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翻译】The Little Moments, Our Moments (8,12-20完)

终于翻译完了。

Traaaaaaa:

原文地址  作者:BowieLover73


授权:




最后两章加进来了。【预警一下某些场景ooc】


这样就算翻完了,如果作者再更的话会更新的。




再次感谢可爱的 @chain 捉虫,表白比心




上篇




***********Caught Orange Handed***********




Shaw在擦她枪的同时抬头欣赏着周围的环境。她不得不说Finch总是知道如何找到最有创意的地方来作为他们的义警总部。地铁站被攻破后,他刚好就找到了一个从1930年开始就废弃的印刷机厂。像是图书馆和地铁站,这里也有它的独到之处。


Reese坐在她旁边痛苦地呻吟着。


Shaw翻了个白眼:“闭嘴,巨婴。“




“我得打倒三个人。”他一边为自己辩解一边揉着自己。


“我打倒了五个。”Shaw回嘴道,“准确的说我还有一只手被绑在身后。”


“听起来我们错过了有趣的事~”Root说着和Finch,Fusco走进了房间。




她噘着嘴走向Shaw,“一只手打倒五个人我却没看到。”


“而且没流汗。”Shaw骄傲的点了点头。


“不愧是我的女孩儿。”Root低声道,弯腰啄了一口女人的嘴唇。


Reese在一边翻了个白眼。


“号码怎么样?”Shaw情不自禁地笑了,把注意力转回了她的枪上。


Root叹了口气,站到了Shaw椅子背后,“无聊,看比做的多。”




“幸运的我,和疯子在车上困了两个小时。”Fusco嘟哝了一句。


“别听起来酸酸的,Lionel,我觉得我们过得挺愉快。”Root盯着侦探咧嘴,把手搭上了Shaw的肩。


Shaw强吞下了Root即兴按摩带出来的呻吟,轻笑着问道,“她干什么了,Fusco?把你耳朵说聋了?”


“出乎意料,不是。”Fusco轻皱着眉头,“我们在她手机上看剧打发时间。”


Root一下瞪大了眼睛。




Fusco错过了Root脸上的恐慌表情继续道,“女人们都被关在监狱里还是啥,剧叫什么来着,可可泡芙?”


“女人被关在监狱里?”Shaw警惕地眯起了眼问道。


Root紧张地笑了起来,“亲亲,饿了吗?我知道打斗能激发食欲。”


她揉了揉Shaw肌肉发达的手臂,“我想我们可以离开这然后----”


“不。”Shaw拂开了Root的手站起来握紧拳头,“你还记得剧的名字吗,Lionel?”


“呃…orange is the old—no, orange is the…”Fusco思索着皱起了眉。




Finch从他电脑前转头,“Orange is the New Black?”


“是它!”Fusco点头,“我们看了新的几集,还不错。”


“你怎么知道,Finch?”Reese看了Finch一眼。


“当一个人被大学生包围的时候很难错过流行时尚。”Finch转回了电脑前,“而且我有Netflix的订阅。”




Reese挑起了眉。


而Shaw怒瞪着Root。“你不是吧。”


“Sameen,”Root顿了顿,紧张地咽了一下,“不是你想的那样。”


Shaw抬腿跺脚走出了房门,在出门的时候用肩狠撞了Fusco一下。


Fusco被撞得一个趔趄,气冲冲地开口,“她干什么?”


 


Root闭上了眼垂下头。她遭殃了。


-----------


Root刚走进公寓迎面就是一枕,她叹了口气,把东西扔在一旁,“Shaw,让我解释。”


“和沙发说去,”Shaw耸肩,“我要去床上了。”


Root抓住了Shaw的手臂,“亲亲----”


“不,”Shaw低吼着扯回手臂,怒瞪着Root,“别这样叫我,从你那样做了之后就别这样叫我。”




Root紧张地咬着下唇,“只是前两集,我们没看那么多。”


Shaw翻了个白眼说道,“我不在乎你们看了多少,这不是我生气的原因。”


“那….你气什么?”


“没,没什么。”Shaw盯着Root看了一会儿又移开了视线,转身走向了卧室。


“等等,”Root极快地挡住了Shaw的路,她低头看向了Shaw的眼睛,“你不是气我看了剧,你在气我和其他人看了剧…..对吗?”




Shaw的唇噘出了一道愤怒的弧线,“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她说着,盯着地面。


Root无法控制地露出了一个溺爱的笑脸,“噢~~Sameen。”


“闭嘴,当我没说。”Shaw翻了个白眼喃喃道,一抹淡淡的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


“去他的,我不在乎。”她耸了耸肩补充着。


Root偏着头露出了一个怀疑的表情,她向前挪了几英寸,用胳膊缠上了Shaw的颈。Shaw退后了。




“过来。”Root唤她,拉过她给了一个她几乎没抵抗的拥抱。“我很抱歉。”她低声道。


“你最好是。”Shaw僵持了一会最终还是回抱了Root,她嘟哝着,用力捏了一下黑客,在棕发高个儿呻吟出声的时候她得意地笑了。


Root向后仰头,和Shaw对视,“我可以做点什么来弥补吗?”


“嗯。”Shaw笑着低语,暗示性地挑起了眉毛。


Root咧嘴,倾身捉住了Shaw的唇。


Shaw抽身,随即便让Root神色慌张起来。女人坏笑着抄着手,朝厨房点头,“肋眼牛排,七分熟,快去吧。”




Root眨了眨眼按下了她的欲望,“你想我为你做饭?”


“加上你上周做的那道法国菜,叫什么来着?”Shaw笑了起来。


“烤奶酪。”


“嗯,就那个,那个也要做。”Shaw若有所思地哼哼着。


“那得花上至少两个小时,Shaw。”Root叹了口气,声音里透着点轻微的恼怒。


“你有的是时间。”Shaw坏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No Winning Here *********




Root是个耐心的人。


真的,她是。


Root是个有耐心的人,但这?这简直是折磨,不愉快的那种。


她只能怪自己,毕竟这是她自己的提议。




“他们总会派上用场的,学习编码会很有趣的。”


她这样说道,根本不知道她自己作了什么死。


“所以我要把括号打这里?”


Root忍住了一声抱怨,“嗯。”




Shaw点点头按了键盘。


Root颔首,“不是这一行。”


Shaw皱起了眉,“你刚刚说就放这一行。”


“不,我说放这里。”Root指着正确的位置说道。


“这里已经有一个了。”


“这是开括号,你得打闭括号。”


“为什么?已经有开括号了。”


“它们有不同的用处。”


“不同在于?”


“一个打开,一个关上。”


“你不是就想开放着吗?”


