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源代码 5

宅四发现端倪,肖根身陷密林

-------------

楔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


5

 

  

 

 

身陷洞穴,远离外界,躺在一片漆黑的地层深处,憋得透不过气来,这一切都太离奇、太可怕了,真叫人无法想像。

凯西和罗杰把氧气筒中的空气耗尽了,潜水灯的电池也用完了。随着最后一丝光线的熄灭,他们的生还希望完全破灭了。没有出口,没有逃路,他们只能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就在这时,凯西感觉到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脚。随后,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个脑袋从水中冒了出来。

肖立刻就看出谁的情况更糟,于是迅速地把调节器的咬嘴塞到罗杰的嘴里,然后又把系在自己腰带上的小型备用气瓶和空气调节器递给凯西。深深呼吸几口之后,他俩的精神和肉体都奇迹般地复活了。3个人既欣慰又兴奋。

后来,肖突然意识到,根正在耳机里大声呼叫,要她报告情况,她才宣布:“告诉米勒博士,他们仍然活着。状况良好。”

“你找到他们了?”肖的耳机里传来根的惊叫。

“都很好。”

“这怎么可能?”米勒不相信地嘲嚷着。

根点点头。“博士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激流把他们卷到一个洞穴中,洞穴的顶上有一个气穴。” 

米勒转过身去,仿佛是在擦拭眼中的泪水,根则一个劲地咧嘴傻笑。

在洞穴里,肖打手势说,她不能摘掉面具讲话。她示意他们,只能以手势交谈。凯西和罗杰点点头,肖便开始向他们比划逃生的步骤。最后,肖确认他们三人都系得很牢靠,而且呼吸通畅时,便通知根说:“我们已经就定位,准备离开了。”

“如果我们拖得太快了,你就赶快叫。”根吩咐说。

“看起来还不错。”肖仰脸望去,看见阳光空过绿色黏浊层渗透下来,她心头涌起莫大的快感。

当安全绳的拉力突然减弱时,根命令队员们暂停拖曳,随后自己再次核对了手提电脑上的减压数据。肖只须停留8分钟,就可以完全脱离因突然减压所产生的危险,而另两位潜水者则必须停留比肖要长很多的时间。

终于,根放下电脑,呼叫肖。“亲爱的?”

“我听着呢!”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的氧气筒中的空气不够那两位作减压停留。”

“挑好消息告诉我吧,”肖回答说,“直升机里的备用氧气筒呢?”

“没那么好的运气,”根呻吟般地说,“我们只带了一个空气压缩机,却忘了多装几只氧气筒。” 

肖冷静下来,对着面罩里的通话器说,“ROOT,你说压缩机在直升机上吗?”

“是啊。”

“把工具箱送下来。” 

根恍然大悟地说,“你是要把两个罐中的一个取下来,只用另一个呼吸。我把空罐拖上来,用压缩机为它重新装满空气。然后,我们多次重复这一过程,直到规定的减压时间结束。”

“怎么样?”肖用既庄重又嘲讽的口吻问道。

“基本上说得过去。但愿你这个主意行得通。” 

根把工具箱松松地系在安全绳上,又用一根细绳吊着把它放到潭底。肖拿到工具之后,用双膝夹住氧气筒,熟练地关闭一个阀门,把它拧下来。随后,她取下一只氧气筒,系到细绳上。

“往上拖吧。”她大声说。 

根把氧气筒连接到空气压缩机上,又是诅咒,又是甜言蜜语,直盼着压缩机能在限定时间内把空气注入。在等待了足够的时间之后,凯西和罗杰可以安全浮出水面,并可以被拖到潭沿上来。肖先为凯西拦腰系上一根扣带,又把扣带的另一头连接在安全绳上。她朝正从潭沿上往下望的那些面孔挥了挥手,于是凯西开始往地面上升。

