaw缓缓地抬起自己贴在地板瓷砖上的头。

“感觉似乎整整有一年不曾如此了。”

“什么意思?”

“能够好好地睡觉、然后好好醒来,睡觉其实是最快乐的事情了。”

“你常常会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蠢话。”

“你应该能了解我的意思吧?”Shaw木讷地说。

Root则是挥挥自己的手,似乎表示“我知道了”。今天早上的女疯子似乎比昨天沉静许多,那对平素锐利的眼神在早晨清冷的朝阳下看起来和缓不少,Root对Shaw摆出“真受不了你”的表情非常美丽。

Shaw突然觉得眼前的Root十分耀眼。“话说起来,这是什么味道?”

虽然闻起来不坏,不过却是种难以形容的微妙香味,伴随空气清净器过滤的纯净气流将微粒散布在整个室内。如果说是食品的香味,似乎略嫌有些刺激;但若以香水的味道而言,却又似乎太过勾起人类的食欲。老实讲,Shaw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

“我只是把袋子打开而已,你就闻到味道了,你的鼻子还真灵。”

“我在军校里学过,只要闻到不明异味的话,就有可能是机动护甲上的防毒滤片损坏,所以必须时常提高警觉……如果这里是战场上的话。”

“没有人会把食物的香味跟化学战放在一起,这个味道很香吧?”

“与其说味道香……倒不如说有点恶心。”

“你真没礼貌,我难得想泡杯早安咖啡给你。”Root似乎有些忿忿不平。

“这是咖啡的香味?”

Shaw不知道还有天然咖啡豆留在这个世界上……不,虽然她知道还有留下一些,但是她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还在喝这种东西。

现今普遍称为咖啡的饮料调味包都是以替代用的豆子配上化学合成香料调合而成,咖啡代替品的粉末既没有Root磨好豆子的强烈香气,也没有刺激鼻子延伸至喉咙深处一带区域的强烈气味。把咖啡替代品的气味加强数倍之后,就会变成天然咖啡的香气,但是当那股香味通过鼻腔时,两者所带来的冲击就犹如9MM的手枪子弹跟120MM的战车炮弹之间的差距。

“这个东西应该很贵吧?”

“我说过我来到这里之前,我曾经加入北非的战线吧?这是获得自由的人们送的谢礼。”

“真了不起。”

“女疯子也不尽然都是坏事。”Root挑了一下眉。

在玻璃制的桌上有手摇式的咖啡研磨机,Shaw曾经看到过古董店把这个当作室内摆设品贩卖,所以应该不会有错。旁边是一个用陶器作成的漏斗状物体,上面还盖着一块变成茶色的布。虽然她不太清楚咖啡的制作过程,不过Root似乎是要把磨好的豆子放进这块布的中央部分。桌上还摆着一个由军队配发的野战用小型瓦斯炉,以及一口坚固耐用的军用长柄平底深锅,锅子里透明的溶液正在咕噜咕噜地沸腾,一只凹陷的马克杯端正摆放在一边,旁边特别有一只全新的马克杯,而桌边则放着一个装有茶黑色豆子的塑料袋。

Root的私人物品似乎非常少,桌脚旁有一个帆布底背袋,这个袋子的形状就像是拳击选手的沙包一样。房间里并没有其它行李。遵循命令征战全球的士兵虽然只能携带最低限度的行李,Root的行李袋却似乎还要更少,不过她竟然会携带手摇式咖啡研磨机!这也真够奇怪。

“你可以躺在床上等。”Root笑着说。

“好像很有趣,让我继续看吧。”

“好,我现在开始磨豆子。”Root不断旋转咖啡研磨机的手摇柄,玻璃桌子随着机器发出的阵阵喀哩喀哩声不停振动,她的头发似乎也愉快地随之晃动。

“在这次战斗结束之后,我请你喝最棒的咖啡当作这次的回礼吧。”Shaw低声说。

“等这场战斗结束……吧。”Root说话的声调似乎带着些落寞。

“没问题,这场战争一定会结束,因为有我和你在。”

“没错,只要有你在的话,一定会结束的。”Root把磨好的豆子拿出来,然后放在铺着布的漏斗上,舀起一些冷却的热水淋在磨成粉状的咖啡上,淋上热水的部分开始咕噜咕噜地冒起奶油色的泡泡,并产生一股混杂苦味、酸味跟甜味的剧烈香气,这股香气在玻璃桌的周遭空间一口气溢散。

“你还是觉得这股味道很恶心吗?”Root贴心地问道。

“不,好香。”