“把那该死的括号打上,Shaw!”Root咆哮了一句,把手拍在了桌上。




Shaw的脸色很冷静,但眼里闪着消遣。


“你故意的。”Root眯起了眼睛。


Shaw咧嘴一笑。


“这一点都不有趣,Sameen。”Root叹了口气。


“不敢相信你被骗了快一个小时,你真的觉得我不懂基础编码?”


“我能怎么说呢?”Root倚在书桌边上露出一个挑逗的笑来掩饰自己的恼怒。“你是个伟大的演员~”




Shaw坏笑着慢慢站起身,贴近Root,“你知道吗,看你沮丧真的很有趣,也有点火辣。”


“真的?”Root扬起眉头问道。


Shaw点头,把手放在Root两侧把Root拉进了她的怀抱,她倾身,她们的鼻尖蹭到了一起。


Root拽咬着Shaw的下唇,让她呻吟出声。


“你喜欢吗?”她问道,放开了女人的唇。


Shaw呻吟着回应。




Root转头,把唇凑到Shaw耳边低声道,“回答我。”


Shaw感受到一根手指正挑逗般地沿着她的裤腰向下滑,她闭上了眼,呼出一口气,“喜欢。”


Root坏笑着把手指滑进了Shaw裤子,隔着内裤扫过手指。“有多喜欢?”


Shaw的膝盖已经开始发软,只能用一声“啊”当做回答。


“亲亲,你说的不是一个词,能在重复一遍吗?”Root眯起了眼睛,一边无辜发问一用手施加了更多的压力。




“喜欢,很喜欢。”Shaw抬起了臀脱口而出。


“很好。”Root说着抽出了手,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过了Shaw,走出了门。


Shaw张大了嘴巴发不出声,她快速地眨着眼睛,身体还沉浸在为填满的欲望里。


然后她一下就生气了,猛地转身看着Root离开。“Root,”她说道,用低沉的音调喊着女人的名字。


Root转头透过肩膀瞥了她一眼,眨着眼说道:“不有趣,对吧~”




Shaw哼了一声,经验教训,别惹Root。


她每次都会智取。


 


 


************Not-So-Sore Loser***********




“唔。”


Reese看了Root一眼,“有事吗?”


Root抬头,用一副近乎研究的表情看着男人,“它被卡住了吗?”


“什么卡住了?”Reese眨了眨眼。


“你的脸,”Root用食指敲着嘴唇若有所思,“你脸的表情是永久的卡在了抑郁期吗?”


Reese看向了别处转移了兴趣。




“我只是想说我几乎没有见过你脸上出现其他表情。”Root并没有就此罢休,她耸肩噘嘴继续道,“就算我讲笑话的时候也没有。”


“也许只是因为你不好笑。”Reese看着Root满眼无聊。


Root讽刺地笑了,正欲开口Shaw就拿着什么东西溜达进了安全屋的客厅。看起来…像是桌上游戏。




“说够了吧,”Shaw把东西放在桌上,“现在是胜者时间,谁要来?”


Root看着棋盘好笑地发问,“你玩拼字游戏?”


“不,”Shaw坏笑道,“我主宰游戏。”


Reese则是立即走向了出口,“我走了。”


Root皱眉看着John关门的背影,疑惑地看向了Shaw。


Shaw鄙视地挥了挥手回答:“他还对上次耿耿于怀。”


“输不起?”Root缓缓点头,眯着眼睛脱掉了皮夹克。


“他就是个软蛋。”Shaw舒服地坐在地毯上,开始着手摆盘。




女人抬头带着恳求的目光看着Root,“你玩吗?”


“当然。”Root叹息着坐下,“我们会让它像个约会的。”


Shaw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的继续摆盘。


Root前倾着用拳头撑起下巴,咧嘴笑得跟柴郡猫似的开口问:“我们让这变有趣一点怎么样?”


Shaw挑了一下眉毛,“洗耳恭听。”




“有人获得两倍或者三倍得分的时候对方脱一件衣服。”Root说着,眼里闪烁着淘气和欲望,“挑战单词输了的话,脱两件。”


“脱衣拼字?”Shaw呵呵一笑,“这算什么?”


“自己来发现看看?我保证不用机器作弊。”


Shaw拿起了装字母的口袋,对Root露出了同样的坏笑。“游戏开始。”


---------------


“这简直操蛋。”


“我等着呢~Sameen。”Root笑着扭起了眉毛。


Shaw皱起了眉头,她只剩内衣裤了,Root却还穿了胸罩和裤子漂亮得坐着,显然是赢了。


Shaw怒瞪着Root,俯身下去除去另一件衣物。Root舔着嘴唇倾身偷看。


Shaw坏笑着举起了一只袜子,把袜子扔在一堆丢弃的衣服上,Root撅起了嘴。




“真棒。”Shaw面无表情说道,伸手去拿袋子,里面已经空了。


“我赢了!”Root笑着拍手,“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儿可以看到的最棒的画面~”


Shaw把口袋扔在地上,在呼吸间念叨了一连串脏话。


“别输不起~Sam。”Root开玩笑地用严厉的表情看着女人。


“我没有。”Shaw飞快地回嘴。




“你知道吗,还有一个规则我忘了提….”Root把手伸过桌子,用手指在Shaw手臂上滑动。


Shaw抬头看着Root,无视了从脊椎里升起来的颤栗,扫了一眼Root的乳沟,“什么?”


Root的眼神因欲望变得更加深沉。“输家可以和赢家在一起。”她指了指Shaw身后的茶几,“无论何处。”


Shaw收了一下她的表情,“我觉得这是你刚刚编造的。”


“我一直都被说很有创意~”Root把指甲掐进了Shaw的手臂。




Shaw看了一眼茶几,它甚至撑不过一回合。


“Finch会气炸的。”


“你真的在乎?”Root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不。”Shaw把字母盘猛推到一边,字母块滚落一屋。


Root在她们热切地吻起来的时候抱住了Shaw,Shaw挣脱了,粗鲁地把女人推上了茶几,爬到了她身上。




疼痛在Root后腰散开,她愉悦地呻吟出声。


Shaw亲吻着Root的脖子和胸,喘息声不断从Root嘴里溢出来,她的臀也主动抬了起来。


Shaw起身,坏笑着看着Root:“我可以适应输了。”


 


她们每周两次,每个月,剩下的日子里都有了游戏之夜。


 


 


************Some TLC ***********




Shaw在喝着酒看比赛的时候感觉到了身侧的沙发凹陷了下去。Root通常对橄榄球不感兴趣,并且声称“浪费时间,我在就该知道,我有一次被指名为拉拉队长。”惯例的争吵有时候结局也不是太坏,Root最后给Shaw展示了拉拉队服,然后这让她们都叫了出来,但并不是因为球赛。


Shaw在回忆中坏笑着呷了一口酒,忽然因为Root把头放在她肩上紧张了起来。她强迫自己放松下来,在看回比赛的时候快速地瞥了一眼穿着周末睡衣的Root。


Root移动着发出了一声小声的哼哼。Shaw无视了她。在又不安分地动了一会儿之后,Root直接抓住了Shaw的手臂抱住,又叹了一口气。她依偎着Shaw的肩,试图靠得更近,然后她再次呜了一声。




Shaw转头皱眉看着Root慢慢开口,“Root?”


