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True Detective(下)

小驴屹耳:

原创;Sameen Shaw/Root;普通级


被2015 SDCC炸出来的脑洞。Summary: The reunion of love may need some help from one true detective.


 


******


 


       Shaw的家门我是不敢去敲的,我发了条信息给她,说想请喝酒吃肉庆祝她平安回归。她挺痛快就答应了。


       我摸了摸钱包,一咬牙订了家贵得吓死人(比Shaw的瞪眼还吓人,不骗你)的牛排餐厅。我存了丝侥幸:好歹我这也是为了公务,说不定这事儿办成了四眼儿先生一高兴给我报销了呢。


       酒过三巡,Shaw脸上有点那么一点满足的模样了。我趁着她埋头吃肉的时候四下里张望了一下,高档餐厅就是好啊,我看见好几个铜筋铁骨般的壮汉保安在角落里藏着。饶是这样我还是有点儿心虚,应该问四眼儿先生把Bear借来就更保险了。不过这会儿才想到有个屁用。


    “Shaw,”我壮了壮胆子,“我那天见着Nutella。那丫头的脑子,挺奇怪是吧?你比我更了解。”


       她闷哼了一声,甩出个鄙夷的白眼来。好大的胆啊Fusco,那意思是在说,Root是疯子没错可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


       “Banana Nut Crunch,你猜她跟我说什么来着?”


       她面目表情地继续嚼着牛排。


       我掂量了掂量,自己这一身皮糙肉厚的,扛揍。我豁出去了。“她好伤心哟,她觉得对不起你,以为你在埋怨她,不想见她。哪有这事,你说是吧?”


       她又跟那天一样差点儿没噎着。拿起酒杯猛灌了两口,啪地一声把叉子和酒杯都砸在桌面上,恶狠狠地盯着我一字一字地说:“Fu、sco、你、给、我、听、好、了、这、事、儿、你、别、管。”


       嘿~~~我还真就管了。堂堂大纽约真警探,你俩再能耐,在这地界上就归我管。


       “你不知道她那难过样儿差点在我面前掉眼泪。我就劝她啊,不可能的嘛,你多心了。Sameen这姑娘就是喜欢摆个臭脸,绝对不会不想见你。你说是不是Cocoa Puffs误会你了?你做了什么事让她误会这么深?我想你得去跟她解……”


       我始终没搞明白的一件事是这样的:明明她坐在桌子对面,她得站起来,绕过桌子才能靠近我的啊?我的衣领子怎么就已经被她攥住了?!哎呦要打人,哎哎哎别动手……


       我被她扯着领口生生拽了起来,青森森的两道寒光在我眼前晃。“Fucso,你不是聋子也别跟我装傻,刚才那句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妈呀如今女孩子家的力气也能这么大我快喘不上气来了,要不是我好歹比她高一点真得被她拎在半空吊着。我迷迷糊糊用余光扫见角落里那几个壮汉在向我们这桌移动,我死不了(我觉着,是吧?Sameen Shaw的本事我是见识过的,万一那几个壮汉是花架子纸老虎呢?砍头不过碗大个疤我Lionel Fusco输阵不输人……)


       “……我不聋不傻更不瞎啊,我都看出来你躲着她……”


       她突然就泄了气猛地松手,害我一屁股摔坐回椅子上。“你看到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差点儿害死她,Lionel!我差点儿害死她,还有你,你们所有人!你们都离我远点儿!”


       我揉着脖子喘气,也就两秒钟吧,抬眼的时候她人已经不见了。几个餐厅保安黑压压地围住我。真是没用啊这些保安,碰到事情是这样处理的吗?谁给他们培训的?围着我干嘛你们得去拦着肇事者嘛。


       “先生,您没事儿吧?要不要我们报警?”


