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True Detective(上)

小驴屹耳:

原创;Sameen Shaw/Root;普通级


被2015 SDCC炸出来的脑洞。Summary: The reunion of love may need some help from one true detective.


 


******


 


    不对劲。有问题。有大问题。


    混在这几位朋友身边,这几年我也算长了不少见识。再怎样离奇的事情,我现在看见了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但眼下这种情况,着实令人费解。


    我绝对没有不满的意思。我是说,Cocoa Puffs仍然常陪着我出任务这件事,我当然没有意见。从作搭档的角度来说——其实是从任何角度来说,你们没亲眼见过这姑娘你们不知道,360度,我负责任地告诉你们,360度,无死角美人儿!——她要比John好得多。都市传奇小子只会惹麻烦,但Cocoa Puffs——我是说Root——总能帮上大忙。有她在身边的时候事情总是出奇地容易,没有什么地方我进不去,没有什么信息我拿不到。她从来不抛下我自己乱跑。即使碰到需要我们撒丫子跑的情况,她也绝不比我跑得快:Shaw不在的时候,她是常穿细高跟鞋的。


    她还常冲着我笑。我告诉过你们的,这姑娘长得太好看,她要是冲着你笑,那简直,你就知道什么叫“如沐春风”。难怪只要她跟在身边我就畅通无阻,这不关骇客什么事,她只要笑着,没人能对她说个不字。我喜欢她甜甜地笑着叫我“Uncle Lionel”,哪怕只是为着配合她演戏。


    可现在毕竟情况有变化。Shaw回来了。伤养好了。状态调整好了。开始出任务了。我以为我当Uncle Lionel的好日子到头了。


    Nope.


    我继续在各种奇奇怪怪的情境里扮演Uncle Lionel。Shaw总是跟John一起。


    我是说,这也……太奇怪了。


    我可是亲历者:那一天是我和四眼儿先生亲手把她从电梯门的铁丝网上拉回来的。Lionel Fusco在大纽约从警近三十年,什么教人心碎的场景没见过,那一幕至今想起来我都还脊背发凉。Shaw不在的那段时间,这几个人是怎么过的,我全看在眼里。尤其Cocoa Puffs,就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活着回来真是万幸。


    Shaw也终于活着回来。大家都活着,都好好的。谢天谢地。可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


    我几乎没有看到她们两个人有什么交集。当然很有可能她们体谅几个单身汉,搂搂抱抱亲亲那些事都藏着。天知道我不需要看见这些:这两人放起电来真能教人瞎眼。堂堂的纽约高阶警探我不吓唬你们:最好躲远点儿,当心闪瞎。可我到底是个侦探,还是相当优秀的侦探,Cocoa Puffs演技再好我也看得出来她什么时候在演角色什么时候是Root自己。Shaw更不必说,Shaw会压制但绝不会装。至少犯不着对我们这几个人装。


    我看得很清楚:她们两个都在竭尽全力躲着对方;千躲万躲躲不过,终于撞在一起的时候,讲上几句话,全是任务、任务,如何如何,一本正经,莫名其妙。我和四眼儿先生的关系都要比这两个女孩子之间的状态更有温度。


    老实讲,我看不懂。Shaw一天到晚冷着脸谁都不理倒也罢了,反正一直就这样,她没有被那帮狗杂种折磨得性情上稍稍有些改变,这事仔细想想其实还挺教人宽心的。可Cocoa Puffs太不正常了。她的笑甚至比Shaw不在的时候还要少。好容易把Shaw盼回来了她好像一点儿高兴劲儿都没有。


    我想这问题不只是我看出来了吧?毕竟我在这个小圈子里算是边缘人物。可就连我都看出来了,John和四眼儿先生愣是装瞎,谁也不吱一声儿。


    这天John又在警局里晃了一下脸拔腿就溜,扔下一句话“我去找Shaw你去找Root该干些啥她跟你解释”就没影儿了。好吧我就去找Cocoa Puffs。见到她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嗨,亲爱的香蕉脆玛芬,”我说,“你还好吧?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她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侧转身来张大眼睛看了看我。“我很好。干嘛这么问,Lionel?”


    “Shaw还好吧?”我接着问。“我知道她遭了不少罪,我挺担心的,可有些话我们大老爷们不方便说。你们女孩子家的,亲密些。”


    她迟疑了一会儿。“还好吧,我想。至少,身体上复原得应该算是很好的。”


    “那‘你们’呢?‘你们’还好吧?”


    我以为她至少会试着搪塞一下,用“不存在什么‘我们’”之类的鬼话。但Detective Fusco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早想好了她要跟我玩这套我该怎么办。你们别不信,问供这事,我挺擅长。职业生涯里我就只见过Carter——上帝保佑她美丽的灵魂——比我强。


    可我忽略了一件事:Cocoa Puffs不是嫌疑犯。她是个……漂亮得过分的女孩子。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我的亲人,至少也算是朋友吧。这几个月过得不容易,我愿意相信她拿我当朋友看而我多多少少帮到她一点。


    她突然就不言语了,低下头去发呆。我就心软了。嗨,你们别笑我。你坐在我这里看着她那难受样儿你试试。你不心软?那是你没有心。我准备好的问话全吞回肚子里。


    “我们得出发了,Lionel,”最后她说,声音好小,一点儿笑的意思都没有,“今天好多工作要完成。”


    我叹了口气,发动了汽车。


 


 


    我决定换Shaw试试,相比于Cocoa Puffs,我觉得跟Shaw沟通起来应该更容易些。Shaw是直来直去的,没那么些弯弯绕的女孩子心思。


    机会来得很快。在Cocoa Puffs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的第二天,四眼儿先生打发Shaw来找我。“嗨,Shaw,”这回是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你最近好吗?我都没机会见到你,我一直担心着呢。”


    她一边嚼着三明治——啊,亲爱的Sameen,看到你食欲依旧这么好实在令人欣慰——一边扭头瞪我。“我很好。”


    “Nuttela小姐有转达我的问候吧?”


     她几乎噎住。努力吞咽了好几下,憋出一句:“这两天没见着她。”


    “啊?”我装出惊讶的表情。“对哦,你们最近好像都不怎么说话的。你们怎么了?”


    “管好你自己的事,Fusco!”她怒气冲冲地把吃剩的三明治包装纸袋砸在我胸口。


    该死,吃完软钉子吃硬钉子,真不该来招惹Sameen Shaw。我今天戴的可是最宝贝的幸运领带!


    我也是有脾气有尊严的,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我是谁,Lionel Fusco!Lionel - True Detective - Fusco!


    我非搞清楚不可。




TBC ......


 



评论

热度(245)

  1. 阿壳壳壳儿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通菜adai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4. Oo单翼..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