Root闭着眼哼起来。


“你在干什么?”


“嗯,Shaw。”Root有点微恼,“这是普通情侣有时候会做的‘依偎拥抱’你可能听说过。”


Shaw翻了个白眼,“我们什么时候成普通情侣了?”


Root嘟哝着,真是嘟哝了,“你就顺我的意嘛。”




Shaw不顾Root抗议的牢骚把手抽了出来,轻轻拉开Root,关切地看着她,“你怎么了?”


Root抱住了双膝,“又是一个月中的美好时光~”她说着试着微笑,不过只是露出了一个痛苦的鬼脸,“胃痛要弄死我了。”


“你吃药了吗?”


“不,我喜欢疼痛,Shaw。”Root看了Shaw一眼,把头埋进了手臂。


“我吃了止痛药,但一点用也没有。”


“给他们一个小时,他们得先进入你的系统。”




Root叹了口气,“通常我是喜欢医生谈话的,但现在这只是让人不爽。”她接近Shaw,试图再次搂她,“我只想有人能抱着我….”


 “等等。”Shaw站了起来走向厨房。


Root呻吟着蜷缩了起来,靠在了沙发背上,在又一波疼痛袭来的时候,她紧紧阖上了眼。


她知道Shaw不是个拥抱派,她自己也不是,不过说实话,她希望Shaw今晚能为她破例。Root把头埋在沙发靠垫上,捂着胃部,说来好笑,她可以在眨眼间杀死无数人,她受得了枪伤刺伤下药然后挺到第二天早上,但她总是会被胃痛打倒,就像是天性。




几分钟后她听到Shaw走回了沙发,拿着什么闻起来很甜的东西贴到了她脸上,“拿去。”


Root轻轻坏笑起来,“我喜欢你说这句话。”


“只有你能用这个含沙射影,”Shaw好笑地摇头,“喝了她,Root。”


Root笑着抓起了杯子坐了起来,她用双手抱着它好奇地看着,“这是什么?”她好奇地问道,小心翼翼地嗅了嗅。


“一种特制草本茶,”Shaw说着绕过了沙发走向走廊上的衣柜,拿出了一床毯子,“我祖母为我做过,奇效。”




“你和你祖母亲近吗?”


Shaw安静地走向了沙发,站在Root面前无言地指了指茶,Root得到了指示,喝下了一大口,然后她做了个鬼脸,努力吞下了药汁。


“我忘了说这玩意儿尝起来就像屎吗?”Shaw坏笑道。


Root眯起了眼睛,“警告一下会更好。”她又喝了一口可怕的茶。


“至少我加了一点薄荷叶来掩盖味道。”Shaw呵呵一笑,坐回沙发。过了一会儿,她笨拙地清了清嗓子来吸引Root的注意,快速移动到了沙发角落伸直了腿,然后她看向了别处,默默地伸了出双臂。




Root挑着眉看着她,“Sameen?”


Shaw瞪着她。“你知道这对我来说就够奇怪了,别让这变得更奇怪。”她猛地抬头,示意Root靠近。“来吧,小驴。”


Root笑着喝下了她的饮料,飞快地钻进了Shaw的怀抱。在她把自己放在Shaw身上,靠上Shaw的肩后,Root发出了满足的叹息。Shaw用脸贴着女人柔软的棕发,抓起毯子搭在了她们身上,最后她把Root揽入了怀抱。


“好点了吗?”Shaw拍着Root的背问道。


“好多了。”Root莞尔一笑,满足地闭上了眼。


“那就好,现在闭嘴,我要看比赛。”话虽如此,Shaw的语气却并无恶意。


“谢谢。”Root轻声道,更紧地抱住了Shaw。


Shaw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吻了女人的额头。


 




**********Impromptu Snuggle **********




这是个漫长的一天,机器给了Root一个单人任务,耗时长达十五个小时。她的号码是个逃命男孩,实在是太爱跑了,在Root终于厌倦了追逐,把一把猎刀掷入了号码肩膀时,他终于放弃了逃跑----她违反了机器的命令,不过任务完成。


现在Root只想好好休息一会儿,她慢吞吞地摸进了她们公寓,在失去知觉前迷之迅速地洗了澡换了睡衣,然后她拖着步子走到了床前,Shaw已经熟睡了。筋疲力尽,Root倒在了床上---准确的说,是倒在了Shaw的背上。


Shaw因压着她的重量哼了一声,她身体紧绷了一会,然后意识到了压着她的人是谁,”Root?”她闭着眼睛动了一下低声唤道,女人没有回应。




“Root。”


Root发出了一声疲惫的呻吟。


“你压着我。”


“唔,今晚不了,宝贝,太累了,明天我能‘压’你。”


如果Shaw的眼睛是睁开的,她一定要翻个白眼。她朝后伸手,胡乱地拍Root的屁股,“动起来。”


Root把脸埋在Shaw的颈窝,“唔。不要。”


“你睡在你的位置会更舒服。”Shaw叹了口气。


“动不了,”Root的声音闷闷的,“漫长的一天。”




Shaw睁开了眼,脸上带着关切道:“我告诉了你别单独出任务,他们在榨干你,更别说他们很危险。”


Root蹭了一下Shaw的肩,“再说。”


Shaw听着Root安稳的呼吸和街道上的噪音,沉默了一会,她试图让自己放松,但有什么依然在烦扰她。“如果你受伤了呢?Root。”


“那么….唔….你会治好我。”Root低声说着,懒洋洋地朝Shaw腿间伸了一条腿。


“不,我的意思是重伤。我不在,你一个人,然后你会….”Shaw住了口,就像是什么堵住了喉,她身体开始因为愤怒和其他不可名状的情绪升温。




在她的人形枕头变得僵硬起来之后Root睁开了眼睛,她把手放在Shaw紧抓着的枕头上,凑到女人耳边低声道,“你就要撕坏我最爱的枕头了。”