下一个轮到罗杰了。想到马上就要从这个阴森可怕、污浊不堪的死亡之潭逃脱出去,罗杰感到无比地兴奋,当他被拉到岩洞边时,才大惊失色。

当罗杰的脚一踏上坚实的地面,米勒博士、凯西和秘鲁大学生们便立刻往后退去。他解开安全绳,随即便注意到他们全都愁容满面地站着,双手在脖子后面交叉握着。

另外一共有九个人,手中全都紧握着冲锋枪,在考古人员周围站成一个扇形。罗杰一上来,他们立刻从那群俘虏身上转过来盯住了他。其中一个年纪较大、长着浓密胡须的人示意罗杰站到其他俘虏中去。

“下面还有人吗?”他问道。

米勒犹豫着,偷偷瞥了根一眼。根朝罗杰点了点头。“他是最后一个”,她急促地说,“下潜的只有他和那位女士。”

但持枪者盯了根一会儿,随后走到祭潭岩壁边朝下望去。他看见在绿色的黏浊物中浮动着一个脑袋。

“好极了。”他捡起垂落到水中的安全绳,从自己的腰带上抽出一把大刀,灵巧地一挥,就把安全绳割了下来,然后握着安全绳的断头,在潭沿上站了片刻,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狞笑,把安全绳抛入岩洞之中。

……

肖把被割断的安全绳拿到眼前,迷惑不解地盯着看。现在她不仅没有任何逃生的手段,也和根彻底失去了联系。她解开系在头上的绳带,拉下面罩,满怀期望地仰头向潭沿望去。但是,没有人朝下看。上面传来一阵刺耳的枪声。一切变得出奇安静。肖的思绪飞快地运转着。她此时陷入迷惑不解之中。上面出了什么事?是谁开的枪?对谁开的?

她凄怆地想着,根绝对不会抛下她不管的,绝对不会——除非她受了伤,或者失去了知觉。肖竭力地克制自己,不去多想她最不愿相信的那种可能性——根已经死了。绝望涌上肖的心头,她变得既沮丧又疯狂。短暂的思路混乱之后,她得自救了。工具箱里有一些用得上的东西。

艰苦的攀登要开始。 

她以一种发自绝望的执着,挺身伸出双臂,把绳钩嵌入岩壁上凸起的岩石边缘。接着,把脚伸进绳圈,紧紧抓住绳子的上端,用力使自己的身体离开了水面。她略向一侧歪斜地尽力举高凿锤,把凿头砸进小石孔中。接着,她把另一只脚伸进绳圈,顾着石灰岩壁把自己拖到一个更高的落脚点。

最后几米是最艰难的一段路程。这么近,然而却又那么远。当潭沿己伸手可及时,肖甩掉了绳圈。她手脚并用地依附着岩壁小孔往上攀登。最后,她使尽全身的力气,双手抓住绳子,把自己的身体向上拖起,直到看见了笼罩在茫茫暮色中的平坦土地。夜幕已经降临,四下一片寂静。

真够懒散的,她自言自语道。营地上荒凉凄清、空无一人。帐篷保存完好。但里面却空空如也。没有屠杀的血迹,也没有死亡的迹象。她走近降落直升机的那片空地。很显然地,有一群匪徒袭击了营地,并把直升机打成一堆废铁。 

肖推开歪歪斜斜的舱门,爬上飞机,钻进驾驶舱里。她在驾驶座底下摸索了一番,找出一个手电筒。她迅速地推了一下开关,灯泡瞬时亮了起来,照亮整个驾驶舱。

“应该为后勤人员记上一功。”机器根终于在肖的耳畔说话了。但是信号不好,很快又断掉了联系。

肖小心翼冀地在货舱里四处翻找,终于找出根在出发前为她们准备的午餐饭盒。她狼吞虎咽地吃了一个花生酱三明治和一些浸渍的黄瓜,又喝了一罐汽水。她离开飞机,借着电筒的微光在营地内搜索。与直升机的情况不同,地面上并没有弹痕,只是散落着一些弹壳。但是,所有的帐篷都遭到了洗劫,凡是有用而且能够搬走的设备和用品都不见了。只要略为注意一下松软的地面就可以明白,那些人朝哪个方向去了。一条用大弯刀开出来的小路在丛林中蜿蜒而去,最后消失在暮色中。 

