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肖根】求婚与二十首情诗与一支永不绝望的歌

甜甜的

贰拾老木匠:

糖糖糖!!!我又回来了~
给@社会主义羊毛 的提前生贺文,写了三个晚上的我要死在床板上了…
灵感来自之前看的聂鲁达诗集《二十首情诗与一支绝望的歌》,因为用的是南海出版社的书,诗的顺序可能和别的版本不同,不过不影响阅读啦~
Shaw和Root,她们是一支永不绝望的歌,她们永远都有彼此。

各位食用愉快嗷(●°u°●)​ 」

——————我是正文分割线——————

已经是第三轮酒,而Shaw又是一口喝完。这让John觉得有些异样。

“嘿,Shaw,就算Root在外忙任务,你也不能这么喝酒。”

Shaw依然盯着桌上已经空了的酒杯,无视John的发言。

“说真的,我不觉得你会无缘无故在警局工作结束后喊我出来喝酒。你和Root……还好吧?”

John脸上的表情显示出他有些担心。他可没忘,上次Shaw喊他出来喝酒还是因为Root吃醋闹腾。

Shaw听见某个敏感名字,认命似地叹了口气,好像终于意识到盯着杯子永远看不出朵花来,于是把目光移到了John的脸上。

“好吧……你觉得我和她,现在算……什么关系?”

John有些意外,她们是情侣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

“我认为凭你们目前的情况,任何人都会告诉你,你们是一对。”John斟酌了一下,决定还是不用会让Shaw敏感的词来回答。比如说情侣。

Shaw一手搭在桌上一手搓了搓脸 ,看起来还是有些困扰。“…呃,我的意思是,有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战争已经结束。很难想象我和她都活了下来,还住在了一起。”

John能明白这种感觉。对于他和Shaw这类过惯了刀口舔血生活的人,安逸的生活有时会让他们觉得不真实,和,恐慌。

宽厚的大手拍了拍Shaw的肩膀,“Shaw,战争已经结束了,无名英雄们也可以过上退休生活,而且我们还是时不时有机会可以突突膝盖的。” John露出笑容,“其实普通人的生活也没想象中那么糟。别告诉我你不喜欢和Root的同居生活,连Bear都不会信你的。”

Shaw笑了出来,头扭向别处,但还是藏不住脸上愈来愈大的笑容。

“好吧,John,你说的挺对的。”

“这算是无名英雄们应得的回报吧。”

John冲酒保招了招手,“再来两杯威士忌,不加冰,please。”

酒很快送了上了桌。琥珀色的佳酿在杯中晃动,酒吧里音乐喧嚣。这里的每个人都各有心事,多少复杂的感情从每一句戏谑的话中流露出来,借着酒和身边的嘈杂,飘散在夜晚酒吧的空气里。而有些关乎人生的重要事情或决定,往往就在此发生。

两人举起酒杯,Shaw突然开口:

“你觉得,我该向她求婚吗?”

John愣了一下。他明白Shaw或许早就有此想法,但她一直不敢确定,或者说可能是有些害怕。得有个人来推她一把,告诉她该怎么做。John端着酒杯,看着Shaw,眼神中含着肯定和鼓励。

“当然,为什么不呢?”

Shaw没说话,点了点头。

“Cheers。”

“Cheers。”

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Shaw和John一起回到了地铁站,同Finch简单打了招呼,随便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两手交叉放在桌上,又放到膝盖上,Shaw的反常小动作让Finch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或者将要发生什么。

“Ms.Shaw,你需要来杯煎绿茶吗?”

“Finch,你觉得该怎么向一个人求婚?”

Shaw觉得这个问题还是问求过婚的人比较好。

开门见山,典型Sameen·Shaw的轰炸机风格,
John觉得Finch的大脑应该当机了一下。

Finch一脸惊讶地转头看向John,像是要询问,确认下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John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带着肯定意味的笑容。

“这么说,你准备向Ms.Groves求婚了?”Finch看向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不安的Shaw。

“……”

Shaw没说话,默认了Finch的说法。

“哦老天!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请尽管说。”Finch脸上的喜悦发自内心,他着实感到欣慰。

“呃…我想我可能会需要点建议。告诉我该怎么做,还有不要让TM对Root告密。”

在Finch和TM交涉后,TM答应了不对Root走漏任何消息。贴心的上帝还将自己的显示屏换成了冒泡泡的粉色,并自动推送了一系列婚庆公司的广告。

“天!Finch,告诉TM让它不要自作主张多管闲事!!”Shaw可不想让TM跟着瞎掺和。

然而再过一会儿,Shaw就会对TM刮目相看。

Finch和John一致认为,戒指婚纱以及教堂都可以先等等,头等大事是,Shaw的求婚词该怎么说。

“Harold,你当年求婚时是怎么说的?或许可以给Shaw作个参考。”

然后John看到自己家老板红了脸。

Finch假装咳了咳,试图摆脱尴尬。“Well……时间太久了,我想我记不太清了。”

