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肖根】Telephone booth

Elroy:

 标题:Telephone booth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


 等级: G


 特殊题材警告:英国背景






(1)




再次站在这所显得有些古老,但干净美观的小房子前时,我的心情实在有些难以言喻。我认识这房子的主人,喔,与其说是认识,不如说只是数面之交。


我是个初识社交的年轻人,相当年轻的那种年轻。数年前,从大学毕业之后,我离开家乡,一个人出来闯荡,打算挣口饭吃,但是运气实在不好——也或许是我的性格实在有些不讨巧?无论如何,在这个发展速度有些匪夷所思的新新社会里,我并没有很能实现自己所谓的人生价值——至少目前是这样。


面前这房子里住着我混迹社会几年里对我算得上友好的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之一,旁人喜欢叫她格罗夫斯女士,但她本人似乎更喜欢他们称她为肖夫人。某一日,她在我狼狈在做兼职的一家餐馆门前躲雨时与我偶遇,她的身份是来用餐的客人,而我只是个下了班,又被大雨阻挡住了去路的可怜的家伙。格罗夫斯女士十分好心地问我是否忘记带伞,在我窘迫万分地回答之后,她友好地向我表达,她现在要进店去打包一份食物带回家,如果我肯稍等片刻的话,那么她就可以与我同行。


“谢谢您,”我简直不知该如何感谢她的好意,“但是您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和您同路?”


“曼宁街55号,对吧?”她温和地冲我微笑,眼睛里的笑意在餐馆门廊的灯下闪闪发亮,“就在我家附近不远,我经常看见你。”


我恍然大悟,但是忍不住因为被她看见了这些事情感到害臊。我住的那个地方,环境可真的不能算是好。


“我现在要进去了,你是否愿意在这稍后片刻呢?大概也不会很久。”


“当然。”


我在心中为她的美貌与风度赞叹,当然,还有她那超凡脱俗的记忆力。她的笑容甜美,微带着一点点的羞涩,她眼睛的颜色就像巧克力糖浆一样温柔,灵动,充满了活泼的生气。她的鼻尖挺翘,五官精致,配合上那亲切的神色和说话时稍稍上扬的嘴角,让我过了好久还沉浸在惊艳之中。


这该算是我们之间的初次见面?我躲在格罗夫斯女士的伞下,即使有半边身子被雨水打湿了,但没有全部淋湿已经够我幸运的,所以我记得那时候的我有些兴奋,年轻的灵魂一旦躁动起来,连贫穷和不体面都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了。就在我想要询问是否还能有荣幸见到她时,她就站在了一栋独立公寓的台阶前。


“需要我送你到公寓门口吗?”我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门廊上的门牌号码,还没等我说话,她抚了下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地冲我扬了扬手中拎着的食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得先把东西带回去给萨姆,再过一会儿它可能就要凉了。”


萨姆?我的喉咙哽了一下,“你丈夫?”


格罗夫斯女士笑了一下,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伞借给你,我先回去了。”


“谢谢您!”是我太天真了,这么可爱的姑娘,怎么可能还未曾婚嫁?我有些尴尬地收回自己的眼神,“明天来给您送伞,好吗?”


“当然可以。”格罗夫斯女士一只手拎着食品,另一只手有些艰难地拧开了大门,我目送她有些迫不及待地钻进屋子,像是不想被雨水淋湿,又像是耽于思念的恋爱少女。“明天一早,你来敲门,我会应的。”


好吧。我心想,看着她隐藏在温暖灯光下的笑脸,看着她精致盘起的头发在灯下如星辰般熠熠生辉的模样。等她关上门,我还在门廊上愣了好大一会儿才离去。


想要打消对一个女人的痴心妄想并不算很难,特别是我这种年轻人。年轻的冲动,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消一个夜晚的深思熟虑,我就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格罗夫斯女士显然是一位教养良好的小姐,而且她有丈夫,看那模样,她和她那丈夫之间的感情大概也十分恩爱;而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可怜人罢了,领着勉强能够养活自己的薪水,蜗居在这环境绝不能算好的破旧公寓里。差距之大有如云泥,经济这条鸿沟,在这种时候是无法跨越的。我一清二楚。


于是第二天去还那把雨伞的时候,我敢保证已经抛下了所有不该有的念头。


下了一夜的雨,清晨的空气好得让人忍不住想唱起歌来,我走出破旧的公寓楼,经过一个转角,看到那栋昨晚在雨幕中没有看得清楚的小房子。


独立公寓,很是精致的设计,浅红色的石砖和粉白的涂料将那栋不高的房子衬得很是生机勃勃,再加上面向街道的那几个阳台都被装饰了绿色植物,看起来就更加惹人喜爱了。我走上前去,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和帽子,走上两边摆放着盆栽的阶梯,仔细斟酌着力道,轻轻叩响了格罗夫斯女士家的大门。


我叩了大概有三遍,没有听到有人应门的声音,心里有些奇怪。难不成这么一大早,她和她丈夫就出门去了?


正等我想要再叩一遍的时候,那扇门突然毫无征兆地被狠狠拉开了。


我吓了一跳,差点就要跳起来了。


“什么事?”


面前站着位穿便服的黑发女人,她身量偏矮,看起来矫健异常,一头漆黑的长发绑成马尾扎在脑后,表情发沉,黑色的眼珠里透出一种逼人的不耐烦来。她身上穿着一件我从未见过的黑色上衣,露出大片胳膊和脖子的肌肤来,我惊诧万分,甚至不敢去看她,只好慌慌张张地往后退了一步。我听到自己应答的声音,简直蠢毙了,像是个患了结巴的傻瓜。


“我来还伞,女士。”我把伞递过去:“昨天格罗夫斯女士好心借我的,我们说好今天归还。”


我没抬头,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反应,但是手上的重量突然一轻,还没等我回神,面前那扇门就碰地一声被甩上了。


自始自终,我都不知道那不友好到让人无法相信的女人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在格罗夫斯小姐家干什么。




TBC




————电梯间————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电梯间————




&嗨?还有人记得我吗?


&&不要问我军旅那篇怎么了。。上次我和某个迷妹聊了一下,她说这个题材有人写过了,然后我就瞬间。。不想写了


&&&撞梗是个很难过的事情,真的很难过!!

评论

热度(183)

  1. 通菜adai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4. FAQ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