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Eye to the soul(序)

Rhaw Shooter:

#尽情鄙视我吧,我是个没有节操的家伙,说好了跳船改跳舱,说好了跳舱又跳回来。真的不能怪我,实在是船长们发糖太没有节制。而鱼导的"Eye to the soul"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Samaritan的资料库中有一份Shaw的完整档案,里面提到了她对于刑讯远超大多数精英特工的承受能力。但有一件事档案中没有提到:在相当程度上,对于刑讯,Shaw并不需要忍受,而是享受。

    当然,来自Greer的刑讯力度超出了她可以享受的程度。但Shaw不曾打算提醒Greer,作为一个第二轴人格障碍患者,身体受到的折磨通过神经传导到大脑带来的痛苦感觉是她所欢迎的,这有助于她保持更加清醒的意识,在不该说的事情上闭紧嘴巴,同时还可以奚落对手给自己找点乐趣。

    这让Greer和他的手下们在对Shaw的审讯中走了不少弯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除了刑讯手段不断推陈出新,他们一直在做无用功。

    在两个月里第十七次将Shaw从濒死的边缘抢救回来之后,Samaritan发出了新的指令,调整了对她的审讯方式。

    Shaw随即发现每天用在自己身上花样翻新的刑讯手段被大大精简,只余下一个最简单的套餐:脑部电击加药剂注射。

    然而正是这个最简单的套餐让她第一次产生了真正的危机感。

    她无法分辨那是什么药剂,大概是Samaritan的新科研成果。但她决定将之命名为“黏糊糊的骗子”。这该死的玩意儿在脑部被电击之后紧跟着进入体内可以成功地搅浑她引以为傲的清醒意识,让她的思维开始变得迟钝,甚至失真。

     Shaw在发现这一点之后就干脆地打定主意做一个称职的哑巴,以避免在脑袋不够灵光时说出不该说的话。虽然不得不放弃开口奚落对手的娱乐方式有些可惜,但将全部精力用于数清楚自己究竟得到了多少份套餐的款待能给她带来一个不错的新乐趣:和曾经受过巴比妥酸盐加安非他明套餐款待的Root竞赛。

     Shaw可以保证自己享受的这份套餐要比Root那份酷多了。

     在数到第三十九份套餐,确信自己在质量和数量上都绝对超过了Root的纪录之后,Shaw有些可惜地决定放弃计数这唯一的娱乐,鉴于她仅存的精力已经不足以支持她同时做两件事。

     真丢脸,在放弃计数前Shaw遗憾地想,她本来最擅长多任务处理,而现在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努力不让自己闭上眼睛。Shaw不知道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但她很肯定闭眼就意味着Samaritan成功地入侵了她的大脑。

     说实话这不太好受,毕竟天花板上的手术灯过于明亮,以至于有些晃眼,Shaw忍不住眨了下眼睛。

     然后她就看到Root的身影出现在光晕中,带着一贯的调笑:“想我了吗?”

     Shaw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

     好极了,她开始出现幻觉。

     Shaw很想翻个白眼,可最终没有这样做。她得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精力消耗,专注于提醒自己把意识留在现实里。

     Greer在观察室里看着眼前的显示屏微笑起来,诺大的显示屏里只有Shaw一只眼睛的特写,这让她瞳孔的的些微放大和缩小都暴露得非常明显。

     显示屏旁的其他仪器设备上面显示着Shaw的各种生理指标数据,在过去的一分钟里,其中一些指标经历了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非常正常,但对Shaw来说绝对算大起大落的变化。     

     “这和Shaw之前的生理反应很不同。”Lambert站在Greer身后,若有所思地说道,“看起来的确有些变化发生了,正如Samaritan所预测的那样。”

     “真可惜,就在我准备相信她真的是个机器人的时候。”Martine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微笑,在他身边补充道,“我很好奇她以为自己看到了什么?”

     “一些比现实更有吸引力的东西。”Greer将视线从眼前的屏幕投到镜墙后手术台上的Shaw身上,脸上挂起莫测高深的微笑,“欢迎来到幻觉世界,亲爱的Sameen。”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

热度(426)

  1. 通菜adai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