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物理细节(十五)

小驴屹耳:

说明:在微博上看到迷妹转的推,细心的外粉发现321里锤子的围巾是根妹317里戴过的。于是……




物理细节章节索引:戳这里


本章的英文版,AO3链接:


Are You Not Battle Dressed




***




Physical Details. Ch. XV




小时候,有一次,你和汉娜在回家的路上淋了雨。你们那里不常下雨,谁都没有打伞的习惯。但那天雨下得很大,你们都淋了个透湿。本来你跟着汉娜到她的家门口后就该自己一个人继续往镇子外面走,但她执意将你也拉进了屋。汉娜的妈妈给了你一条毛绒绒的大浴巾,让你把自己擦干净,然后将你装进一条汉娜的旧裙子。




那是你人生的头二十二年里,自打记事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穿裙子。




雨停了之后,你该回家了。外面风很凉,于是汉娜的妈妈又给你加了一件蓝色牛仔外套。




你的母亲根本没有注意到回家时的你与出门时的你是完全不同的装束。那之后约莫有一个月,你天天穿着汉娜的牛仔衣去学校。一个月之后,天气更凉了,需要更厚的外衣。你把这件衣服洗干净晾起来,母亲这才问了一句:“这是你的?”




“嗯。”你没有抬头。




“我怎么都不记得。”




你不再答话,母亲也没有继续问。实际上,那几乎是她最后一次留意到你的生活细节。转过年来,又到了足够温暖的季节,但你抽条抽得猛,已经有前一年的汉娜那么高,裙子和牛仔外套全都不合身了。那个时候你已经很少去学校,而你的母亲甚至从来没有问过你每天躲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对着一台有键盘的电视机是在做什么。(当然,她也没问过“电视机”和键盘的来历。)




从没有人注意你在做什么,关心你穿什么衣服。你自己也毫不在意。你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把衣服看成是重要的私人物品。你很少拥有私人物品,也没有特别喜欢的衣裳。离开Bishop后你养成了穿皮衣的习惯,但更多地也只是一种习惯而已。Bishop的世界里罕见皮衣,那里的人们执着于牛仔和格子图案的粗布。你最常穿着身上的是简单的圆领T恤,短小紧身的黑皮衣,牛仔裤或皮长裤,足够张扬又足够低调,酷和实用都恰到好处。你是“黑客”,是“根”:这样的装扮符合你最新的身份认同,方便你骑机车,而且也还算好看——你偶尔在反光的平面中看见自己的映像时会这样想。你知道按照世俗的标准衡量你长得不错,你也懂得怎么把自己按照世俗的标准打扮得更加精致动人,但除去偶尔利用这一点让别人按着你的意思来行动之外,你不觉得长得好看这件事情本身有什么意义。你不喜欢男人们恭维你是个美人儿。但你不讨厌女孩子盯着你看。




*




“你很漂亮。”第一个这样对你说而没有让你觉得反感的“人”,是机器。




你有些诧异。“我想Harry要是知道你也会按美丑来判断人,会皱眉头的。”




“我没有判断。我是观察。首要执行人Shaw喜欢看你。她觉得你漂亮。”




你几乎笑出声来。“我猜你也有出错的时候?”




“我从不出错。她只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看你。我想恰当的词应该是‘偷窥’。但我不觉得那是不好的行为。我没有算出她的恶意。”




于是你实验了几次。有时你在对Harold或是John说话时很快地转头看一眼Shaw;有时你长时间地坐在Harold的电脑前,沉浸在令你舒适的0和1的世界里,偶尔冒出头来透一透气的时候,你会斜斜地瞥一眼旁边闷头擦枪或是跟Bear玩耍的Shaw。很多时候你和Shaw坐在一条凳子上甚至面对面地讲着话,你也故意不看着她,只是为了眼神偶尔扫过她的脸的时候,抓到她停在你脸颊上的目光。在被你这样捕捉到的那一瞬间,她大多平静冷漠,但很快下一秒就气恼起来,如果那一瞬间她的目光恰巧正落在你唇瓣上的话,她便近乎暴怒,仿佛自己的职业水准受到你的嘲弄。