       我掀起衣角亮了亮警徽。“不用不用。那是我侄女,打小儿脾气暴。家事,家事。”


 


***


 


       这事儿我仔细琢磨了几天。要说这两个人还真是天生一对,连犯起轴来都一样一样的。


       可这心结得她们自己解,别人帮不了。女孩子恋爱起来还真是蛮微妙,我再瞎掺和只会帮倒忙,好事儿也给搅黄。


       这可怎么办好呢?明明两个人都惦念着对方难受得不行,可Shaw倔起来谁能怎么着?也就Cocoa Puffs有办法对付她,可眼下Cocoa Puffs自己心里那一关还没过呢。


       唯一的办法是让她们两个人面对面互诉衷肠。得有人给创造机会。天降大任啊Lionel Fusco!可老天也不看看我是那块料吗?我算哪门子恋爱专家?


       我得承认我有些计拙了。这些日子愁得我都掉了两斤肉。John还以为我在减肥。


       掐指一算Cocoa Puffs在澳大利亚呆了都快小半个月了,也该回来了吧?要不要我去机场接?我试着拨她的电话。关机。


       正郁闷呢,手机屏幕亮起来。来自未知号码的新信息:是个航班号,今晚,19:00,JFK。


       机器?跟我说话?


       啊?!


       屏幕上又蹦出来一条。两种药品名称。用法用量。Cocoa Puffs的地址。


       这两种药我熟,奎尼丁,普鲁卡因胺,我老妈用过,治心律不齐的。有一次大半夜的Cocoa Puffs打电话给我,我上药房里买了给她送过去。


       我盯着手机想了半天。这要真是机器的话我看四眼儿先生也没把它教好。傻啊?


       我出了警局,走过两条街一拐角就是个小公园。大上午空荡荡的没啥人,我找了个偏僻角落的摄像头,小红点儿像个小眼睛一样看着我。“是你吗?”我问。


       小眼睛眨了两下。还挺cute。


       我撇了撇嘴,扬起手机冲它晃了一晃。“刚才这第二条,原样发给Shaw。”


       停了一小会儿。一闪一灭。一闪一灭。嘟~~~我的手机屏幕又亮了。<Done.>


       小样儿。都得我来教。


       下午我先上了趟药房买好药,装在牛皮纸袋子塞进手套箱,开车奔JFK。在机场接上Cocoa Puffs的时候她果然脸色不大好。你别说,这机器宝宝还真是懂事比Lee那混小子强。


       她看见我很意外。“Lionel,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我接过她的行李。“嘿,Baby Machine才是大老板,我奉命行事而已。不过你也够见外的,回纽约说一声嘛,我管送就也管接。看你的样子累坏了吧?”


       “加上转机20多个小时,Lionel,”她揉了揉发黑的眼圈,“真是折磨。纽约怎么这么冷?你们……都还好吧?”


       你想问候的人正在家门口等着你呢,待会儿见着了你自己问。“外面又在下雪嘞,我要是你我就在澳大利亚住着,才不回来受这份罪。”


       从JFK往城里开的一路上她都在打瞌睡,快到地方了才突然想起来什么事皱了皱眉。“Lionel,找家药店停一下。”


       我打开手套箱掏出那个牛皮纸袋。“放心,机器宝宝都替你想好了。”


       车子转过街角的时候我瞪大了眼睛看。哈,公寓楼前路灯光晕后面的阴影里果然站着一个人,小个子又黑乎乎,几乎跟墙砖融为一体。我装什么也没看见,停了车,抓起纸袋,下车后转身就去开后备箱拿行李。


       “Sameen?”我听见Cocoa Puffs惊讶的声音。


       “Shaw啊?”我大~大~地吃惊。演戏嘛,投入就好,没啥难的。“你怎么在这里?”


       走近了才看清楚,这傻孩子也不知道站在这里多久了,头顶和肩上都积了一层雪花。她也不理Cocoa Puffs就干瞪着我。“Fusco?你干嘛?”


       我扬了扬手里的纸袋。“我来给Root送些药。”


       她恨不得用眼睛杀了我。我是说,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我已经死了。


       Cocoa Puffs拽了拽她的胳膊。“你都快冻僵了赶紧进来说话。”


       我拎着箱子跟在两个人后面往楼里走。我甚至觉得Shaw从她的后背也可以放出暗器来杀人。简直Overkill,太不厚道了。


       三个人都在Cocoa Puffs的客厅里站定,我放下箱子一抬头,哎呀闪瞎我的眼,Cocoa Puffs在替Shaw掸她头顶的雪花。Shaw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呆呆盯着她看。掸完头顶又掸肩头,都掸干净了。


       “你来做什么,Sameen?”我没跟你讲过吧?Cocoa Puffs温柔起来说话声音好好听。


       Shaw回过神,从怀里也掏出个纸袋子。“我来给你送药,”然后扭头看着我,“机器给我发的信息。我不明白Fusco你来干嘛?”