Shaw放了手,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用力抓着枕头。她让Root缠住了她的手指。


“抱歉。”她叹了口气。


“没事~”Root说着,轻轻捏了一下Shaw的手,“别担心我,Shaw。她在看着我。”


“看着你和实际保护你是两码事,Root。”Shaw厉声道。


Root安静了下来,被Shaw声音里的情绪吓了一跳。她试图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开玩笑道:“得了吧Shaw,我们都知道你担心的只有‘任务’。”


“从来就不止是任务。”




“Sameen….”Root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我不能失去你。”


Shaw说得太小声,Root几乎就错过了这句话。


暖意在Root胸腔里蔓延开来,几乎要夺走她的思维和声音。她紧紧贴着Shaw,她需要这么做,而她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安慰Shaw告诉她她在这里她很好,还是这是在安慰她们两人。


“我明天会和她说的。”Root最终说道。


“再也不单独出任务。”


Root点头,抱住了Shaw,“再也不,我保证。”


Shaw的手机在旁边发出了回应,她们都知道这是机器在表示同意。




“然后告诉她如果她不听的话,我会踢她全知全能的屁股。”


“我想她知道~”Root扑哧一声笑出来,吻了吻Shaw的脖子。


“我认真的,你以为我不能和上帝较量?我完全可以。”


“我从不怀疑~”Root咯咯笑着。


Shaw笑了,恶作剧般的收缩背部肌肉,引得Root的头上下摆动起来。


Root用力打Shaw的肩膀,“快停下。”然后她抓着Shaw的腹部作为报复。


“我喜欢你这样做。”Shaw带着慵懒的笑说道。


“我知道你喜欢。”Root搁回了头,再次放平手,“之后还会有更多你喜欢的。”




“你打算在我身上呆一夜?”


“对你来说太重了吗,Sam?”Root咧嘴一笑闭上了眼睛。


“拜托,这就像我背上长了一根有脚有手的树枝而已。”


“我算是性感小树枝吗?”


“Root?”


“唔…”


“睡觉。”


 


 


**********Working Out the Workout *******




每天早上六点Shaw都要去跑她的四英里慢跑,雷打不动---这让Root很是懊恼。她并不是个早起派,她也不会说自己很太粘人,但清晨拥抱被慢跑打断这伤了她的自尊。


不管她如何努力地吸引Shaw留下(诱惑是她最大的武器。),但从没奏效,Shaw爱她的慢跑,没什么可以阻止她,所以Root决定想点其他办法,


在六点的闹钟响起时她们都有点难看,Shaw离开了Root,坐到了床边,疲倦地揉了揉眼睛。Root坐了起来,头发蓬乱,把脸贴到了Shaw的肩上。


Shaw懒懒地笑了,向后伸手拍了拍Root赤裸的大腿。




“睡吧。”她说着在下床前捏了一下Root的大腿。


Root把手伸过头顶,打了个呵欠,“不。”


Shaw在穿慢跑裤的时候看了Root一眼,“你,‘不’是什么意思?”她说着套上了背心。“你平时这个时候都睡晕了。”


“嗯…”Root露出了一个昏昏欲睡的笑脸,“我和你一起去。”


Shaw僵住了,愣愣地看了Root半天,三十秒过去了,她开始认真怀疑起自己是不是打击到了自己的女朋友。


直到Shaw几乎是捧腹大笑起来。




微笑从Root脸上消散了,她挑衅般地皱眉,“什么那么好笑?”


Shaw笑着摇摇头,“回来见。”


她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Root的唇,故意把她推回床上,“再睡会。”


Root哼了一声,急忙动起来,插着手道,“我认真的,Sameen。”


“当然,Root。”Shaw依然笑着,穿上了一件薄外套,“你看见我帽子了吗?你上周给我的黑色那顶….”Shaw说着拉开了抽屉。


 


Root叹了口气抓起床头上Shaw说的帽子,她会意地看了Shaw一眼沉默地把帽子递给Shaw。Shaw感激地点头伸手去拿,而Root却挑着眉紧紧地抓着它。


Shaw看着她的眼睛,脸上的笑意消散了,“等等,你来真的?”


Root耸肩,在两人之间一直揪着帽子,直到Shaw和她鼻子贴着鼻子,她问道:“有什么难的呢?”


Shaw难以置信地挑了眉,“Root,这是四英里。你上次锻炼是什么时候?”


Root思索着转动眼珠,Shaw忍住了笑。如果要花这么久让Root回忆的话,那答案就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噢!我上周是某个人的私人教练。”Root得意洋洋地点了头。


Shaw翻了个白眼,“哈,乔装改扮可不是一回事。”




Root坏笑着把手臂放在Shaw肩上,“你昨晚可没介意假装当我调皮的大学生呢~”


她咬住了Shaw的下唇。


Shaw呻吟着,抓住Root的手腕加深了这个吻,帽子滑落在床上。在Shaw的手滑进Root大版衣服摸到她裸露皮肤的时候,Root喘息起来。


Shaw突然停了下来抽身退开。




她眯着眼睛责难地指着奸笑的Root,“你这是在分散我注意力,这一点都不酷。”


“让我和你一起去。”Root用手指描绘起Shaw的锁骨。


“Root,你跟不上。”


“又是任务又是教育新机器,”Root发出了一声夸张的叹息,“我们都没什么时间呆在一起,Sam。”


Shaw面带怀疑地看了一眼Root,内疚?Root真的准备打内疚牌?


Root垂眼,目光顺着自己的手指滑过Shaw的颈肌和肩膀,噘着嘴惆怅道,“你总是和Fusco出去,我总是和她还有Bear在地铁站闭关。”




Shaw翻了个白眼,几乎是对自己。Root打的内疚牌起作用了,这让她无端恼怒起来---Root那愚蠢的小手段起作用了。


Root抬头,用她那大大的棕色眼睛像小狗一样看着Shaw,“一个女孩儿想和自己的另一半单独呆会儿有错吗?”她抵着Shaw的额头低语。


“该死,Root,好吧。”Shaw懊丧地叹了口气。


Root笑着拥抱了一下Shaw,“我们在一起会很有趣的~”




Shaw在Root肩上摇摇头,“是啊,是啊,我才不会用有趣来形容。”Shaw脱开Root的怀抱,责备自己的心软,“七千次模拟我都没崩溃,你一噘嘴我就像玻璃一样碎掉。”


Root一点也没被逗乐。


Shaw有些局促,“太早了?”


