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明日肖根(尾声)

这其实只是用了阿汤哥著名电影《明日边缘》的脑洞。但发现,套入肖根之后,非常和谐。结局没有按电影路子,而是按照原著精神。

已完结,可食用。


引子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尾声)


5

好不容易构筑的战线跨越前线基地的中心,并往海岸线继续延伸,形成一个半圆形。防御阵线中央部分也是敌方的压力最为强烈之处,这里是由DF特种部队负责坚守。

无论是钻进岩盘在地底爆炸的飞弹,或是分裂为数千枚小型炸弹的爆裂物,由人类所创造出已能称为艺术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在AI的面前根本无法发挥任何效果,因为如果不以近似于拆解定时炸弹般的精确步骤消灭它们的话,它们便能够将这段时间重来一次。

Root和Shaw将彼此无防备的背部紧紧相贴,一面闪避敌人的炮火,一面砍飞AI,她们一起直直朝着敌人首领的方向前进。

为了不让循环再度发生,首先必须要将天线跟备份破坏,以阻止它们往过去的自己发送通讯电波。

Shaw在第159回里的做法应该可以算是非常完美,而她也不认为是Root失手,不过她为什么会再次卷入循环之中呢?虽然在第160回中能与Root建立亲密的关系可说是不幸中的大幸,代价却是让基地受到如此重大的打击,就连非战斗员都被卷入战火之中,造成众多伤亡。

Root似乎胸有成竹,毕竟她在某些事情的经历上,比Shaw更为丰富,Shaw无法得知她的想法。虽然Shaw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老兵,但是跟女疯子比起来,她过就像只雏鸟。

她们抵达第三演习场。

这里的一边是铁丝刺网,而其余三边则是普通铁网,目前铁丝刺网已经被连根拔起,承受不住AI重量的水泥地则出现许多龟裂、不平的凹凸以及整片翻起的地方。开始西下的斜阳投射下影子,从海上吹来的风跟昨天没有两样。

Shaw立刻找到AI主机,而Root也于同时间发现它的踪影,或许因为它会发出电波所致,总之Shaw和Root一眼就能够认出它的模样。

“你还记得做法吧?”

“首先必须破坏掉主机的天线,然后把其余的备份处理,接着把主机杀掉,最后再将AI完全歼灭。”

“我无法联络支持部队,所以这次不会有轰炸支持。”

“对我而言可是家常便饭。”

“那么,我们上吧!”Root向她一点头。

加起来共有四只的短手短脚,和一条尾巴,AI的身形无论怎么看都像溺死青蛙站起身的样子,以外观上而言,主机跟子机没有什么区别,而二者微妙的差异只有Shaw与Root能够辨认。

它们会吃下土壤,而通过它们体内排泄的土壤则会变成有害物质,生态系遭到破坏的土地将会逐渐沙漠化,海洋会化为混浊的绿色,制造AI的外星智慧生物,拥有能够跨越广阔星海以及穿梭时光传送讯息的能力,他们意图将树木、花草、虫子以及一大群密密麻麻的人类居住的地球环境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她们这次一定要正确无误地消灭AI主机,若非如此,无论再打多久,这场战斗都不会休止。

Shaw利用惯性挥动手上的战斧,破坏主机身上的天线。

“干掉了!”她大声喊叫通知Root。同时,从背后感受到一股杀气。在Shaw还来不及思考之前,身体就已经开始做出反应。脚边的水泥地瞬间裂成两片,灰色的粉末应声爆散,Shaw右脚自行跳起摇滚舞蹈,攻击者在视野外,短时间内她没有能够挥舞沉重战斧的余力。

她移动双脚与双手并且改变身体重心,做出回避动作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戚到一股战栗感在全身的神经回路里窜流。如果背后的装甲板跟神经相互连接的话,现在应该会啪哒啪哒地发出声响吧?

她将战斧的蹲部用力一捅,只要做法没错的话,这个东西便能发挥出等同于桩炮的威力,以380公斤的握力垂直打下,可以打穿除了战车前方装甲以外的所有东西。

攻击却被弹开。

FUCK!