然而在John的一再追问下,Finch只得说,他当年做了个程序来求婚,还念了首情诗。

Shaw听到后翻了个白眼,嘟嘟囔囔地说道,“真庸俗……别指望我会编些代码或者念首酸溜溜的情诗什么的。”

“小女生们对用情诗求婚简直没抵抗力,Shaw,我认为这个值得一试。”

“认真的,John?她可不是小女生,而我也不是诗人。”

John挑了下眉,摸着Bear的脑袋,决定给Fusco打了个电话,并且开了免提。电话是通了,但很显然Fusco警官正忙的焦头烂额。

“嘿,就为了接你一个电话,我弄掉了手里的一大摞文件!说吧又有什么情况了?”Fusco在那边抱怨着,不少噪音透过耳机传了过来。

“Fusco,作为成年人最好不要把自己的笨手笨脚怪罪到别人头上。正事,你当年是怎么跟你前妻求婚的?”

又是一阵文件散落的声音。

“好极了我他妈的又弄掉了一堆!等我一下……好吧,我有点惊讶,你终于决定要对终极黑客老板求婚了?”

前特工John用余光瞥见Finch转脸看向别处,而且老板的耳朵红了。

John的声音波澜不惊, “先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谁知道你今天发什么疯。我当年不就是念了首情诗,然后……”

John没等Fusco说完就挂了电话,带着胜利的微笑看向Shaw,“我说的,情诗这招屡试不爽。”

“然后她现在是他前妻。”

Shaw翻着白眼回应John。看在上帝的份儿上,难道全世界的人都得在求婚前先跪着念首情诗?

“重要的是Fusco当时求婚成功了,Shaw。”

“Ms.Shaw,情诗能够打动人我想一定是有它的道理的。”

Shaw的立场松动了一些,也许她偶尔该信一回这些求过婚的人?

“好吧,但还是别指望我能念首情诗给她。”

Finch的手机屏幕亮起,他看了一眼,随即起身走向书架。“Ms.Shaw,我认为Ms.Groves还是有点小女生心理的,以我和TM对她的了解可以这么说。我看看……编号……应该是在……这儿,找到了。” Finch从书架里抽出了一本书,放在Shaw面前的桌子上。

“……VEINTE POEMAS DE AMOR Y UNA CANCIÓN DESESPERADA, LOS VERSOS DEL CAPITÁN, CIEN SONETOS DE AMOR?” Shaw念出了书名,不知道Finch意欲为何。

Finch笑了,“这是智利诗人巴勃罗·聂鲁达的诗集,《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TM觉得这本书会对你有所帮助。”

“我看得懂西语,Finch。我不喜欢什么绝望的歌。” Shaw连伸手翻看一下的兴致都没有。书名一点也不好听。

Shaw的耳机里传出TM的声音,

【这本书很适合你们】

Shaw虽然脸上写满了鄙夷,但还是伸手拿过了书,翻开了第一面。

然后第一面的诗就让她……震惊了。

TM眼光还不错。

Shaw由衷地赞赏了下人工智能上帝,脸上挂着狡黠的笑。

“尽管这本书看起来还不错,但是,让我对着Root念情诗?这简直和John穿条粉色围裙准备爱心早餐一样令人难以想象。”

“嘿!”John表示不满。

“Well,Ms.Shaw,不善言辞没关系,” Finch温和地笑着说道,“书也可以说话。你可以在诗中划出你想对Ms.Groves说的句子,借此来表达心意。”

“……Fine。我回去看看。”

Shaw拿着这本书走出了地铁站,站在街头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街角的监控依旧按频率闪烁着红点,似乎对此一无所知。


TM给出了Root回家的时间,大约是在四天之后。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除了跑珠宝店订做求婚戒指外,Shaw连在警局上班都捧着那本书,拿支笔时不时地画一下。

Fusco见状觉得十分好笑,膝盖收割机什么时候变文学研究员了?然而说出后换来的结果是Shaw黑着脸给的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玩笑的警告。

尽管这个什么聂鲁达写了些不可描述之事挺有个性和自己的风格,而且有些地方简直是在描写Root和自己,但Shaw还是觉得他很啰嗦。二十首情诗未免太长,还有,去他的绝望的歌。

耐着性子看完二十首诗(天知道Shaw脸上盖着书睡着了几回),删繁就简,剔掉所有不喜欢的句子后,Shaw最终将选用的诗定在了个位数。

Shaw觉得自己就快要累到虚脱。这几天她几乎都没怎么睡,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但她就是有些焦虑。

与此同时,珠宝店的店长店员、John和Finch,以及Fusco也都有同感。

Shaw可不是个好讲话的顾客,戒指的款式商讨了一整天,几千张设计图没一个是她满意的,最终结果是在一款经典极简戒指的基础上加上用碎钻拼出的双“S”图案。在Finch额外付了一大笔加工费加班费之后,Shaw总算在Root回来之前拿到了订制的戒指。