接着,Root以画圆圈的方式缓缓注入热水,泛着黑茶色光泽的液体逐渐填满铁制的马克杯。

就在此时,一声穿过厚墙跟抗爆玻璃的巨响贯穿Shaw的耳朵。

瞬间,铺满瓷砖的地板开始震动。然后,传来一道有如木头折断的沉重冲击声,听起来不像玻璃碎裂,而比较接近厚重的电话簿用力砸到地面上所发出的声音。防爆玻璃出现数道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痕,而在玻璃表面上的裂缝里则流出蓝黑色的液晶,一枚长矛弹插在裂痕的中心点上,这是由AI所发射的子弹。她们的视线在接近地板的高度相互交会。

Shaw跟Root都在感到摇晃的瞬间趴下了身体。接着,基地警报声大作,窗外窜起三股浓烟,近海处则是染上一股鲜艳的绿色。

“敌……敌人来袭?为什么……”Shaw的声音不断抖动,身体大概也在颤抖。在159回的记忆中根本没有敌人来袭的经验,联合防疫军进军海岛之后才会开始与AI的战斗。

接着第二、第三发子弹陆续飞来,窗框向内侧凹陷,看来似乎还能勉强支撑。玻璃到处都是裂缝,在分割的视野中闪耀地反射细微的光芒。

Root站起身,不急不徐地将手上的长柄平底深锅放回携带用的小型瓦斯炉上,并且用熟练的动作关上瓦斯炉。

“这片玻璃的强度还不错,难怪他们敢如此自夸。”

“出击……不,得先跟Finch联络……对了!机动护甲!”

“你先冷静下来。”Root说。

“为什么会这样,”

“AI是为了战胜我们,才发动时间循环,拥有循环记忆的不只你一个人。”

“难道因为我上一次失败的关系……”

“它们判断到使用这种方法才能够击败我们,如此而已。”

“但是,基地被……它们到底怎么打到这里来的……”

“它们原先就是栖息在海里的生物,突破在陆地上生活的人类所构筑的警戒网也不是什么难事。”

“……”

“交给负责拟定战略的军官们伤脑筋就好,对我们而言,只是战斗场地从海岛移到这里而已。”Root对Shaw伸出手。

Shaw借Root的手站起身,接触到她手指根部那因长期操作机动护甲而生出的茧,她刚刚握着平底深锅的手掌比Shaw的手掌还要温热,随着Root的体温,Shaw心中的恐惧跟紧张也如融冰般缓缓化解。

“我要先去DF的仓库穿上自己的机动护甲,然后准备两人份的武器,接着我会一面掩护你一面前往TM的机库,你清楚到这边为止的步骤吗?”

“了解。”

“接着找出主机并且杀掉它,这次一定要让循环终止,然后将剩下的敌人扫荡殆尽。”

Shaw身体的颤抖瞬间停止。女疯子则是露出不屈的微笑。“看来没时间喝这杯早安咖啡了。”

“咖啡冷掉之前,我们能战胜吗?”

“亲爱的,你真容易得意忘形。”

“对不起。”

“咖啡如果重新加热的话,味道会比较难喝,天然咖啡豆只要放着三天不管就会发霉,我在非洲发生过这种事情,所以事后非常后悔。”

“那……好喝吗?”

“怎么可能好喝。”放下刚泡好的天然咖啡,Root马上离开桌子。

当她们准备走出空中休息室的时候,有位女士冲进房间,原来是Martine。“敌袭,是敌袭,敌人来了敌人来了敌人来了!”她一面喘着气,一面叫喊。

Root退后一步,望着这位拥有以MIT第一名成绩毕业的超优秀头脑的女性。

“发生什么事了吗?”

“对、对了,你的武器不在机库里,而是放在整备场里面!我是为了说这个才跑过来的……”

“我了解了,谢谢。”

“嗯,你也要小心!”

“Martine,你等一下打算怎么办?”

“因为我在实战里毫无用处,所以打算不做任何无谓的抵抗,我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活下来。”

“你就躲在这间房间里吧,长矛弹似乎打不穿这里的墙壁跟玻璃,看来似乎比外表还要坚固。”

“这样好吗?”

“不要紧,不过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什么事?”

“在我或者Shaw回到这个房间之前,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Martine听完Root的这番话后,才注意到站在身旁的Shaw,她那眼镜底下的黑色瞳孔充满讶异地凝视Shaw,在这个循环中Shaw跟Martine还没认识过 。

“啊……那个,不知道您是……”

“我是Sameen Shaw。”

“虽然很啰唆,不过我还是再强调一次,无论是谁都不准进来。”Root打断了她们的寒喧。

“我明白了。”

“谢谢你给我的护身符,我会好好爱惜的。”