肖迈着沉稳的步伐,沿着脚印出发。她真希望自己能像有根在身边时那样,有计划,不必盲目行动。但现在连机器都无法联系得上。穿越丛林,营救人质,成功的希望实在太渺茫了。可是,她必须向着密林深处走去。

 

------------------

芬奇和里瑟在第六家银行里找到馆长的又一个私人保险箱时,仍然略失望。柜子里只有几本工作笔记,一个钱包,几封没有什么用处的公务信函。

里瑟翻看钱包,一张纸片露了出来。上面写着一些含义不明的数字:

 

115  10  3

241  05  1

201  09  6

134  13  10

 

他举起这张纸片,翻来覆去看,没有发现其它特别。芬奇赶紧掏出手机,将它拍了下来。他们为了走访馆长相关银行,已经花去了好几天时间。对于这些跨国界的银行保险箱,却毫无头绪。

里瑟扭过头来问芬奇:“肖和根那边怎么样了?”

芬奇怔了怔,还是那句回答:“没消息。”

肖和根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这几天都没有办法联系到。

“你看。”里瑟突然从照片的夹层里捻出一张小小的一寸照片来,芬奇接过来看。一张标准证件照。上面的人穿着西装,没有其它什么特别。他把照片翻过来,只见背面写着一行小字:

李奥纳多·柯特

“这个应该有用。”芬奇边说边把照片举向这房间一角上方的摄像头。不一会儿,他的耳边响起了机器根的声音:

“量子物理学家,李奥纳多·柯特。已于三天前被害……”

芬奇意味深长地望向里瑟,像是作出什么决定似的,猛地点了一下头,说道:“看来,我们得回量子国际技术公司实验室去一趟。”

 

---------------

根和这群考古队员们被驱赶着穿过一片青苔铺地的树林,来到一个幽深的山谷旁。从被迫离开石灰岩洞开始,她至少有20次想从卫兵手中夺枪。但那样做只会使自己送命,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只要她能活下来,才会有机会。根每走一步都要诅咒一次,因为她离肖越来越远,救肖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 

当人们穿过狭窄的隘口,进入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峡谷时,太阳出来了。他们看到前方有一座气势雄伟的石砌建筑,足足有12层楼高。他们沿着一条宽阔的石板路走,来到了圆形建筑物的底下。这座建筑宛如中世纪城市中的哥德式大教堂。他们向上爬了几道奇形怪状的之字形石梯,石梯上镶嵌着人形鸟冀马赛克图案。大家从上面的平台又进到一间屋顶很高、四面石壁上刻有几何图案的屋中。

那些叛乱分子带着秘鲁考古队的学生们急匆匆地走下一条室内楼梯,把他们关在庙宇下面的牢房里。根和其他人则被粗暴地推进一间偏房中,由两个暴戾的叛乱分子看守。

在被人驱赶的长途跋涉中,根一直试图寻找机会逃进丛林,然后返回石灰岩洞。但是,她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现在,去救肖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了。在来的路上,她努力克制住反抗情绪,表现得非常柔顺驯服。除了勇敢地向米勒博士表示关切之外,她没做任何会招来子弹的事情。该死的密林,屏蔽了信号,她也无法与机器通话。她只能想,她必须活着,如果她死了,肖也就没命了。

与此同时,肖已经爬出岩洞,正沿着那条古老的石板路疾步追来,比他们仅仅晚了半个多钟头。如果根知道这一点,也许会好过一些。 

刚开始追踪时,肖离那些叛乱分子动身的时间已经有三个多小时了。但是,她在陡峭的山路上前进,一次也没有停下来休息过。由于过度疲劳,她的心跳开始加快,不过,她毫无肌肉酸痛的感觉。当肖接近峡谷的隘口时,才放慢了脚步,停下来观察前面的地形。