Finch和John得面对顶着黑眼圈精神不济情绪不稳的Shaw,同时还得联系婚纱店和物色合适的教堂。尽管这些事按理说得Shaw自己来办,但两位先生决定还是不要让她,呃,折腾更多人了。

完全不知情的(因为Shaw不想听他叨叨)Fusco则觉得这几天是他今年最倒霉的几天。虽然自己身为Shaw名义上的上司,但他得随时准备承包她所有的工作,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Shaw就会扔下一堆烂摊子,夹着本书跷班走人。



煎熬了这么多人这么些时日,现在终于到了Root要回家的时候。

Shaw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电视里放的是什么节目她一点也不关心。她现在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情。

【模拟界面已到达楼下】

【模拟界面已乘上电梯】

【模拟界面将在十秒后打开房门】

TM在耳机里实况转播。

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旋转,门打开。

Shaw的手心里出了一层薄汗。

自己这是在紧张吗?

她说服自己这只是屋里太热的缘故。

“嘿Sweetie,我回来了。”Root甩了甩棕色长发,笑着歪了歪头,“有没有想我啊?”

Shaw没有看Root,反而把视线转向别处,沉默了一下,然后说了句:
“……你回来了。”

“……”

Root一时之间竟没反应过来。Shaw应该会回个白眼然后把自己按在门上用一场充分消耗二人体力的运动作为欢迎回家仪式才正常,“你回来了”是怎么回事?

让Root觉得更反常的是,Shaw在看电视时竟然没吃东西!

而且电视里正在播出的是Shaw平时最鄙视的综艺节目!

Root觉得Shaw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而她也确实这么说了出来,成功换得了Shaw的一个白眼。Root笑了笑,决定先去卧室换身衣服。

然后Root在卧室里的电脑桌上发现了一本不是自己的书,旁边的纸上写了一串数字,是Shaw的笔迹。

15,3,13,1,19,16,5

盯着数字看了半天,Root也没看出这是哪门子的密码,这些用逗号隔开的阿拉伯数字不符合任何一种加密方式。

Root翻开了书的目录,这是本诗集。然后赫然发现这些数字好像是每首诗的序号。

按照这些序号,Root看到了每首诗里Shaw画出的句子。


15
我喜欢你沉默的时候,因为你仿佛不在,
遥远而令人心痛,仿佛你已死去。
那时,一个词,一个微笑就够了,
而我感到欢喜,欢喜那并不是真的。

3
众河在你体内歌唱,我的灵魂逸入其中,
如你所愿,流向你想要去的地方。
请你用希望之弓对准我的去路,
我将在迷乱中释出我一束束的箭。

13
我用火的十字在你身体的
白色地图上做标记。

1
你委身于我的姿态就像这世界,
我的女人,我将固守你的美。

19
甜美而坚定的黑蝴蝶,
如同麦田和太阳,罂粟和水。

16
黄昏时在我的天空你好像一片云,
你的形体和颜色正是我喜爱的样子。
你是我的,是我的,嘴唇甜蜜的女人。

5
为了使你听见我,
我的话语
有时细得
如同沙滩上海鸥的足迹。

我望着自己在远方的话语。
它们更像是你的。

它们如是爬上潮湿的墙壁。
你是引发这血淋淋游戏的罪人。
它们纷纷逃离我阴暗的巢穴。
你充满一切,充满一切。

现在我要它们说出我想对你说的,
让你听见我要你听见的我的话。


Root简直不敢相信她看到的。她有些站立不稳,前所未有的感动充斥着她的心,她努力想看清,但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身后传来脚步声,还有Shaw低沉充满磁性的嗓音:
“and,18 ”

Root转过身,对上Shaw深沉带着笑意的眼眸,听见最后一句诗从眼前人的口中溢出。

“在此我爱你。”

一枚戒指静静地躺在Shaw伸出的手心里。

“哦别指望我还能说出什么别的话来,我能说的都说完了……你也应该看到了那些我说不出的。”

Shaw顿了顿,仿佛要准备一下才能说出接下来的话。

“嫁给我,Root。”

除了Shaw之外大概没有第二个人会这样求婚。不是疑问句,不容拒绝的语气。

Root当然不会拒绝她的小炮仗,她的Sweetie,她的Sam。

“I do。”

她终于不再是落跑的假新娘,她真的有了童话式美好结局。

倾身吻上神情终于松懈下来的小个子爱人,同时Root感受到自己的无名指被戴上了戒指。

“哦还有,”Shaw挑了挑眉,“煮过头的菜我是不会吃的。”

Root红了脸,“你从哪知道……”

“TM可不会只对你告密。”

在卧室橘黄色的落地灯下,Root戒指上的两个“S”反射着温和的光。


—————FIN—————

撒花~~~
喜欢的话请在我心上用力开上一枪(划掉)
不,请抵上一挺冲锋枪。
我想要小红心小红心 ( ´ ▽ ` )ノ

评论(1)

热度(554)

  1. 沧海轻舟贰拾老木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