Root默默点头。


Shaw捡起丢弃的帽子,把她罩在Root头上,当帽子滑下来遮住Root眼睛的时候她笑了。“你会后悔的。”


Root笑着调整帽子,“不会的,亲亲。”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Shaw,”Root傲慢地看着她,“我应付得了小小的慢跑。”


-------------------


“谁他妈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了!?”


Shaw减慢了速度走向Root,而后者正怒视着地面弓着背喘着粗气,“来啊Root,”Shaw坏笑,“这只是个小小的慢跑呀。”


Root对她竖起来中指。


“我说了你吃不消。”Shaw笑着叉着腰看着Root喘气。




“你撒谎!”Root直起身指责道,“你说我们只跑四英里,这感觉已经是六英里了!”


“这只是一英里。”


“你每天早上是怎么做到的?”Root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训练,”Shaw耸肩,“我一直都做到最好”




Root靠在附近的墙壁上闭着眼睛,她的呼吸回复了正常,伸手要水,“我们会找到另外的方法度过美好时光的。”


Shaw笑着把瓶子递给她,她走到Root身边,她们的肩挨在了一起,她好笑地看着Root一口气喝掉了本来是她们俩一起喝的水。


Shaw接过空瓶子随手扔进了附近的垃圾桶。安静了一会儿之后,Shaw有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呃….我很抱歉。”


Root疑惑地看着她。


Shaw对着Root随意挥舞了手,“嗯你知道的…没一起呆久点什么的..”


“Shaw,别道歉,我只是在逗你。”Root摇头


“但也确实有一点。”




Root咬着下唇移开了目光。


Shaw叹了口气点点头,她就知道是这样。“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个…但….我不想搞砸。所以你觉得什么不对劲或者你想在一起呆久一点的话….直接告诉我.别再耍愚蠢的花招了。好吗?”


Root亲昵地咧嘴一笑,“好的~”


“说真的,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看你都要把肺跑出来了。”


Root轻锤了一下Shaw的肩,“就你厉害。”


Shaw抓住了Root的手,轻捏了一下,拖着Root离开了墙壁,“来吧,让我们完成剩下的部分。”


Root吓得瞪大了眼睛,“完…完成?”


“对啊,”Shaw坏笑道,“我们走完。你可以…嗯你可以告诉我你昨天过得怎么样。”




Root开心地笑了。在跟上Shaw的步子前她看了一眼她们十指相扣的手,“Sameen,我们这是在牵手吗?”


Shaw闻言立马就想甩开Root的手,不过Root抓得紧紧的,Shaw翻了个白眼,绷紧的脸上有这一点笑意,“为什么你总是喜欢让事情变得奇怪?”


“这是我自私的乐趣~”


“我爱你你还真是幸运。”


Root差点就绊倒了。


 


 


************Movie Night, Yeah Right **********




Sameen Shaw就是不会闭嘴。


Root瞪着她女朋友被电视荧光照亮的脸。起初,Shaw对她们随意看的这部动作片的评论还算可爱,而现在?现在只是让人火大,Root只想让她闭嘴。


Shaw哼了一声,指着电视,“他怎么就看不到后面的人在跟他?”


Root平静地吸了一口,看回电影,“好消息是这只是电影。”


“嗯,但我们本该相信这是真的。”Shaw摇头,“这个只是一个笑话。”


“是啊是啊,就你在笑。”Root憋着一口气。


“哈?”Shaw瞥了她一眼。




Root马上露出了一个假笑,“我说你还要爆米花吗?”然后她抓着空碗在Shaw回答前就钻进了厨房。


Root把碗扔在柜台上安静地呻吟了一声。


她新开了一袋爆米花放进微波炉,极为用力地按下了按钮。她只是想和Shaw安静地呆一晚上,她们都有休息时间是很少见的,她只想好好利用。Root叹了口气,她就知道她该选浪漫喜剧片看,但她没有。


只要有Shaw刻薄的评论她们连两分钟都没法看。这不是她想要的约会夜----好吧,Root认为是这是个约会夜,但她没有告诉Shaw。她不想太近一步或者显得俗气,虽然她们正式‘约会’已经几周了。婴儿一样的进步。


在微波炉叮的一声之后她又叹了口气,装好一碗,Root强迫着自己回到了战壕。她笑着把碗放在了她们中间,Shaw抓了一把点头致谢。




“你没按暂停?”Root皱着眉看了一眼屏幕然后看向了Shaw。


“嗯..唔…嗯…”Shaw嚼着奶油小点心耸了耸肩。


“什么?”Root的声音紧巴巴的。


“我说你没错过太多。”Shaw吞了一口道。


“暂停一下会更好。”Root说着看起了电影。她才不在意错过了什么,她只是有点被惹毛了。




紧张的一分钟过去,Root随手去抓爆米花的时候发现她只抓到了空气。她难以置信地瞪着空碗,然后抬头瞪大眼睛看着Shaw,“Shaw。”


“嗯?”Shaw盯着电视。


“Shaw。”


“他就要被炸了。”Shaw坏笑道。




Root把碗扔到Shaw腿上,随着几个爆米花飞到空中,Shaw小幅度地跳了一下。


“你他妈在干什么?”Shaw捡起碗放在桌上看了Root一眼。


“你吃光了爆米花。”


“我以为是给我的。”


Root长大了嘴巴,皮笑肉不笑,“你以为我特意放在我们中间的一大碗爆米花,只是给你的?”


“是啊。”




Root眯着眼睛盯了她女朋友一会儿,Shaw一脸茫然地回看她,“呃,我要我去给你弄点吗?”Shaw指着厨房,困惑地皱着眉。


换做任何一天她会觉得Shaw这个表情可爱极了。但今天不会。


“那是最后一袋。”Root叹了口气。


“噢。”Shaw放下了手。


“算了没事,继续看~”Root转头就看到静止不动的屏幕,一下就假笑出来,“噢,当然你会为了自己点暂停。”




Shaw点了播放键,靠回沙发,耸肩道:“唔,我不想错过啊。”


Root要气炸了。


感觉到了Root的不爽,Shaw试着把手搭上Root的腿,在拿走前安慰性的笨拙地拍了拍。她感觉到了Root稍稍放松下来。


Shaw看回了屏幕,哼了一声,“得了吧,你说那是个圆屋?”


“就是这个!”Root抢过了Shaw手上的遥控器扔在一边,愤怒地吼了出来,“我受不了了。我不行了。我努力过了,但我不行了。”




Root捏紧了拳头。


Shaw这次是真的茫然了,她无比困惑地看着她女朋友问道:“受不了什么?”


