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翻译】【肖根】The Champion of Thornhill (4)

小驴屹耳:

我最爱的AO3上的AU作者+我最喜欢的肖根译文 👍


chain: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1)




作者:nerdgirlwalking 原文地址 翻译:chain 分级:M




电梯:(1) (2) (3) (4)




译者的话:我的沙鼠又活回来了~谢谢大家上次的祝福。此番外到此完结,这个系列的作者还有打算继续写,大家有兴趣努力读原文吧;)












Shaw的下一战是第二轮的第一场。好在这天没有前一天那么热了,Shaw现在只是觉得自己像火候略欠的烤肉,而不是熟透了的。




“这家伙昨天以3比2的比分赢得了胜利,”Cole在她领着Razgovor来到出发点时告诉她。“除了特别巨大以外,他的水平其实相当不错。”




“意思是?”




“意思是你也许有机会赢他,”Silva把Shaw的头盔递给她,“尽量闪到他枪的下方,躲过他的突刺给他致命一击。”




“哦,就这样?”Shaw面无表情。




“没人说过这很简单。”Silva耸耸肩。




“相当确定Shaw在试之前那么说过。”




“闭嘴,Cole。”




“话说,那人在干嘛?”Silva问道。




Shaw转过头,看到她的对手骑着马来到赛道中间。他的马对着皇家包厢作出近似鞠躬的姿势。那个男人背着弓在马背上低下身来,随后坐直。




“我,Nyko,代表树人,自愿在与Thornhill的Shaw爵士的比赛里弃权。她消灭了北境之魔,我不愿让她在战场之外流血,这是对她成就的不恭。”




“谁会让谁流血啊树仔?”Shaw冷笑道。那巨大的男子只是笑得更开心了,仿佛听到了她的话并且觉得那很有趣一样。




“好吧,”Carter回应道。“Shaw爵士是这一轮的胜者,她将进入决赛。”人群为决赛里有自己国家的选手而欢呼雀跃。




“你是我见过的最幸运的混蛋。”Silva目瞪口呆地抬头看着Shaw。




Cole笑了出来,“她性格里缺乏的亲和力都被狗屎运补上了。”




 




Shaw脱掉铠甲赶到皇家包厢坐在Gen身边时,正好赶上Rousseau勋爵的比赛。“很高兴看到你感觉好些了,孩子。”




Gen笑着看向她,“我很高兴我没错过你的任何表现。”在喝了些草药茶并好好睡了一晚上后,她比前一天感觉好多了。虽然她死乞白赖求了Harold叔叔半天才被允许来看Shaw的比赛。




“我盛大的什么都没做的胜利不是特别有趣,哈?”




“确实。”公主咯咯笑道。




“Martine肯定会带来不错的表演,”Shaw在下一场比赛的参赛者被宣读的时候说道。Gen点点头,转身面对着赛场。很快,宣布比赛开始的小号声就响起了。




他们看着Martine又一次在第一回合就把对手直接打下了马。她策马回到自己的帐篷,留下对手毫无知觉地躺在地上。她在经过Shaw的时候对她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




“Shaw要死了。”Gen大喊。Zoe也偷笑着表示赞同。




“我不会死的。”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你这方面糟透了,”她指着仍然在Martine手里碎裂的长枪,“而她…很强。”




“哦,她以自己特有的方式糟糕着,”Carter笑着走下台加入了他们。




“这进一步证明了Shaw会死。”公主抱怨道。Carter拍着她的肩膀尝试安慰她。




“我确实没多少经验,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会死。拜托,在Samaritan之前我杀过几只龙?可不是么?还不是把那家伙干掉了。”




“你当时有Samantha帮你,”Gen抱怨得更大声了,“现在你只能靠自己了。你会死掉的。”




 




“你的妹妹在计划我的葬礼了,”回到她和Root比赛期间被安排的住处,Shaw脸朝下一头摔进床里。她用下午的时间又进行了几轮训练,并没有什么提高。她发誓自己甚至听到了Martine的笑声,虽然她并没有在附近看到那鬼鬼祟祟的女人。




“那可真够伤感的,”Root在窗边的椅子上回道,她没有从正在看的书本里抬起头。




“她已经决定我赢不了Martine,”Shaw有些火大,“所有人都认为我赢不了她。”




“她是个杰出的女骑士。我听说她继承父亲在王庭的爵位前是Decima骑兵团的。”Root舔了舔拇指,翻了一页。“而且我不觉得她会因为你杀了Samaritan而自动退出比赛。”




Shaw翻了个身,支起上身看着Root。“你看到了?”