暴怒的Shaw是最棒的,你们会做最棒的angry sex,然后一切回复正常。她复归平静冷漠,你重回0和1的世界。




*




你们就这样安然相处了很久。其实若你对自己诚实的话,你应该承认自己很喜欢她,有些时候你想到她就会莫名其妙地整个人发软,发几秒钟恍恍惚惚的呆,心头酸酸甜甜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或许有点儿像二十多年前你钻进带着汉娜味道的那件裙子时感到的一种甜蜜眩晕,但又远远比那重大,也完全不同:你是清醒的,而那甜蜜甚至有些苦。或许你感受到的这种东西就是世人所谓的“爱情”也说不定。但一个人格障碍患者,一个反社会,一个曾经的职业杀人机器,一个前黑客雇佣杀手,你并不相信那是你们命中会有的东西。




而如果连你都这么想,显然Shaw指望从你身上获取的就只是高潮。机器的观察确乎得到你自己实验的验证:她应该确实喜欢你的样貌。但你同样喜欢她的,甚至算得上痴迷——她依然只是偷窥,而你早已抛弃一切掩饰,明目张胆地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想看多久就看多久。你看得坦坦荡荡,因为你不觉得在你们显然都很享受的angry sex之外两个人之间还有些别的什么。




直到那一天你发现她戴着你的围巾。




*




你本来是要出个远门的。你已经告诉过她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回来。你有些担心她腿上的伤,而她看上去也有些担心你说的这趟漫长的行程。你说你有机器陪着她不必牵挂,她则再次发火,部分地是因为你每次说机器会照看你的时候她就有些不高兴,更多地则是因为你竟然不相信她瘸了一条腿也不至于影响战斗力。为了证明这一点她那个晚上将你操到皮酥骨软。你们睡一下,醒一下,操一回。再睡一下,醒过来,操一回。谁都没有睡安稳,先清醒的那一个摇醒还在迷迷糊糊的另一个,于是再来一回。折腾到天亮。




她终于踏实地睡熟,像块石头。而你似乎连脑浆都被榨干,晕晕乎乎走到街上。纽约冬日里刀子一样的风将你吹醒,你意识到那条粗绒毛线织成的宽大黑围巾(连同你的内裤)还在她床脚的地上。




你来不及回去取,也不想吵醒她。机器在你去机场的路上指示你从某家百货公司停在某条后街上敞开着卸货的货车里顺走一身厚呢大衣和一个脖套。




你在目的地刚下飞机,便又接到机器的指令,急召你回纽约。这是很奇怪的事。




“这次任务放弃吗?”




“纽约的事情更重要,”你听得出来她已经开始学习在电子合成音中加入歉意,尽管不成功,“需要模拟界面。抱歉,你必须折回去。”




你在24个小时和来回近万公里后重新见到Shaw。你将她从John的身边拉过来,摁在墙上。于是你知道她那个晚上是在逞能了,腿伤对她的影响是足够严重的。




Shaw的反应却出乎你的意料。被你一把抓个踉跄,又被你看到她戴着你的围巾,这两件事情叠加起来,你觉得她应该在那一刻气得炸上天了。但她只是皱起眉嘟囔了一句:“该死的你从哪里冒出来?”




*




你笑着看着她的眼睛。哦,机器没有说错,她喜欢看你。真的喜欢。




你略略低头,用长发的发梢代替你被手套束缚的指尖骚扰她的脸颊。她的眼睛如平日里一样平静冷漠,但你在里面看见一丝喜悦的暖光。




大概有一秒钟,就一秒钟就好,你想,或许你们逃不开这个,就跟世间所有的俗男女们一样。




或许她喜欢你,就跟你喜欢她一样。




***




附赠经典偷窥锤一枚(从汤上存的图,找不到源头了,抱歉)






评论

热度(402)

  1. Stephy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