在大约半公里之外,一个渺小的人影蜷缩在长长的石梯顶端,背靠着一道宽宽的拱廊。肖想,匪徒们肯定是把人质押到那地方去了,这个狭窄隘口是出入峡谷的惟一通道。

她利用庙宇周围古老住宅的残坦断壁作掩护,一步步地逼近。半蹲着身子从一个掩蔽物后面悄无声息地跑向另一个掩蔽物,最后匍匐在一座大型石雕后面。把守庙宇入口的人已经酣然入睡,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向石梯爬了过去。

 

阿马鲁是个圆滑又阴险的人物,他站在房门口,冷冷地盯着眼前的战利品。

“给你们添麻烦了,我我叫阿马鲁,”他说道,这是自从绑架他们以来,他第一次开口讲话,“你们没有反抗,这很好。否则,你们肯定会被打死的。”

“你为什么要绑架我们呢?”凯西用恐惧的声音问道。

“除了赎金,还能为什么?”阿马鲁回答说。“秘鲁政府会支付重金来赎回你们这些受人尊敬的美国科学家,更不用说是那些出类拔萃的考古系大学生了。” 

米勒博士盯着阿马鲁。“你这个掠夺破坏古文物的家伙。如果我有能力,一定会把你和你的那帮盗贼统统枪毙,就像……”米勒的咒骂突然停住了。阿马鲁拔出手枪,平静而又准确地把子弹射入了米勒的胸膛。震耳欲聋的枪声回荡在庙宇之中。

一枪就足够了,米勒博士猛然向后倒退了几步,靠在石墙上呆立了片刻,接着便朝前扑倒在地,双手和胳膊在胸前奇怪地扭曲起来,一股鲜血流淌到了地上。一个卫兵把他的尸体拖了出去。

除了根之外,没有人注意到那个把米勒尸体拖走的卫兵已经回来了。根看到那人把帽子拉得很低,遮住了双眼,两手藏在斗篷里面。她朝另一个卫兵迅速地扫了一眼,那个卫兵正无精打采地把枪随随便便地靠在肩上,枪口并没有对准任何人。

一只有力的胳膊忽然勒住了阿马鲁的咽喉。肖抖落斗篷,把枪管插到阿马鲁的裤裆里,扣动了扳机。根一个扑身,用肩膀向那个吓呆了的卫兵猛撞过去。阿马鲁的双手紧紧捂住腹股沟的血迹,他的脸因恐惧和痛苦而扭曲变形,却叫不出声来。根一拳打在卫兵的门牙上,并顺手夺走了他手中的自动步枪。她猛然转过身去,把枪口对准门外,做好射击姿势。

罗杰和凯西惊奇地盯着肖。

“我以为你喜欢待在那个洞里呢,亲爱的。”根笑着说。

肖嘲讽似的翻了一个白眼,“你没有在,我呆不住。”她把吓傻了的阿马鲁推倒在地,随后,伸手拍拍根的肩膀。“ROOT,你可以放松一下了。别的卫兵已经统统进天堂了。” 

根笑了起来,把自动步枪扔到一边,抱住了肖。“我就知道你自己能行。”

“都是你让我受了这么多罪。”

“你为什么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根问,“你到底是怎样爬上陡峭的岩壁,又穿越丛林找到我们的?”

“这可不是件有趣的事。以后我们单独再聊。”肖的脸色严峻起来,“我碰上一个卫兵拖着米勒博士的尸体走出大门。是谁杀死了他?”

根朝阿马鲁点点头。“是我们这位朋友干的。也是这个家伙把安全绳砍断,扔到你头上的。”

阿马鲁正用双手捂住腹股沟,痛苦地呻吟着。

“我知道,废人。他叫什么名字?”

