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源代码 2

楔子

第1章




2


当专用防弹警车向西南急驰,清冷的夜风透过车窗袭来。萨姆恩·肖正坐在后排座上,试图理清思绪,却只感到城市从她身旁飞驰而过。那令人恐惧的馆长尸体的样子一直锁定在她的脑海里。

雅尼死了。对于馆长的死,肖只有愤怒。机器安排了他和她今晚的见面。但是他爽约了。肖不知道机器的用意是什么,但,当前一个清晨,馆长的号码出现又随即消除,她并不认为他再有危险。

“我们局长发现你今晚还在芝加哥后非常高兴。”车上的那位特工兼司机说道。    

肖一点也不觉得幸运。“我不知道谁会告诉你们我的住处。”    

特工摇摇头说:“FBI的效率,事实上,我们从雅尼馆长的‘每日会客’名单上看到了你的名字。”

汽车继续加速穿越城区。这时被照亮的芝加哥最高楼——希尔斯大厦的轮廓开始显现出来。看到这座大厦,肖想起了根,想起了她一年前玩笑般的承诺。她对自己说她们以后每年至少去一次浪漫的地方约会。肖想,当时希尔斯大厦一定是上了她的名单的。遗憾的是,根一年前与她永别了,而她并没有机会在根生前说出这个承诺,她不擅常。

“你上去过吗?”特工看着远方问。

肖抬头看了他一眼,确信自己没听懂他的话。“对不起,你说什么?”

特工透过挡风玻璃指向希尔斯大厦。“你上去过吗?”

肖白了个眼。“没有,我还没去过这大楼。”

“她是伟大的建筑。完美!”

肖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汽车驶入夜里空无一人的公园时,特工把手伸到仪表板下面关掉警笛。肖松了口气,体味着这瞬间到来的宁静。车外,车灯一晃一晃地照着前方碎砂砾停车道,轮胎发出有节奏的沙沙声。轿车沿着一个环形池塘在奔驰,穿过了一条废弃的大道驶进远处的一块四边形场地。肖现在可以看到芝加哥科学与工业博物馆。    

司机拿出对讲机说:“肖女士到了。三分钟。”

对讲机传回对方尖利急促的回话声,事实上肖并没有听清楚对方说了什么。

特工转向肖说:“你会在大门口见到局长。”

司机丝毫不理会广场上禁止车辆通行的标志牌,把汽车发动起来,快速驶过路边的镶边石。    

“局长怎么称呼?”肖问道。

“盖利,”特工说。他把车停了下来,指向一侧的大门说:“入口处到了。祝您好运,女士。”

当肖刚一下车,特工迅速地把车发动起来,一溜烟地开走了。

她便一个人站在那里,望着渐渐远离的汽车尾灯。二十分钟以前她还在酒店酣睡。此刻却要在芝加哥科学与工业博物馆大门前等待一位FBI首脑。

肖看到远处的门厅里灯光昏暗,空无一人。

她正要举手去拍玻璃,但在黑暗中,一个人影出现了,大步走过来。那人带着不容质疑的权威向前走去。他正在用手机通话,但到肖面前时正好通话完毕。他示意肖进去。

肖穿过门禁时他自我介绍说:“我是盖利,FBI的头儿。”    

肖面无表情介绍自己:“萨姆恩·肖。”

盖利死死盯着肖,那力量似乎能把肖看炸裂。

“我看到了那个。”肖说。“你的特工说雅尼画的……”

盖利看着肖:“肖女士,你在照片上看到的才只是雅尼自作孽的开始。”

------------

“常规保安人员呢?”肖边走边问道。

“隔离起来了。”盖利顺便问,“你对雅尼了解多少?”    

“事实上,我们从未见过面。”

盖利非常吃惊:“你们的初次会面是在今晚?”

“是的。可他一直没露面。”

盖利在他的小本上记下一些肖的话。他们继续往前走。    

“谁提出要今晚见面的?是你,还是他?”他突然问道。

“是雅尼先生。”肖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他的秘书几周前通过电子邮件和我取得联系。说馆长希望和我讨论一些事情。”

“讨论什么?”

“我不知道。高科技,我想。我们有共同的兴趣。”这是机器事先安排好的,它给肖提供了一个高端的身份,吸引雅尼的注意,确实是雅尼先邀约的肖。

盖利将信将疑:“你不知道你们见面后要谈什么吗?”肖的确不知道。机器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提示。

从封锁带下面挤过去后,萨姆恩·肖此刻正站在通往那展厅的入口处。她的目光突然停留在地板上被警察用条带围起来的一个物体上。她匆忙问道:“那,那地板上是电脑键盘吗?”

盖利看了一眼,显然是无动于衷:“这是犯罪现场。我们什么也没动。那键盘是馆长自己扯下来的。他就是那样启动键盘旁边的安全系统按扭的。”

肖转身看看大门,努力想象当时的情形。

他们继续快步向前,到达尸体处。    

“你看到过照片,所以不会太吃惊了吧。”盖利说。

雅尼的尸体和照片看到的一样。肖站在尸体旁,提醒自己,雅尼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做了不少事。他食指有血迹,显然他把食指插进了伤口,画了非常简单的倒三角形符号在自己的肚皮上。

红色的倒三角形符号。

盖利沉默了片刻:“你看他的左手。”

肖这时才吃惊地发现馆长手里抓着一只标记笔。

“我们找到他时,他手里就攥着它,你熟悉这种笔吗?”