“你那无休止的评论,Shaw!”Root在空气中挥舞着手,“我只想安静地和你看一晚上电影,但你就是闭不上嘴,噢,这居然是我说的话。”


“我以为你喜欢。”Shaw眨眨眼面无表情回答。


“我撒谎了,”Root有点不好意思,“就像我也在爆米花的问题上说谎了,我也耿耿于怀。我想吃爆米花,Shaw。”


Shaw用鼻子哼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我想让我读心?我不是某个全知全能的神。”




Shaw的手机挑衅般的震了一下,Shaw怒看着它骂道,“吃屎去。”


“我以为我的苦恼非常明显。”Root叉着双手叹气。


“我根本就不想看什么愚蠢的电影。”Shaw挑着眉道,“我本想在约会夜做点更有趣的事,但我以为你喜欢这样。”


“等等,”Root放下了手露出一个有点羞涩的笑,“你….你也觉得这是约会夜?”


Shaw耸耸肩,“是啊,不然你觉得是什么?”


Root偏着头笑得脉脉含情。




Shaw撅起嘴思考了一下,自己对自己点点头然后抓起了自己的衣服和Root的皮夹克扔给了女人,Root毫不费力的接住了。


“穿上,”Shaw说着穿上了自己的夹克,“我们出门去。”


“去哪?”


“你会知道的,噢,还有,Root?”Shaw坏笑着抓起来了车钥匙。


“嗯?”


“戴头套。”


---------------------


Root躲过了从她头上挥过的一记重拳,她快速用膝盖顶上了魁梧男子的胃,在他蜷缩起来的时候又迅速在他背上补了一拳,男子重重地倒在了地上。Root兴奋地吐了口气,转头看向Shaw,笑嘻嘻地问:“亲亲,我这样做得对吗?”


Shaw点点头,喝掉了她最后一口啤酒,“你进步了。”说话间她看到男人挣扎着站起来,调转了酒瓶猛砸在了他的头上。




Shaw抓起了一个手包,对着巷口一个颤抖的年轻女人开口,“这是你的吗?”


女人用发颤的手接过包,把包抵在胸口,瞪大眼睛盯着Shaw和Root一会,微笑着道谢,“谢谢你们。”


Shaw抬头朝大街点点头,“走吧。”


不需要再说第二次,年轻女子飞一般地离开了。Root擦擦手走到Shaw身边,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们会遇到这事儿?”




“这边有些该死的流氓,我想我们可以过来,有麻烦就打破几个头。”


Root坏笑,伸手抓住Shaw的前襟,“是我风格的约会夜~”


“比起看电影更喜欢这个吗?”Shaw笑着被Root拉着向前走。


“唔..嗯…记得提醒我回家时候向你展示一下我有多喜欢~”


 


街上传来了警笛声。


 “你还有FBI证明吗?”Shaw咯咯一笑问道。


“随身携带~”Root从后兜里掏出了徽章,骄傲地举起来。


Shaw扯掉了面罩。“想逗逗那些警察?像X档案一样告诉他们这里的呆瓜都是外星人?”


Root拼命点头,“当然~”


 


这是最棒的约会夜了。


 




***********The Third Wheel ************




Root坐在餐桌前,不知道在黑什么鬼才知道的地方,Shaw疲倦地缓步走来了。睡眼惺忪的Shaw是她的最爱之一。Root把下巴搁在手上问道,“午睡睡得好吗,Sam?”


Shaw打了个哈欠,走到她身边,看着窗外已经快要下山的太阳皱起了眉头,“我睡了多久?”


Root伸出手玩起Shaw的运动裤腰带来。“几个小时,我知道你说了一个小时后叫醒你。但我不忍心啊。”


“Root,”Shaw打开了Root的手,“这下我的睡眠时间表会一团糟了。”


“我敢肯定我会找到弥补方法的~”Root对Shaw抛了个媚眼。


 “最好是。”Shaw坏笑着重新绑好了腰带,暗示性地挑起眉毛说道。




她拍了拍肚子,转向厨房,“我饿了。”


Root一把拉住了Shaw的背心,猛地,或者说试图把她拉回来。Shaw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着Root,Root只是闭着眼向后仰着头笑着。


“你真是不讲理。”Shaw好笑得翻了个白眼,倾身吻住了Root。


“还有更糟的~”Root在Shaw走开之后愉快地唱了出来,转回到笔记本前。


Shaw正要给自己做一个三明治,然后她听到了Root在咯咯咯地笑。她举着吐司愣了一下,皱眉问道:“面包有什么好笑的?”


Root抬起头对Shaw挥了一下手又继续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不,不是在笑你。我正在和她说话。”




Shaw缓缓点头。刚从冰箱里拿出蛋黄酱和芥末她听见了Root又笑了起来。她抬头一看,发现Root还是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脑。


Root咧嘴一笑,“你真坏~”


一个让人不舒服的热度从Shaw的后颈升起,她尖锐地清了清嗓子,吸引Root的注意。Root立马就收起了笑说道:“不是笑你。”然后又投入进了她的电脑事业。


Shaw叹了口气,拿起黄油刀和蛋黄酱瓶子,然后她又听到了Root的笑声,于是她砰地一下放下了蛋黄酱瓶子,Root被吓了一跳。


Shaw用黄油刀指着电脑,眯着眼睛问:“这他妈什么情况?为什么一直想个学校女孩儿一样笑?”




Root偏起了头,眼睛看向了远方。Shaw皱眉,她知道这个样子代表着什么,Root在听机器说话。结果Root突然又笑了出声,Shaw一下就扔下了刀子,绕过了柜台。


Shaw叉这手站到了Root面前,皱眉道:“你们在说什么?在说我?”


Root停止了笑,摇摇头回答:“没,我们没在说你,Shaw。”


“那是什么?”


“你即插即用?”Root调情般地对Shaw眨了眨眼睛。


“什么?”


“因为我想把这块原始硬盘插进你的兆赫电脑中,没有个人电脑容得下它。”




Shaw看着Root眨了眨眼,理解的放下了手臂。“你认真的?”


Root笑着,就好像这是世上最好笑的事,她指了指电脑,“她教我的,太有趣了~”


Shaw看着女人,就好像她长出了两个头,“她在跟你讲电脑黄笑话?”


“还有更多~”Root平稳了呼吸,挑逗的看着Shaw,“没人可以向你一样从硬启动就让我欲火焚身。”


“停下来。”Shaw面无表情道,“别再对着对方讲呆子的黄笑话了。”


“感觉被冷落了,Sameen?”