她笑了,“我可能有晃到赛场去看你的比赛。”她终于合上书本看向Shaw,“如果你担心Martine,我确信我可以…”




“不要。”




“你都不知道我要建议什么。”




“涉及暴力的事。”




“你喜欢我暴力的时候。”




Shaw翻身盯着红木吊顶的天花板。“一般来说,是的。但是我想在赛场上打败她,让所有人见证。”这是Shaw的父亲为人处世的原则。她只记得看过他的一次决斗,但他堂堂正正地教训了那家伙。他的手下也因此尊重他。虽然像Laskey之流的人都怕她,但是尊重才应该更好。她难道不应该希望得到更好的?




Root的脸忽然出现在她的视野里。“你知道你在变得高尚的时候超级可爱,遵守荣誉法则什么的。”她俯下身来,垂下的长发把她们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你知道你是更棒的那个女人,不管明天Martine有没有把你打得灰头土脸。”




“我更想当更棒的女人,同时把那个自大的混蛋打得灰头土脸。”




“要的就是这股劲,”Root微笑道,“现在,我们看看我可以做些什么帮你放松一些。”




 




Root在第二天下午走向她比武大赛决赛的座位时可离放松十万八千里远。她之前一直没有去过皇家包厢里她的座位,因为她的出现可能会引出一些Harry并不太想回答的问题。但是现在可是Sameen的重大时刻,Root觉得她的家人应该在此时一起支持她。因为不管这暴脾气的女人最后是否答应和她结婚,她们都是家人。不过以防万一,她还是尽量呆在包厢后方的暗处。




“Root,”Reese向她点头致意,踉踉跄跄几乎是摔进她旁边的座位。看起来使用拐杖走路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她现在可没心情和他多话。




“你不是应该躲在哪座桥下么?”




他知道她的恼火究竟源于何处,所以没有在意这尖刻的讽刺。“Shaw不会有事的。”




“你显然没看到她之前尝试的冲刺。”她爱那个女人,但她使长枪的水平真的烂透了。




“对你的伴侣有点信心。”




“我有,”Root叹道,“但我也身处真实的世界里。”




“你是说那个你的女孩马上会在你眼前被干掉的世界么?”Zoe落座在Reese的另一边时问道。




“如果她真的输了,最糟的情况会是怎样?”他问道。两个女人的目光直直地落在他缠着绷带的腿上。




“她可能会摔坏两条腿,”Root回道。她苍白的手捂住嘴,“或者她的屁股。”




“我们得处理一个因为输了比赛而噘着嘴的屠龙勇士。”Zoe补充。




Reese咬紧牙关,“你说的没错。”




Carter来到台前宣布国王Harold和Gen的到场。人群纷纷欢呼着躬身致意。Root的手掌开始冒汗,她真的不想看到Sameen受伤。这可不好玩,除非她是弄伤Shaw的那个人。




Martine随着惯例的倒彩声入场。Root微微一笑,上帝保佑这些观众。很快,嘘声随着骑着Razgovor入场的Shaw的到来变成雷鸣般的掌声。




“至少你可以扮成护士来找些乐子。”Zoe好心地笑着安慰她。即使是她也承认Shaw看起来英姿勃发。




“如果她摔伤了屁股就不行了。”Root恼火地低吼。她对那臀部有好多计划呢。




“我们能不再讨论Shaw的臀部了么?”Reese在椅子里挪了挪。他还得和Shaw一起工作,这些关于屁股的谈话实在太不合适了。




“我们可以转而为她的存活疯狂地祈祷?”Zoe提议。她的目光掠过瘫在椅子里的Reese来到Root身上。“我很惊讶你没有站在这用山羊献祭,让你脑子里的声音保佑她的平安。”




“Zoe,别说了。”Reese咕哝。他随后靠向Root那边,“你的小声音怎么说?”




“相信Shaw。”这基本上就是Tomas的事故后说的唯一的话了。Root从来不想对她的神有什么不满,但是她真的很希望能说点什么别的,或者给她一个可以捅的目标来转移她的担忧。




“那就放松下来按说的做。”他靠回自己的座位。“我们现在也不能为她做什么了。”




 




小号声响起,两匹骏马瞬间发起冲击。人群一片死寂,只能听见骏马粗重的呼吸声和震耳欲聋的马蹄声。Root看到Martine压低长枪开始瞄准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膛了。




她眨了眨眼。场内发出巨大的撞击声。Root的视线重新聚焦在赛道上,又眨了眨眼,这次是因为眼前的场景太难以置信。




Martine腾空而起,摔在距她出发处不远的地方。Shaw领着Razgovor减速慢跑到赛道终点,把她的长枪扔给一个目瞪口呆地扈从。她转身重又骑行到皇家包厢前。当她来到Root和Harold的面前时,她勒马立定,掀起头盔的面罩,露出得意的笑容。




Carter勋爵最先恢复镇定,她很快上前宣布了胜者。“国王陛下,女士们先生们,容我向你们介绍我们的总冠军,Thornhill的Shaw爵士。”人群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Shaw右拳轻击胸前,躬身致意。Harold向她颔首,努力维持尊贵的仪态,而不是自己也欢呼出来。Gen在座位前开心得蹦蹦跳跳,不羁的卷发向四方散开来。Shaw对上Root的视线眨了眨眼。随后她策马作为胜利者在人群前巡回了几圈,向他们致意。




Zoe飞速地眨着眼,“她怎么?刚刚发生了什么?她前两天还糟透了。她怎么做到的?”