为什么Shaw此时居然没有思考Root如此再三嘱咐叮咛的原因呢当时满脑子都是关于迫于眼前的战斗。

她们急忙奔向机库。


4

由于Shaw跟Root身处的空中休息室比较遥远,所以当她们到达之时,DF特种部队早已以机库为中心布下强力的防御阵线。

Root用两分钟穿好机动护甲,然后花费1分45秒跑到整备场,而在前往部队机库的路上为了解决掉两只AI又花费6分15秒,若从离开空中休息室的时间点开始计算,至今已经经过12分30秒。

前线基地陷入一片混乱。四处都窜起火舌,路上倒着好几台翻转的车辆,营内道路都被一片薄薄的烟雾掩盖,根本看不清楚四周。刚刚那阵哇哇哇的声音应该是对AI毫无作用的轻机关枪声,接着传来一阵撼动腹腔的火箭发射器喷射声,好不容易成功出动的攻击直升机沐浴在敌人长矛弹的炮火下,结果螺旋桨引擎中弹,然后不断在空中旋转并且坠机。

有人往北跑、也有人往南跑,没有人知道何处才是安全的地方,而司令系统也因为遭受奇袭陷入一片混乱。

路上几乎没有看到AI的尸体,也没有遇见任何一个机动护甲兵。

“Sameen,你应该已经明白我要说的话吧?”

“我明白,这一切都无法再重来,无论是谁死都一样。”

“时间宝贵,走吧。”

“嗯,这样子不就是大屠杀吗?见鬼!”

机库的门已经敞开,上面还留有别人用拔钉器之类的东西拆锁的痕迹。Root将两手所持的战斧一端插在地上,并且将挂在腰后的20MM机枪拆下来。

“我给你五分钟时间。”

“三分钟就够了。”Shaw便往建筑物的内部长驱直入。

机库是个纵深的长方形房间,顺着两边的墙壁,配置着一件件的机动护甲,每个小队都有一间房间,每间的长度都刚好能够并排25件机动护甲。

机库里滞留的混浊空气带着一股潮湿,也许电力供应不足,嵌在墙壁上的电灯毫无规律地明灭闪动,绝大部分的机动护甲都还留在挂勾上没有拆卸,整个室内充斥着浓厚的血腥味。在房间的正中央有一大滩血泊,这滩血泊渗进水泥地里并且成为一片浊黑的血塘,这道血痕是有人在这里搬运受伤的人所留下的痕迹。如果泼得满地都是的血全是同一个人的,而且又没有进行输血的话,那名伤员现今大概已经完蛋了吧?他再也不会重复在Shaw的循环里了。

此处会动的物体只有Shaw一个人。有数具机动护甲被乱七八糟地丢在地上。

机动护甲能够读取出穿着者的肌电讯号,并且将人类的力量增强数倍,款式上完全依照每个人的个人差异订制,因此就算跟别人借来穿也完全无法使用,轻则单纯不能移动,重则可能造成骨折,总之结果都会非常糟糕,每个从军校毕业的士兵都学过这种常识。从这里被丢得满地都是的机动护甲的情况来看,曾经有人虽然明明知道这件事情,却因为被逼到绝境,而不得已只好试穿别人的机动护甲来着。

Shaw打开机动装甲的开关,同时省略穿着前应做的三十七项检查项目,接着开始脱下衣服。

就在此时,她看到血迹延伸方向的出口有一道不明身影,Root防守的方向在另外一边,紧张的电流讯号瞬间在她的神经里面窜流。两处距离不到二十公尺,如果以AI的移动速度计算的话,从那里移动到此处的时间不用一秒钟,如果是直接发射长矛弹的话,速度就会更快。空手能不能杀掉AI呢?不可能。能不能与其对峙呢?可以。AI的速度虽然比穿着机动护甲的人类还要迅速,但却非常容易预测。她还有办法躲开攻击并且让对方撞上墙壁,这样就可以争取几秒宝贵的时间,然后逃到Root身边。她的身体径自开始行动,右脚往顺时钟方向一扭,左脚则往逆时钟方向扭动。

这时,Shaw总算认清映入眼帘身影。原来是Fusco,他的下半身染满鲜血,额头上的血渍已经干涸。他因为紧张而僵住的表情缓缓浮现微笑,他跑到Shaw的旁边。“Shaw,你来的正好,到处都找不到你!”

“Fusco,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Shaw把自己穿在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丢在地上。

Fusco紧张与疑惑的盯着她。“你在干什么?”

“就像你看到的,穿机动护甲。”

“你是白痴吗?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吧!”

“你的意思是说,机动护甲兵还有别的事情吗?”

“当然有。例如选择进行战略性的撤退、或是跑到没有敌人的地方,还有就是逃跑!”

“DF的部队已经开始展开防御战,我们也必须快点加入防御阵线。”

“那群人跟我们不一样,不要管他们!手脚再不快点的话,连我们都会来不及逃走的!”