“没有。”Shaw快速回答,她走回了厨房。“这只是很奇怪。”


Root笑了,“没有,她有时候会这样。”




Shaw猛地抬头,她责怪地看着Root,“你是在说我呢?“


“我觉得她嫉妒的时候很可爱。”Root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向上看着。

“嘿,”Shaw开口,等着Root看向她的方位。“停下来。别再讲悄悄话了。“她抓起一个西红柿又补充道,”而且我没有嫉妒。“


一阵轻快的笑声从Root嘴里漏出来,“不,你没事,Shaw不会伤害你。”


 


Shaw压抑地咆哮了一声。就是这个。她再次愤怒地绕过柜台,撞上了Root的笔记本电脑,然后猛地关上了它,扔在了地上,差点夹到Root的手。电脑被砸得四分五裂。


Root耐心地看着她,“感觉好多了?”


Shaw气哼哼地把散发拢到耳后,点点头,“好了一点点。”


“我喜欢你有占有欲的时候,”Root推开椅子,椅子哗啦一下倒在了地上,然后像猫狩猎一样慢慢接近了Shaw。




Shaw看着她,“不,你就是在试图惹我生气。”她站在原地,Root的鼻尖贴近了她的。


“告诉我,这样惹你生气了吗?”Root坏笑着搭上了Shaw的肩,在她们的唇碰在一起的时候呢喃道。


“有一点。”Shaw颔首嘘了一声,弯下腰毫不客气地抱起了Root。Root在脚突然离地的时候发出了一小声惊呼。


她用脚缠上了矮个女人的腰,任由女人把她抱进卧室。


她们的邻居第二天提交了噪音投诉。








************* Needing Direction*************




“我们迷路了。”


“闭嘴,Root,我们没有。”


“Shaw。”Root捏着自己的鼻梁。


“我知道我们在哪,Root。”


Root摇头,“之前在路过休息站的时候我们就该问路的。”


“我们不需要方向。”Shaw紧握着方向盘环顾四周,在旁边的Root又叹了口气的时候她翻了个白眼,




在她们‘借来的’卡车在布满尘土的路上哑火之后,距离她们结束在古柏镇的任务已经一个小时了,然而Shaw却坚持说她知道怎么离开这个小镇回到城里。


但她不知道。


现在她们在郊外的某处,在过去的半小时里,这里除了路过的牛就没有其他的活物。


手机没有信号,她们和机器还有男孩们都失去了联系。实际上,她们可以说是搁浅了。


Shaw的功劳。




Root在她们又路过了熟悉的风景的时候皱眉问道,“我们十分钟前看到过这些栅栏吗?”


“呃。”Shaw在座位上挪动了一下,


“Shaw!”


“别担心。”Shaw无意义地朝Root挥舞着一只手,“这边有很多长得像的栅栏。”


“在侧面也有鲜红的油漆?”


“….是的。”


“你就不能承认我们是迷路了?”Root抱起了双臂。


“因为,”Shaw吼了一声,“我们没有迷路。”


话刚落音,卡车就开始呼啸着摇晃起来。Shaw在引擎熄火的一瞬间就被甩到了一边。Root几乎因为这荒唐的景象笑了出来。


Shaw用拳头砸了一下方向盘,“该死!”


“这真是棒。”Root皮笑肉不笑道,“太棒了。”




“你不说话我也可以解决。”Shaw说着爬出了卡车准备检查引擎。“让我看看是怎么了。”


Root跟着她下了车,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你知道我离了什么就能解决吗,Shaw?”


Shaw打开了引擎盖,滚滚浓烟钻了出来瞬间就笼罩了她们。Root愤怒地挥散着烟雾,“我离了你那让我们迷糊在半路上的该死的骄傲就能解决!”


Shaw用力关上了引擎盖,对Root怒目而视,“我们没有---”


“我们迷路了,Shaw!如果我们没迷路,你告诉我我们现在在哪?啊?”Root期待地看着Shaw,叉着腰跺脚强调。


 


Shaw收紧了下巴看向远处,“呃,我们大概在….不该在的地方。”


“我们迷路了。”


“我们迷路了。”Shaw扬起了下巴。


Root闭上了眼,把手插进了头发叹了口气。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指着卡车问道。“它怎么了?”


“引擎废了,”Shaw说着轻轻提了一下前轮,“死硬了。”


“好极了。”




Shaw眯起眼睛直视了一会太阳,又看了看荒凉的公路,“我们得走到最近的加油站了,我想我们不久前刚经过一个。”她说着开始往回走。


Root摇着头跟上了Shaw,“真是不敢相信。”


“嗯,我们走这….”


“我就知道我们之前该问路。”


“你真的要提这个?”


“但我们没有问,你坚持说你知道路。”


“你能不能别这样?”


“我怎么能不相信我的一生挚爱呢?”Root哼地一声笑出来,“愚蠢的我,对吧?”


“嘿,”Shaw指着Root,“在你有机会的时候你就该问你那神探妻子。”


“我们不在她的范围之内,”Root辩解道,“她还是个正在重新学习的婴儿,她前面的版本花了很多年才学了那么多。你真的期待她能有那么大的信号范围?”




“那也许她就不该把我们送到这种地方执行任务,这种….”Shaw转了个圈,举起了手,“这种鬼地方!”


“别责怪机器。”


“那你也别责怪我。”


“谁在开车,Shaw?”Root给了她一个不可思议的眼神。


“谁耳朵里有全知神,Root?”


Root停下脚步瞪着Shaw,“她可以预测犯罪,Shaw,不是预测无能。”说完她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Shaw张大了嘴巴,“你刚才说我无能?”


“我想我才是我们中间耳朵半聋的人。”Root转身抱着双臂看着Shaw说道。


“听着,”Shaw跺脚,“我犯错了,去告我啊。”


“如果我有信号的话我会给我律师打电话的。”Root向前倾,用身高优势压制着Shaw。


Shaw不为所动地地看着她,“真是句蹩脚的回嘴。”


“嗯,原谅我的智商不够。”Root说着就要与Shaw反身擦过。




Shaw抓住了她的手臂。“你走错了,哥伦布。”


Root试图挣脱但无济于事,“放手。”


“Root...”


“我认真的,Shaw。”Root拽着手臂,“放手。”


Shaw放了手,一下把Root抱进怀里。Root停止了挣扎,她的身体立即背叛了她,任由自己陷在Shaw的拥抱里。在她看到Shaw带着歉意的眼神时她的脸色柔和了下来。该死的会说话的眼睛。


“别这样看我,”Root低声道,笑意又慢慢从她脸上爬了出来,“Sameen…..”


“现在可以叫我的名了?”Shaw坏笑着问道。


“你使诈,”Root脸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红晕,“用你那样的脸使诈,你知道每次我都会上当。”


 


Shaw呵呵一笑,放开了Root,她搓了搓手若有所思环顾四周,“我会把我们从这弄出去的….想个办法。”。


Root偏着脑袋。“等等,你听见那个了吗?”


