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源代码 8

好吧。继续讲这个故事。真是有点挤牙膏。最近比较忙,所以更新速度减慢了。迫切希望得到大家的谅解。

-------------

楔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


8

 

 

凯西坚定地说,“这样做是没有任何危险的。每个反物质捕集器都已经安装了保险——也就是备用电池。即使把储存器取下来,样品也照样悬浮在半空,纹丝不动。”

迈克半信半疑。犹豫了半晌,他后退一步。

“一旦反物质捕集器离开充电器,”凯西说,“备用电池就立即自行启动,电量可以维持整整二十四小时,就好比汽车的油箱。”她觉察到在场所有人的不安,又继续说:“反物质的特性的确惊人,各位,所以它不是没有危险的。仅仅十毫克的反物质样品就具有相当于两百吨常规火箭燃料的能量。”

芬奇感到一阵眩晕。他怔了怔神说道:“凯西小姐,这能量比核能强上千倍,是真正的高效能源。而且没有副产品,没有辐射,也不会带来污染,只需少许几克就能提供一个大城市一周所需的动能。”

几克?里兹也不安地后退了好几步。

“别担心,”凯西说,“这里的样品微乎其微——只有百万分之一克。基本上没有危险。”她伸手抓住一个储存器,试着把它从底座上拧下来。

肖打了个哆嗦,呆着没动。她想,应该没有谁注意到她的这个小动作,但是站在一边的黑客小姐却明显望着她笑了笑,是那种熟悉的、令人讨厌的、其它人察觉不出来的皮笑肉不笑。

只听到“嘀”的一声,储存器被拧了下来,底部的电子显示屏也旋即启动,红色的数字闪烁着,倒计时开始。

24∶00∶00……

23∶59∶59……

23∶59∶58……

肖盯着显示数不断减少的计时器,感到这简直是一颗定时炸弹。

“这种电池,”根缓步朝她踱过来,似乎在解释,但她清楚,那只是她在复述机器的表述,“能给反物质捕集器提供整整二十四小时的电量。而且只要把它插回充电台,马上又能再充电。最新设备应该是空气动能充电的吧。既为安全着想,当然同时也是为了方便运输。”

“运输?”对懂行的芬奇而言,忧患大于震惊,“难道有人还把这鬼东西运到外面去?”他调转本来听着根解释的脖子方向,向着凯西。

“当然不会,”凯西不慌不忙,“这只是为了方便对它进行研究。”

她把人们领到实验中心的尽头,拉开窗帘,露出一扇窗户,外面有一间大房间,墙壁、地板、天花板全是钢制的。

“那里是反应间。”凯西说。

里兹抬头看过去。“你们还真研究这种反应?”

“我哥哥非常痴迷研究大爆炸的物理原理——极小的物质核点如何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凯西说着,拉开了窗户底下的一个抽屉,把反物质捕集器放了进去,然后关上抽屉,拉动了抽屉边上的控制杆。不一会儿,捕集器出现在窗户对面的房间里,它在金属地板上滚动,最后停到了那间房中央。

凯西不自然地笑了笑。“你们将第一次目睹反物质湮灭反应,这几百万分之一克,微乎其微的样品。”

根极认真地看着捕集器。肖也面朝窗户,看上去一脸茫然。

凯西提醒她们道,“不要直视样品,好好护着眼睛。”

肖一直都小心谨慎,但现在觉得她未免有些故弄玄虚。不要直视样品?这个装置在一面超厚的带色有机玻璃墙后。储存器里的微粒小得可怜,只有在显微镜下才勉强看得见。护着眼睛?肖困惑不已。这样的小微粒到底能释放多强大的能量呢——

但是有人将一副不知从哪儿摸出来的墨镜压在了她的鼻梁上,根挑了挑眉,“护着眼睛。”她正想表示出不满意,却见根自己也戴好了墨镜。确实,这房间里人人竟然都瞬间戴好了墨镜。

凯西按下按钮。

刹那间,即使大家都提前护着眼睛,在那一刻还是什么也看不见了。储存器的中央闪现出一个刺眼的亮点,接着亮点爆炸。整个反应间都被撼动了,肖不觉向后打了个趔趄。这灼热的光停留了好一阵,骤然间又迅速退了回去,缩成一个小点,化为乌有。

当众人一起离开实验室,回到会客厅里坐下之后,芬奇整理了思路,决定解决心底的疑惑。

“凯西小姐,令兄研究这个,怎么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呢?”他扶了扶厚厚的镜片。

凯西接下来说出的话,令人瞠目。“我哥哥制作足足了0.2克。但是存放在哪里都不安全,所以他想到了一个最离奇又最可靠的办法——利用最新的科技把它藏匿到过去的时光里。”

“所以,时光的穿梭让你们挽救了约翰和根?”芬奇问道。

“当然不是,能带回平行宇宙中的他们俩纯属意外。事实上,我哥哥利用虫洞,将装有0.2克反物质的储存器送回了古代。”

所有人一齐惊呼:“什么?”

“是的。如果有人获得了这种资源,就将拥有了改变世界的能力。”凯西顿了顿又接着说,“不过,看起来,它被藏匿得太好了。也许古人把它当成了某种神灵一样的信物安放在哪里了。总之,对于我们而言,它就像是——就像是——”

凯西一时半会儿找不出恰当的词来形容,根冷不丁补充道,“——宝藏。”

“是的,宝藏。”女学者感激地望着根又笑了。

 

-------------------

当屋子里只有肖和根的时候,气氛就平和许多。他们被分配了两间房,芬奇和里兹一间,她俩一间。

根从一进房来就注目在她的手提电脑上,大约一个多钟头后,她才松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

肖坐在一张床上,一边擦拭手枪,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也就是说,我们得去寻找——”

“——宝藏。”根嘴角一扬,给肖抛来一个甜蜜得想让人向她挥拳的笑脸,“我们可能得回到那个考古场去。”

肖想了想,无可奈何地叹道,“为了世界和平?”