“她可是Shaw。”Reese笑道。他都不一定能做得比她更好。




“我总有一天要和她结婚。”Root轻声惊叹。




“愿上帝保佑我们,”Carter大笑,“来吧,我们去新科冠军的帐篷里恭候她。”




“我就不去了,Joss。”Reese呻吟道,“这该死的腿折腾死我了。”




“Elias领主请见,所以我恐怕也不能成行了。”国王Harold回道。他冲Reese点点头,“马车应该已经在等着了,Reese爵士。欢迎与我共乘。”




“谢陛下。”




“我可以留下来祝贺Shaw么?”Gen满怀希望地问道。




Harold扶了扶他的眼镜,“你是更愿意现在祝贺她还是稍后参加欢庆晚宴?你自己选,但只能选一个。你还在恢复中,需要休息。”




Gen用靴子来回蹭着地面,“晚宴更有意思。”那里会有食物和舞会。她在听到他说自己可以晚睡时笑开了花,这意味着她可以在外面呆更久。她点点头,“当然是晚宴。”




“很好,”Harold微微笑道。他冲她伸出手,“来吧,你可以跟我和Reese爵士一起坐马车回去。”他看回Root,“务必向Sameen传达我最真挚的祝贺,Samantha。告诉她我期待在晚上的盛宴向她祝酒。”




“会的,Harry叔叔。”




 




他们来到帐篷的时候Shaw已经脱掉了上半身的盔甲,穿着无袖短袍,汗水沿着胳膊滑下。Root看到眼前的景致不禁舔了舔嘴唇。“你们怎么这么久?”Shaw问道。




“得把Reese弄上马车。”Carter回答。




Cole挥手让他们落坐在他从其他帐篷搬来的椅子。Silva和Harper已经开始畅饮了。Root当然被轰去了离Shaw最近的椅子。Cole刚打开一瓶红酒,还没来得及给众人斟酒就被Shaw就一把抢了过去。他摇摇头去开另一瓶。Harper在Decima的侍从冲去照料Martine的时候从他们帐篷顺了一整箱酒回来。




Shaw靠着Root的椅子,举着瓶子吞了一大口酒,随即把酒瓶递给她那笑得开怀的女孩,让她也能喝一口。Root摇摇头,示意Shaw俯下身来。Shaw刚刚靠近一些,她就勾住她短袍的领口把她拽下来湿吻了一通。




“两位爱鸟,把这留到庆功宴吧。”Carter笑着说。




“我以为这就是庆功宴?”Harper疑惑地皱眉。




“许多庆功宴的第一拨,”Silva回道,“今晚还会有宴会。”她相当期待。接受港口那个小铁铺的工作时,她可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与一群疯狂的贵族体验这样美好生活的额外福利。




“我打算醉过整个晚宴,”Shaw在Root终于给她喘息的机会时宣布,又从瓶里喝了一大口酒。




“好吧,所以昨天和今天之间发生了什么?你怎么突然就成了长枪奇才了?”Zoe拿到自己的那杯酒后问道,她觉得自己需要酒精才有勇气听到答案。




“这很简单,只需要以正确的角度加上合适的力度进攻即可。”Shaw耸耸肩,“并不难。”




“你以前练过,”Carter意识到,“你摆了Martine和我们一道。”




“可是什么时候?”Cole打断她,“除了过去五天,我从没见你此生摸过哪怕一次长枪。”




“在兵团最初的几个任务里,我或许曾经假扮成一个侍从在大赛中刺杀一位骑士。你都不知道在帐篷附近晃的时候你可能会学到什么。”Shaw在Cole被分配给她之前已经出过三年的任务。她在那段时间学会了很多。




“所以你假装差的令人绝望,迷惑了Martine,让她有错误的安全感,这样她就不会在比赛前尝试对你下手。”Carter眯着眼,“如果你真的得和Tomas和树人单挑,你打算怎么办?”




她耸耸肩,“我一直告诉你们这群白痴我擅长任何武器,你们一直质疑我的水平可不是我的错。我总能想出办法来。”她的手指掠过Root的后颈。“不过老实说,我在Tomas被宣布成为我的对手时就知道Root会做点什么疯狂的事把他从我的道路上扫清。”Shaw坏笑。




Root放下她之前翘着的腿慢慢起身。“在晚宴上吃饱点。今晚我解决你之后,你至少一周都不能好好走路了。”




Shaw咧开嘴笑了,当冠军骑士还是挺不错的。




---------- THE END ----------


评论

热度(164)

  1. 通菜adai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