“我的肚子叫?”Shaw挑着眉问,“是的,我快饿死了。”


“不,Shaw,”Root拉着Shaw的手臂,“听起来像车的声音。”


Shaw抬起头,“你说得对,车从….”


 


突然,一辆熟悉的汽车从山路上缓缓驶到了她们旁边,司机抱怨着走下车的时候Root笑了起来,“你好,Lionel~”


他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我知道你们会在这迷路。”


“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嘿,又不止你们知道怎么设置窃听器。”


“你窃听了我们?”Root抹着自己的上衣翻领没能掩饰住自己的惊讶。


Fusco骄傲地点了点头,挥手示意让她们上车,“上车,小疯子,大疯子。”


Shaw把手放在Root的后腰上带着她向车走,在上车前拍了拍Fusco的肩膀。Root在门前停了下来,看着侦探,“你是真关心我们,对吗?”


他在唇上竖了一根手指,眨眨眼回答:“别告诉其他人,你们会毁了我的名声。”


 


Root笑着上了车,Fusco进了驾驶位,打开音响放进了CD,“希望你们喜欢这出歌剧。”


Root咧嘴一笑,在后座回答,“喜欢~”


Shaw挑起了眉毛,“Lionel,你听歌剧?”


Fusco露出一副被侮辱的样子,“这是所谓的面面俱到。”


“唯一圆润的是你和你的肚子。”(注: well-rounded,有全面和身材方面圆润的意思)


“我的车,听我的。”他回嘴,发动了汽车。


“现在改变主意走回家是不是太晚了?”Shaw喃喃道,把头靠在了车窗上。


 


Fusco和Root在回家的路上唱完了‘妈妈咪呀’里所有的歌。


 


 


 


 


**********Plunge*********




“我们应该结婚。”


Shaw从盘子里抬眼,停下了咀嚼,“我能吃完我的我的面包吗?”


“我认真的,Sameen。”


“我也是。”


“Samaritan已经消失两年了,我们住在一起。”Root把手臂交叠在餐桌上看着Shaw继续吃早饭,“我们在一起三年了。”


“三年半。”Shaw说着喝了一口咖啡。


“所以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不结婚。”Root笑着耸了耸肩。


 


“那就是一张纸,Root。”Shaw吃完了盘里的东西把盘子放进了水槽。


 


Root的肩微微下垂,“嗯…从某种意义上讲确实是。不过你不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吗?”她看着Shaw的每一个动作问道,“其间的意义什么的?”


 


“你为什么那么想结婚?”Shaw耸肩,重新坐到了桌前。


Root哼笑了一声,“女孩就不能有个童话般的结局吗?”她低头看着桌子,双手烦躁地乱动着。Shaw了然地看着她,Root一紧张就会烦躁,然后咬自己的下唇。


 


Shaw靠着椅背,把手放在腿上好笑地说:“你又不是灰姑娘那种类型的,Root”


“你说得对,”Root叹了口气败下阵来,“这真傻,当我没说。”


“Root。”


“你为什么想结婚?有什么意义?”


“Root。”


“干我们这行的,结什么婚,对吧?”


“Root,闭嘴。”Shaw几乎是吼了出来。


 


Root猛地闭上了嘴,她瞪大眼睛抬头看着Shaw。她女朋友不常提高声音,特别是对她说话的时候。


Shaw摇了摇头,她伸进了裤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丝绒盒子,扔在了两人之间的餐桌上,就好像是在扔钱包。Root张大了嘴,Shaw有些紧张地笑了。


Root的眼睛在盒子和Shaw身上来回打转,“Sameen,这,这是那个?”她拖长了音调,用充满希望的大眼睛看着女人。


“英雄所见略同,对吧?”Shaw有点不安地开起了暗示性的玩笑。


 


Root无法动弹,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先打开盒子还是该吻Shaw还是该把自己拍醒。Shaw清了清嗓子,吸引了Root全部的注意力。而她无法承受Root过于热切的眼神,Shaw选择低头看着那个小小的绒盒子。


“呃,听着,我不是那种能对你说‘你让我完整’的人,但…..”Shaw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然后又恢复了冷静,“我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


Root张嘴正欲打断Shaw,Shaw使了个眼色让她别插嘴,她安静得应允点头。


“我和别人不一样,但你也是。”Shaw低头继续道,“这就是我喜欢….我爱你的原因,你从未把我当成冷漠又脾气暴躁的怪胎。你就是看着我,然后你让我觉得….”Shaw顿了一下整理思路。


情不自禁的,Root默默伸出了手跨过桌子捏了一下Shaw的手以示鼓励。Shaw感激地看了她一眼,Root笑了,她知道这对Shaw来说实属不易。






Shaw安静地吐了一口气继续道:“你有一次说你觉得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终于找到了归属’,嗯…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我找到了归处。”Shaw说着抬头看着Root的眼睛,坏笑着继续,“虽然你是个疯子。”


Root哽咽一声笑了出来,她的眼睛湿润了。
Shaw笑了,然后严肃起来紧握住Root的手。 “你拥有了它。”
Root眼里蒙上了一层困惑的神色,“拥有什么?”


Shaw抓起Root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Root从嘴里发出了一声抽泣。她点点头,眼泪从脸颊上滚落。她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想要从椅子上跳起来抱住Shaw的冲动。


 


Shaw对着Root露出了一个揶揄的笑,“你要说什么吗?这废了我太多功夫,你要答应还是怎么着?”


Root眼泪汪汪地笑着,“你还没问我呢,Sam.”她最终说道。


Shaw好笑地翻了个白眼,“我不会单膝跪地的。”


“我们又不是传统的一对。”


Shaw松开了拉着Root的手,拿起丝绒小盒子打开了它。Root看着戒指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Shaw笑了,看来她没有选错。


“你愿意嫁给我吗?”Shaw噙着笑问道。




Root咬住自己的下唇,吞下去了呼之欲出的抽泣,她颤抖地呼气,“我愿意,Sameen。我愿意嫁给你。”


Shaw夸张地笑了,把戒指套进了Root的手指。然后站起来张开了双臂,她知道Root想要拥抱快想疯了。Root立即站了起来,缠住Shaw给了她一个她永远也不会允许别人给的大大的拥抱。


Shaw扬起头,把下巴搁在了Root的左肩上。“顺便一说,我的求婚比你的求婚棒多了。”


Root只是笑着把她的未婚妻抱得更紧。






看来她最终还是得到了她的童话结局。




-fin-

评论

热度(417)

  1. FaithTraaaaaa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