视野外的身影突然迅速往前冲刺,已经来不及躲开了。

Shaw做好防御冲击的准备,深吸一口气进入肺腔, 忽然她被狠狠地踹了一脚。她一骨碌地爬起来,立刻举起手上的战斧。红铜色的机动护甲兵以举起一只脚的姿态站在原地。踹她的人正是Root,究竟是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有AI想要攻击她呢?还是因为单纯遇到她?总之Root踹了她一脚,这点绝对不会有错。

“到底是怎么回事……”

红色的机动护甲的Root蹲低姿势,刺出一斧。战斧画出一道光的轨迹。她是来真的。Shaw将战斗的过程交给自己的直觉,经历过159回实战的精密机械开始进行圆滑的运作。Shaw勉强躲过横扫的第一击,以战斧的柄挡开挥下来的第二击,这时候AI还真是格外讨人厌,真是挡路,她一脚踹开AI,然后在第三击袭来之前跳开,与对方取出一段距离并且喘了口气。

就在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已经将Root视为敌人了,顿时一阵惊愕袭上心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Root用单手提着巨大的战斧,慢步朝她走来。然后站定脚步。Shaw听到一股混有杂音的声音,那是与战场毫不相称的高亢女性声音。“……就是这么一回事。”

“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类以梦境的形式接收AI的通讯此时作为收讯用天线的是脑部历经无数次无数次的循环之后人类的脑部最终也会带有跟AI的天线相同的性质而脑部变质的过程则会引起偏头痛。这部分你还记得吗?”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在前一回战斗中即使已经破坏掉所有的备份却还是引发循环就是这个原因只要名为Sameen Shaw的备份天线还活着Root便无法逃脱这个循环。

“Root……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反之也是一样只要名为Root的备份天线还存活你就无法逃脱这个回圈。能够逃出这个循环的只有你我之中的其中一人而已。

Shaw听不懂这些鬼理论究竟是什么意思。

被卷入循环的她见到驰骋战场的女疯子之后,便祈求自己也能够变得像她一样强,而过程中无论化为几次尸体,都会由于女疯子的导引而复活,最后她总算能够与她并肩奋战、共同欢笑,一边享用午餐一边说些不着边际的玩笑话。可是,这个天杀的世界竟然硬是割裂Shaw与Root之间的关系。

这个将Shaw锻炼为一个强韧的战士的第160回循环,也同时将她们逼入绝境。

Root开口说道:“为了让人类在这场战争上获胜,不能缺少能够中断循环的人类。”

“等一下……”

“至于那个人是我还是你,现在就得做出决定。”Root开始进攻。Shaw丢掉手上的机枪,面对女疯子,根本没有能够慢慢瞄准之后扣下扳机的能力,于是Shaw用双手握紧手上的战斧。

她们一面打斗,一面穿梭于基地之中。

从第三临海教练场打到第一临海教练场,将训练时少校用来休息的帐篷踏在脚底下,穿越已经烧得精光的第13中队营舍,然后在机库前以战斧互击。刀刃疾走、屈身闪避,然后继续奔跑。

战斗中的机动护甲兵们瞬间停住手上的动作,远远注视着从眼前通过的Shaw与Root,满脸惊讶。连Shaw自己都无法置信。

当她们经过DF特种部队的防御阵线时,抬头显示器上亮起绿色的灯号,这是呼叫Root的通讯,而与她互相连结的Shaw也听见通讯的内容。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Root的移动速度略为减缓,趁着这个空档,Shaw立刻拉开跟她之间的距离。

“据点附近已经成功镇压。你那边看起来似乎很忙,需要帮助吗?”

“你们不要插手。”Root则简短地回答。

“还有其它要求吗?”

“也别让TM部队的人出手,如果干扰到我们的话,我不能保证死活。”

“收到。”

Root的红色机动护甲不断逼近。已经没有能够说话的空闲了,Shaw专心于回避的动作上。她不知道Root究竟是来真的,还是单纯只想试探而已。不过化为杀戮机器的女疯子所使出的攻击都十分确实。

Shaw看到右手边DF与了TM共享的闸门,当初为了骗到战斧而潜入DF管辖区域时曾经过此处,原本有顽强岗哨驻扎的地方,现在由特种部队布下防御阵线。

Root完全将周遭事物视若无睹,只是来回挥动手上的战斧。位于约一百公尺前方的第二餐厅映入Shaw的眼帘,虽然受到长矛弹攻击的外墙已经变得破烂不堪,不过建筑物却奇迹似地没有倾倒,这里跟防御阵线的距离也非常足够,于是她一口气冲进餐厅,然后从后门挤进建筑物的内部。

餐厅内部的光线昏暗,餐桌被东倒西歪地堆在反方向的入口充作路障,而水泥的地板上散满食物和酱料罐。这里曾经是Shaw一直一边看着Root的背影一边吃饭的地方;曾经是她与第4中队的人老拳相向的地方;曾经是她与Root聊天的地方。而在这个地方,她们两人现在正手握战斧,欲取彼此的性命。