“自称阿马鲁,是机器给我们的号码。” 根突然想起来,“那些秘鲁学生被赶到庙宇下面去了。”

“我已经把他们救出来了。他们现在应该在外面捆绑那些叛乱分子。” 

“阿马鲁只是一个庞大组织中的最下级成员,就像图腾柱的地基一样,”罗杰说,“他们的客户是一些赚取高额利润的文物走私贩子。”

“他们的口味很高,”根说,“从我所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这里储藏的贵重文物数量之多,足以满足世界上半数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的需求。”

“谢天谢地,多亏有你们。”凯西说着,不禁打了个寒颤。

“只可惜我来得太晚,没能救出米勒博士。”

“他们把他拖到哪儿去了?”罗杰问。

“我是在庙宇大门口拦住那个拖尸体的家伙的。博士的尸体躺在台阶上面的平台上。”

根凝视着肖,从头到脚打量,她注意到肖的脸和胳膊上有许多黑夜里穿越森林时所留下的伤痕。“你这个样子就像参加完十项全能比赛。我真希望你能休息几个小时,不过,亲爱的,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我们要搭乘下一班飞机离开这儿。”

“真是疯了,”肖咕哝道。

“你真的认为我们能从这儿飞出去吗?”凯西半信半疑地问。

根肯定地说,“这点我敢保证。”

罗杰瞪着她。“只有直升机才能出入这个山谷。”

根咧嘴笑了起来。“我不会有其他办法的。你想,阿马鲁怎样才能把他偷盗来的货物运到沿海港口,再装船运往海外呢?这得需要一个通讯系统,因此,这儿一定有发报机。我们不妨把它借来,向外发出呼救信号。”

肖赞许地点点头。“说得有理。可是我们得花几天时间才能找到它。”她似乎想到什么,低头看了一下阿马鲁,脸上毫无表情。“他知道藏在什么地方。”

阿马鲁忍住疼痛,用充满恶意的黑眼睛瞪了肖一眼,从紧咬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我们没有发报机。”

肖把枪口顶在阿马鲁的腮帮子上。“我会一枪打穿你的眼睛。”

阿马鲁的双唇明显地颤动了一下。“你在吓唬人。”

“她会在弄瞎你的双眼之后,再砸碎你的膝盖骨,”根谈笑风生,“随后也许要轮到你的耳朵,要不然就是鼻子。如果我是你,看到对方占上风时是会屈服的。”

阿马鲁终于跌坐了下来。“在庙宇以西50米处的一座圆形建筑中,你们会找到你们所需要的东西。在入口的上方雕刻着一只猴子。”

肖朝根转过身。

根已经开口了。“我去发报!”

当她刚一转身,听到肖在身后喊了一声:“嘿……”

她停下来,不解地回望着肖。

“要小心,在这片废墟中或许隐藏着更多的匪徒。”

根给她回报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我和你一道去,”凯西自告奋勇地说,“此外,我还想观察一下庙宇周围建筑物的结构。”

“带好武器,多加小心。”肖再次提醒道。

“博士的尸体怎么办?”罗杰问,“我们可不能让他客死异乡,躺在那儿。”

根说,“把他抬进庙内,裹上几床毯子,最后再空运到离此最近的验尸官那里。”

“这个任务交给我吧,”罗杰懊恼地说,“我只能做这么点儿事了。”

其他人一走出房间,肖便站起身,摘下那个卫兵毡帽,扔到阿马鲁的胸脯上。她转身走进庙宇正殿,花了几分钟的时间仔细观看那些令人不可思议的工艺品。当罗杰神色慌张地冲进来时,她正在欣赏一个巨大的陶土木乃伊。

“你刚才说把米勒博士的尸体留在哪儿啦?”当罗杰气喘吁吁地问道。

“在外面的平台上呀。”

“你最好指给我看看。”

肖随罗杰来到拱形入口的外面,停下脚步,她盯着平台上的一滩血迹,疑惑地抬起头。“谁把尸体移走了?”

“如果你不知道,”罗杰和她一样感到迷惑不解,“我当然就更不清楚了。”

“会不会是哪个学生把尸体搬走了?”

“我问过。他们和我一样百思不解。”

“ROOT,”她对耳机那边的根发出联络。

“死尸不会自己站起来走掉的。”根语气平淡地在她耳麦中说。

肖向庙宇四周望了望,又耸了耸肩。“但是这具尸体似乎就能做到这一点。”

-------------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评论(6)

热度(30)

  1. 赵子坷2012通菜ada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