“如果连我们都逃走的话,那还有谁会打仗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接受训练的。”

“无论你怎么挣扎,这个基地都已经完蛋了!”

“只要有Root跟我在,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Shaw已经穿好衬衣,机动护甲设计成只要穿好衬衣之后直接把两手两脚套进去,就会自动将使用者的全身包起来。

Fusco抓住Shaw的手腕,衬衣因此产生皱折,Shaw皱起眉头。

“你别做白日梦了,战场根本就没有所谓需要的人。虽然我不懂正义感,但是根本没必要跑去白白送死?我们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我不认为战场需要我。”Shaw挥开Fusco的手。“是我需要战场。”

“Shaw……你……没发疯吧?”

“我只不过是已经适应了而已。”而且Root就在那个黑烟漫天的战场上。

她穿起机动护甲并且切换视野显示,随着马达声逐渐高扬,Fusco的脸被切换成头盔内部的影像显示,至此一共花费四分钟的时间。她无视Fusco略嫌软弱的话语,并且跑出机库。

除了Shaw跟Root以外,似乎也开始出现其余穿好机动护甲的士兵了,在抬头显示器里的影像中,代表友军的图示在战场上零零星星以两三人为一组,躲在营舍跟弃置的战斗车辆阴影里零零落落地朝AI射击。

AI们发动的奇袭十分完美,而士兵们看起来却完全没有统整组织,就算身上穿着机动护甲,如果不是在组成队伍的状况下作战,大家也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要与AI分庭抗礼,本来应该要一整队装甲步兵以扇形阵式埋伏,然后拼命发射子弹才行,一对一或二对一的状况根本没有胜算。

表示我方部队的图示不断减少,而数量完全没有减少的只有DF特种部队的图示而已,代表AI的图示似乎也没有减少,传来的通讯大部分都是杂音,里面混着一些怒吼,然后就是FUCK!根本听不到半个作战指令,如果再这样下去,Fusco说过的话或许就有可能成真。

“怎么办?”Shaw扭头问Root。

“没什么好说的,机动护甲兵只要打倒AI就好。”

“虽然没错……”

“跟着我来,我教你该怎么做。”

她们冲入敌阵。

Root的深红色机动护甲发挥旗帜的作用,她先往遭到孤立的友军处移动,然后把人带出来,并且全部集中在一个地方。Shaw跟Root一直重复此种工作。

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为止呢?直到将AI全部歼灭为止。

女疯子在基地中纵横驰骋,并且将福音传给所有的将官士兵们,虽然TM部队第一次跟Root共同进行作战,但是只要身着红色护甲的Root与他们同在,他们便能够重拾先前早已消散的自信与战斗意志。无论是何种战场,战火都是以她为中心交织飞舞。只要穿上机动护甲,Root就是所向无敌,旁边的Sameen Shaw虽然称不上无敌,不过至少不会输给AI。

成阻凝的建筑物毫不留情地击碎,引爆燃料仓库将AI整群炸飞,然后将天线塔从根部折断做为据点防御的墙壁。她们持续不断散布如钢铁般的死亡。

Shaw在熊熊燃烧的装甲车旁边发现来不及逃离的人跟AI,她察觉到Root默契的讯息,现在必须由她负责动手,所以她立刻展开攻击杀死敌人,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四散飞舞的传导流沙跟男人之间,人类如果没有穿着任何装备吸进这些东西的话就会非常危险。

Root站在倒下的男人身旁并且观察周遭的状况,装甲车冒出的黑烟严重影响视线,铁塔横倒在六点钟方向十公尺外的地方,再过不久AI就会抵达此处。

眼前这名男人的脚被翻倒的装甲车夹住。这个筋骨壮健异常的男人,脖子上挂着照相机,这个人就是在Shaw被硬抓出去训练之际,在Root身旁啪嚓啪嚓地狂拍照片的美国记者。

“这次碰面的场合还真是奇妙。”Root屈膝反复观察这个男人的脚。记者露出含有讽刺意思的笑容,嘴边还挂着煤炭与机油的黑色污渍。“你的脚已经被装甲板夹住了,短时间内不可能破坏这片装甲板。”

“有选项可以选择吗?”

“1、在被AI踩扁之前,继续拼命按下快门呢。2、在切断一只脚之后,被人抬到急救室里。两个里面选一个。”

“等一下!Root!”

“最多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成群的AI就快来了。”

男人不禁屏住呼吸。“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

“如果活下来的话……能不能也让我给你拍张稍微象样点的照片呢?”

“我答应你。”女疯子便挥下战斧。

在战斗进行两小时之后,TM部队与DF特种部队总算会合,虽然这场仗打得十分惨烈,不过人类部队还没有全灭,持续战斗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她们在化为战场的前线基地中继续四处奔走。

-------------------------


第五部(尾声)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