橘色的光线从西边墙壁上破裂的洞中投射进来,Shaw转头确认显示器旁的时钟所显示的时间,感到有些吃惊,从战斗开始已经经过八个小时,天色接近黄昏时分。难怪她觉得身体越来越沉重。

Root突然钻向身边。

Shaw接下Root横扫的一击,护甲的骨架发出受到冲击的嘎嘎声,如果正面吃上一记的话就万事皆休。此时,Shaw对Root的战斗才能再度产生敬畏之意,战斗天才Root已经能够预测她的回避方式了。如果被摸透的话就很难弭平劣势。Root转进Shaw的前方半步之处,然后挥下沉重的一击。

她被打中了。

她往内踏进一步躲开这记战斧重心直接命中的攻击,她真想好好称赞自己优异的反射神经,但是左肩的装甲还是被打掉而应声弹开,显示器上也出现赤红色的警告信号。

再度飞来一记踢击。没办法闪躲。Shaw被一脚踹飞。磨擦装甲的水泥地板进出火花,她转了一圈之后撞上柜台。

Root正要开始下一个动作,Shaw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慢慢等身体恢复,她检查一次头颈胸腹右肩右腕右脚左腕左脚,全都没有问题,她还可以继续战斗。她放下手上的战斧,利用380公斤的握力将自己的手指用力捏进支撑结构的边角,然后以倒举单杠的要领跳过柜台。

Root只用一击便粉碎柜台,建材的碎片立刻四处飞散。Shaw纵身跳进厨房。眼前是不锈钢制的超大水槽舆大火力的瓦斯炉,似乎能够将整只乳猪放进去的锅子跟平底锅摆在墙边,塑料制的餐具整齐迭放在高得莫名其妙的地方,调理台上的托盘上摆有没人吃而冷掉的早餐。

Shaw无视掉在地上的食物,不断后退,并且将锅子丢往正在逼近的Root,虽然成功命中,但是没有任何效用。

Root挥舞手上的战斧敲掉调理台的上半部,藏着钢筋的水泥柱亦应声粉碎。

Shaw再度后退。背后已经碰到墙壁,因此她平趴在地上,头顶瞬间扫过一击,她用腿扫击Root的下盘,却被往后一跳轻松避开,Shaw利用自己回转的力道顺势滚到之前崩坏的柜台底下,她之前丢下的战斧就掉在这儿。

她再次拾起自己放下的武器,同时也是向对方表示自己应战的意志——她不能这样一直逃下去,如果对手是认真的Root的话,无论怎么逃也逃不掉。机动护甲在受到接连攻击之后,性能已经见底,也该是下定决心的时候了。Shaw并不畏惧死亡,她虽然认为被Root杀掉其实也无所谓,毕竟如果没有她,自己这条命早就已经丢了。与其牺牲拯救自己的Root苟活,在这里倒下或许也不是坏事。

但是……如果在这里放水的话,曾经在满布弹坑的岛上内脏四散、吐血、捡起断掉的手腕往前冲剌的循环便会消失无踪。仅存于记忆之中的159回战场就会变成毫无意义的事情。

如果Shaw活下来的话,无可取代的Root便会死去;而如果Root活下来的话,就是Shaw死。

既然如此……

Shaw必须认真面对Root寄托在钢铁刀刃上的质问。

因此,Shaw选择拾起战斧。她跑到餐厅的中央,然后面向Root。这里正巧就是她当初与Root交流心灵的位置,明明只是前一天才发生的事情,但是Shaw却非常怀念。Root一步一步地走近。她在一个战斧长度的距离停下脚步。摆出架式。

AI跟人类的战斗还在餐厅外面持续进行,战斗的喧闹声响传进只有她们两人的餐厅里。

外面传来阵阵轰炸的鼓声,炮弹切穿空气的声音犹若长笛,而机关炮则像打击乐般敲打出一连串的声响。

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两人同时纵身一跃。

Shaw很清楚这次的攻击将会是无法躲避的致命一击。她并没有思考接下来的动作,毕竟边思考边动作是训练时才应该做的事,159次的实战所刻下的经验正在自动操纵她的身体。

Root用力朝Shaw一挥。她往下段横扫做为反击。两枚巨大的刀刃擦身而过,装甲亦被斩击撕裂。Shaw与Root的差异只有一点。Root是靠自己一个人设计出与AI战斗的方法。而Shaw则是看着她战斗的样子一路成长过来。无论是她在什么时间点挥舞武器,抑或是什么时候踏出下一步,这些动作全部毫无遗漏地刻录在Sameen Shaw的脑海中,Shaw深知Root每一步即将采取的动作。

因此,Root的一击仅仅擦过Shaw的身体,而Shaw的一击却完全粉碎Root的机动护甲。

深红色的机动护甲开了个大洞并且站在原地。

“Root!”