肖知道这种笔:水印笔,是一种特殊毡头标记笔,原由博物馆、修复专家或反赝品警察设计用来在物品上作隐形标记用的。这种笔用的是一种荧光墨水。只有在紫外线、红外线下才可见。

盖利走到聚光灯前把它关掉了。展厅顿时一片漆黑。馆长潦潦草草用荧光笔最后写下的字在尸体旁冷冷地发着紫光。

肖无法使自己的眼睛从微微发着紫光的文字上移开。她似乎不可能弄懂雅尼的离别留言。文字是这样的:

 

/-;3:309/85?9, 源代码

 [ PS:这个东西我临时编的,谁能猜出来,哈哈哈哈,重奖!]

 

肖有点想念机器,但是此刻它没有任何声响。

盖利说:“我们的密码人员正试图破译它。我们相信这些数字或许能告诉我们谁杀了他。或许是某种编码。

肖说:“如果雅尼想告诉我们谁杀了他,他应该写那个人的名字。”

盖利似乎冷笑了两声,为了确保他和肖的谈话不被打断,他早就关掉了手机。但这个手机装备有双向通讯功能,他一个手下违反命令,正在使用这个功能呼他。

“局长吗?”电话里传来像对讲机那样的“噼噼啪啪”的声音。盖利他沉着地看了肖一眼,“请稍等。”他从腰带上拔出电话,“谁?”

“局长,密码破译部的一位特工到了。”对方说。

盖利把怒火暂时压了下去。一位密码破译人员?尽管来的不是时候,但这很可能是个好消息。盖利发现了雅尼写在地板上的神秘文字后,就把大堆的犯罪现场照片都送到了密码破译部,希望有人能告诉他雅尼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是来了一位密码破译者,很可能是那个人已弄懂了雅尼的意思。

盖利回话说:“告诉密码破译者在指挥部等着。等我忙完了再和他说话。”

“她,”对方纠正道,“是梅吉警官。”

电话那头越说,盖利越没兴致。接收梅吉是FBI最大的错误之一。梅吉是个译电员,一个月前,局里尝试在多加入些女性,因此,梅吉被塞给了盖利。    

对方说:“梅吉警官非要立刻和您谈话,局长。我尽最大的努力阻止她,但她现在已经过来了。”

肖感觉盖利的金鱼眼好像固定在她肩后的什么东西上。她还没来得及转身看是怎么回事,就听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女人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对不起,各位。”这声音倒让肖背皮一阵发麻。她转过身,惊呆了。走过来的分明就是“根”!

肖没想到的是,那个长得和根一模一样的女人直接向她介绍自己道:“肖女士,我是密码部的梅吉。很高兴见到您。”她说起话来真是抑扬顿挫。

肖发现对方正使劲看着自己。盖利使劲吸了一口气,显然是准备开始批评她。

“局长,”她急忙转身,先发制人地说,“请原谅我打断了你们的谈话,但是你电话关机了。”

“我关机是有原因的,”他愤怒地朝她嘘了一声。    

“我已经破译了那个密码。”她干脆地说。“在我解释之前,我得先给肖女士传个紧急的口信。”

盖利的表情显得越来越焦虑。“给肖女士的口信?”

她点点头,转回肖:“您的祖母去世了,您的家人有留言给您。”

肖很吃惊,来自家人的留言?什么祖母?为什么这个女人长得和根一样?

盖利眉头紧锁,一脸困惑。他想说话,但梅吉已经转向肖。她从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大声说:“这是您的家人提供的留言服务号码。他们要求您尽可能早地打去电话。”她把纸条递给他,又意味深长地看了肖一眼。“在我向局长解释密码时,你就得打电话。”

肖好不容易才把眼睛从这个长得和根一样的女人身上移开,仔细看了纸条,上面有一个纽约的电话号码和分机号。“谢谢。”她问,“我到哪里找电话呢?”

梅吉取出自己的手机,但盖利示意她不要给肖用。他盯着梅吉,拿出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肖接过局长的电话。盖利立即把梅吉推开几步远,开始低声严厉责备她。避到角落的肖核对了一下梅吉给他的号码后,开始拨号。电话里传来了拨号声。

一声……,两声……,三声……

终于接通了。

没想到这是一个语音信箱的录音。奇怪的是,这声音依旧很熟悉,是梅吉的声音,或者说是机器的声音,事实上,这所有声音在肖听来都是属于根的。

“您好,这里是梅吉家,我现在不在家,请……”肖被弄糊涂了,她转向梅吉。“对不起,梅吉小姐,我想你可能……”太滑稽了,肖想,我竟然在和一个长得和根一模一样的人说话。而她除了长相,连声音都……

“没错,就是那号码,”梅吉迅速插话,好像已经预测到了肖的困惑。“有自动留言服务系统,但您得先拨进入系统的号码,然后才能接收您的留言。是我给您那张纸上的6位数号码。”

肖想开口解释这个滑稽的错误,梅吉向她递了一个只持续片刻的、严厉的、让她闭上嘴的眼色。梅吉的眼睛发出了一个非常明了的信息。别多问。按要求做。

肖疑惑不解地拨了纸上的分机号。梅吉的语音信箱里的话立刻中断了。插入的是一句:“你有一条新的留言。”显然,那个分机号是梅吉不在家时接听留言的远程进入密码。语音信箱开始工作了。肖听到机器播放的留言,这次又是那熟悉的声音。

“萨姆恩,”留言里传出根异常严肃的语调,“听到留言后,保持镇定,请冷静地听。你现在处境危险,请严格遵守我的指令。另外,我确实是ROOT。”

------------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评论(2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