“拯救世界也就是拯救我们自己。”黑客已经走到特工床前站定,随即蹲下身来,将手抚按在她的膝上。根掌心的温度从膝骨间直冲向她的心脏。这是真真切切的ROOT,不是模拟也不是梦,恼人的ROOT!

“拯救世界的大事,怎么少得了我?”她把手枪顺势丢在床边,腾出手来搭在根的肩上。

“就怕你不说这话呢。”

“什么时候行动?”

根正要回话,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肖还是坐在自己的床沿上,连屁股都没有抬,她毫无表情地听任深夜到访的凯西和根热烈地交谈,她听见凯西果然说,“你们得返回那个祭潭,打捞出米勒教授的尸体。”

肖看着根,仿佛她是一位在思索精神病例的心理医生。“为什么要我们去,而不让那边的警察去呢?”

凯西耸耸肩。根半真半假地说,“你没有告诉相关方面,我和肖并不受当地人的欢迎,而且我们已经失去了一架飞机吗?”

凯西咧着嘴笑起来,“那边美国大使馆的官员正在为你们安排包乘一架商用直升机的事宜。”

根故意向着肖的方向说了一句,“这与在一家高档餐厅里要一份花生三明治一样令人费解。”随即她似乎听到耳蜗的消息,严肃下来,接着说:“机器要我告诉你,她认为蒂亚金甲与这一系列事件可能有关。”

凯西的心抨抨地跳了起来。她紧紧抓住根的手臂,直到指关节变得和牙齿一样苍白。 

“你还好吗?”根问。

她张开嘴,但没有出声。她看上去似乎吓呆了。

眼看凯西就要软下去,根只好伸出胳膊,搂住她的腰。“你真的没事吧?”

“蒂亚金甲,”她用敬畏的语气低声说,“是在1922年西班牙国家考古博物馆所发生的一起明目张胆的盗窃案中丢失的。目前,所有活在世上的考古学家都宁可不要养老金,也要对它进行研究。”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它变得如此非比寻常呢?”肖这才想起,凯西不仅是物理学家的妹妹,更是一位考古学家,她问道。

“因为它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它被视为是迄今在南美所发现的最珍贵的文物,”凯西滔滔不绝地讲起来,仿佛深深陶醉在其中,“这件金甲从头到脚地覆盖在一位大将军的木乃伊上。1547年西班牙征服者在高山顶上一个叫蒂亚的城市中发现了他的墓地。但目前已经没有人知道蒂亚的确切位置了。我只见过这件金甲的旧黑白照片,不过从照片上仍可看出这件稀世珍宝。金甲外层表面上的肖像、传统图像和图案美妙而精致,构成一幅有关某个传奇事件的图形记录。”

“图形记录?和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一样吗?”肖显示出极大的兴趣,她站起身走过来。事实上,她觉得凯西离根也太近了。

“十分相似。”

“那是我们可以称之为连环漫画的东西。”根补充说。

凯西大笑起来,她终于摆脱了身体的无力状态。“不过它们不是画在画板上的,这些图形一直没有被完全破译。根据推测,它们似乎是在暗示一次长途航程,其目的地是阿兹特克帝国另一侧的某个地方。”

“他们为什么要去那儿呢?”肖走到根的身后,贴着她的背问道。

“去埋宝藏。”

“西班牙人一直没得到它吗?”根问凯西。

“没有。据说是一个盒子,它和许许多多的皇家财宝一起失踪了。

“这个故事有没有事实根据?”肖问。

“在1546年到1568年间,耶酥会的一位历史学家记录下许多有关早期秘鲁文化的神话故事。他听说了4个不同的故事,都是有关于一个神奇盒子,以及他们的祖先如何帮助国王把这笔财宝经海路运往一个小岛上埋藏起来的这件事。据说,这批财宝由一只长着翅膀的美洲虎看守着,等待主人重新夺回他们的秘鲁帝国的那一天。”

凯西的目光在肖和根之间扫来扫去。“过去还有另一种传说。”

“好吧,”根说,“讲给我们听听。”

“还有一则传说,其主要内容讲的是一个装有那次航行详细记录的玉石匣子。”

“一张上面写有象形文字的动物皮吗?”根问道。

“不,是绳结语。”凯西轻声地回答说。

肖不解地自语道。“什么?”

根歪了歪脑袋。“绳结语是用作数学计算和记事的一种系统。它十分巧妙,真的。它是一种古老的计算器具,使用的是五颜六色的绳和麻线,上面打了许多结,结与结之间的距离各不相同。不同的彩绳代表不同的东西——蓝色代表宗教,红色代表国王,灰色代表地方和城市,绿色代表人民等等。一条黄线可能代表黄金,一条白线则可能代表白银。绳上的结意指数字,比如时间的长短。但不幸的是,几乎所有的绳结都在过去被毁掉了。”

肖说,“是用来描述那次航行,包括时间、位置和距离,对吗?”

“就是这样。”凯西表示同意。

“这故事太奇妙了,”根咕噜道。“但最精彩的部分尚未到来。”

“你是什么意思?”凯西问。

“因为我们将会找到那个玉石匣子。” 肖把两只手都按在根的肩膀上。

根仰头笑起来。“当然!亲爱的,那是疯狂行为中的绝妙部分,因为你会看到别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

评论(7)

热度(23)

  1. 赵子坷2012通菜ada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