她的战斧开始不断抖动,因为机动护甲会将肌肉的痉挛动作当做操作讯号处理,无法判断是血还是机油的黏滑液体从布满龟裂的装甲裂缝中渗出。这幅景象似乎十分眼熟,Shaw的恐惧感迅速攀升。

Root伸出手腕找寻自己肩上的插口,她打算进行接触通讯,而Shaw清晰地听见了她的声音。

“……是你赢了,Sameen,你……很不错。”

Root那深红色的机动护甲倒在Shaw的身上,她的声音十分沙哑,听起来似乎非常痛苦。

“Root!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说什么……”

“我从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从我可以感应AI的电波时就已经知道……战斗一定有结束的一天。”

“可是……”

“逃离这个循环的人一定是你。”

Root咳嗽的噪音从喇叭传进Shaw耳内。

Shaw懂了。

从昨天见面的时候开始,Root就已经抱着一死的决心,Shaw不知道她怀抱着此种心情,还自以为是触发某种关键才引起这些改变。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需要道歉,是你赢了。”

“什么赢了……像现在不断重复也不错,虽然时间不会继续前进,但是我可以永远跟你在一起……永远永远。毕竟我们可以用比人的一生还要更久的时间一起相处,就算每天都要战争,对我们而言并不成问题;就算被几千几万只AI袭击也无所谓,因为有你和我在一起啊,所以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一定能化险为夷。”

“不断重复同一天吗?每天早上你都只能遇到根本不认识你的Root。”

“就算这样也无所谓。”

Root却摇头否定。“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必须在你的脑袋变成跟我一样之前结束这个循环,越早结束这个循环越好。”

“我不能让你死掉。”

“我所认识的Sameen,并不是会在这种情况下因为一己的感情而使人类陷入危机的人。”

“Root……”

“时间不多,你有什么想说的就快点说吧。”Shaw手上的深红色护甲突然失去力量瘫软下来。

Shaw开口说道:“我喜欢你,所以……所以,直到你死去之前,我都会陪着你。”

“谢谢,毕竟孤单一人真的很寂寞。”

Shaw无从窥见藏在头盔下的表情。看不到泪水真的很好。

红色的光芒笼罩Root,涂上红铜色的机动护甲被从西边投射的赤红阳光所染,闪耀出光芒。

“真是一场漫长的战争……已经是太阳下山的时候了。”

“已经黄昏了,天空的色彩很美!”

“你还真是感性。”Root喃喃说。

Shaw可以从声音听得出来Root似乎在笑。

“我最讨厌红色的天空了。”这就是Root的最后遗言。


6

天空的光彩夺目耀眼。

Root已经死亡。Shaw杀掉AI主机,然后将剩下的所有敌人全数扫荡之后就被关进禁闭室,罪名是违反军纪。

她在军事法庭审理中获判无罪,甚至获赠一枚徽章。勋章的名字叫做英勇杀敌勋章,乃是为了彰显在单场战斗中击倒一百只敌人的荣耀,也是为了一位特殊的机动护甲兵所特意创造的勋章。如果想要得到更为高级的勋章,除非死在战场上,否则没办法拿到,就像Root一样。

事实上,Shaw击倒敌人的数量确实十分惊人,光看这次的成绩,可以说完全凌驾于Root之上,虽然她不太清楚打倒AI主机之后的事情。

前线基地的重建以极快的步调进行。建筑物的半数已经烧毁,光是收拾残局就花上不少力气,第13中队的营舍也完全消失不见,小说在她读完最后部分之前就已经化为灰烬。接下来该去哪儿才好?Shaw已经完全搞不清楚。

在十分忙碌的人群错身来回的前线基地中,她一个人恍惚地走在路上。

Finch对她说道:“刚刚有个DF的女人一直在找你。”

八成是Martine,但是“这个”Martine跟Shaw也不过只在空中休息室见过一面而已,那应该是她们第一次见面。为了取得战斧而跟Martine交谈,现在已经是过往消失无踪的循环里所发生的事情。

“中队的营舍现在改到哪里了?还有机库呢?我想稍微确认一下机动护甲的状况……”

“你的机动护甲被DF部队的人拿走了。怎么了?那个女人也一起去啰。”

“他们拿走我的机动护甲想要做什么?”

“上面的人好像想要拿去动些手脚,搞不好你会接到调往DF部队的通知。”

“这是真的吗?”

“当女疯子的代替品。哎,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没问题。”Finch说完之后便拍了拍她的肩膀,于是她跟Finch道别。

为了寻找被拿走的机动护甲和Martine,Shaw走向DF部队管理的区域,道路跟营房全都被烧得一片焦黑,已经完全搞不清楚TM与DF的分界线,岗哨也不见踪影。

Shaw在整备场发现自己的机动护甲,Martine也在那里。

“找我的人就是你吧?”

“因为我想要把空中休息室的钥匙交给你。”

“钥匙?”

“因为Root拜托我,除了你跟她以外的其它人都不能进去。”

Shaw收下Martine递出来的门钥匙。“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Root……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机体涂成红色的呢?明明不是她喜欢的颜色,你知道其中的原因吗?”

“她想要让自己变得显眼一点,虽然我不知道在战场上显眼会有什么好处,不过这样会很容易成为醒目的标靶……”

“原来如此,让自己更加显眼,这个主意不错。”

“那么,需要在你的机动护甲上加上角吗?”Shaw的脸似乎有些歪扭,Martine夸张地瑟缩自己的躯体。“开玩笑的啦……”

“谢谢你给我这把钥匙,我先去空中休息室一趟。”

“嗯……”

“怎么?”

“你跟Root是老朋友吗?”

Shaw的脸上露出苦笑,Martine又再度缩起身体。

“她昨天才认识我。”

“是啊,毕竟我们也才刚来这个基地而已嘛!”

Shaw与Martine告别之后,便走向空中休息室。她悄悄地打开失去主人的房间。凝重的空气停滞流动,房间里已经不剩半点Root的味道,只有出击前放在原位的干瘪帆布底背包、咖啡研磨机以及携带用瓦斯炉,这些东西让她感到Root曾经在这间房间里存在过一小段时间的事实。

这里只有Root留下的生活痕迹,行李几乎都是军配品,能够称得上是Root私人物品的也就只有咖啡组合而已。虽说这也是意料中的事,不过房间里还真的没有留给Shaw的纸条,看来Root是不会做出这样浪漫感性的事情的。

放在玻璃桌上的马克杯里还留有纯黑色的液体,那是Root帮她煮的咖啡。

她将马克杯握在手上。咖啡略带混浊,毫无温度。Shaw感到自己的手正在颤抖。

“你一直都是像这样子忍受孤独的吧我已经能够理解。就像是不过只是一颗棋子一般我也不过只是代替的新棋子而已,我们都只是这个世界需要的伪装英雄罢了这个世界只会把我推向混有鲜血与硝烟的战场上但是并不讨厌它。

就算是穿着一件电量即将用尽的机动护甲,只拿着一把碳化钨的战斧闯进敌阵正中央,她也一定要获得胜利,毕竟Sameen Shaw已经走过多次地狱。只要有Shaw在,人类就不会败北。她想跟Root做个约定,无论花上几十年,她也一定要将这场战斗导向人类的胜利。

只不过所谓的人类之中已经没有Root这个人。

所想要保护的独一无二的那位已经不在世上。

Shaw透过四处满布裂痕的玻璃窗仰望天空,不让泪水夺眶而出。在变得歪斜扭曲的视线里,她看见白云轻飘飘地浮在天上。Root所说的好像会被天空吸进去一样的颜色,或许正是这种蓝得莫名其妙的颜色也说不定。就像干燥的海绵吸干水分一样,这份宽广无垠的清澈蓝色竟然渗进Shaw的体内。

既然红色是专属于的颜色那我就把这个颜色留给已经不会再回来的我要在自己的机动护甲上涂上蓝色;我要涂成初次与见面之时,你说自己最喜欢的蓝天的颜色;我要涂成就算在百万大军中依然能够一眼认得出来能够集中所有场上的攻击并且得以成为所有敌人目标的醒目蓝色。

Shaw拿起Root最后所冲泡的咖啡,黑色的液体上面已经浮着青绿的霉菌,配合这份勾人怀念与悲伤的气味,她静静地喝干这杯咖啡。


评论(74)

热度(72)

  1. 赵子坷2012通菜ada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