       “嘿,”我生气了,“我也是你们家机器宝宝叫过来的。显然它觉得你靠不住。”


       Shaw就要向我扑过来,可怜我这一个晚上眼看就要死第三回了,这第三回看来是死翘翘。“你懂什么?你是医生?”


       “Sameen ……”Cocoa Puffs扳住她的肩,“Lionel帮过我不少次,他是朋友。”


       “这些是处方药!”Shaw的怒火终于转移了目标,甩开Cocoa Puffs搭在肩上的双手,冲着她吼了起来。“没有医生管着自己瞎吃会出事的。你不是早不用这药了吗?什么时候又开始吃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你……我……Lionel他……”Cocoa Puffs又结巴了。这个绰号再不能用了,哪有结巴的Cocoa Puffs?


       她终于放弃了解释,摇了摇头,退后了两步,弯腰从挎包中摸出一个U盘来递给Shaw。“这个是Daizo他们编的代码,Harold需要的,麻烦你明天一早带给他。我好累,我要休息了,你们都回去吧。Sameen,Lionel,谢谢你们。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我真心疼Cocoa Puffs,她站在那儿好像两只腿都撑不住自个儿,就快累晕。Shaw犹豫了一下,像是伸手要去接U盘,半道改了主意,死死抓住了Cocoa Puffs的手腕,U盘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是得有多糊涂,”Shaw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才会以为我在怨你?”


       “我……没有……啊?你说什么?”


       “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你以为我埋怨你?”


       突然地,我是说,突然地,就跟打了个闪电那样,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Cocoa Puffs就大声哭了起来,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伤心地嚎啕。我以前只见过她偷偷地抹眼泪,这阵势把我吓傻了。完全……懵了。


       我就那么一懵,也不知怎么搞的,眼前两个站着的人忽地都在地上了。要不是Cocoa Puffs还在放声地哭我会以为她终于晕了过去。我眨了眨眼,看清楚Shaw是整个地把Cocoa Puffs抱在怀里搂得紧紧的。这人究竟是怎么做动作的?简直不可思议。她是闪电侠?


       我看闪电侠也快要哭了。


       老天可怜见的,我都快要哭了。


       “我……”Cocoa Puffs哽噎得连个连贯的句子都说不出来,“对……不起……害……受苦……”


       “嘘……别哭,别哭……都是我的错。你不知道,我才是对不起你们的那一个……”


       “Sameen……我……以为……失去……永远……”


       “好啦,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嘘,安静,安静啊……”


       哎呀Shaw你是要亲Cocoa Puffs吗?这屋子里还站着一个人呢!


       我赶紧撤了。我是说,你们这些混蛋,要点脸!别跟我打听。我什么也没看见!


       我走到楼下的时候想起来那张U盘。我估计明天早晨这两人谁也不会去四眼儿先生那里上班。公务毕竟重要啊,世界的命运担在我们这几个人的肩头啊!


       我叹了口气,犹豫了半天,终于又折回去。静悄悄地推门,门果然还没锁。这里是纽约啊姑娘们,多危险。当然我可以理解,这两个人已经把全世界都忘了。


       客厅里空空荡荡,U盘好端端还在原地躺着。我弯腰捡了起来。


       卧室里还有轻微的哭泣声传出来。我蹑手蹑脚走近前,门是虚掩着的,我轻轻碰开条缝。


       哎哎哎,我就看了一眼,我摸着良心说,就一眼。


       你骂我什么?变态?好吧我不告诉你我看见了什么。


       你说什么?求我告诉你?


       呸!我告诉你,是你心思想歪了。我看见的景象……纯洁到……好无聊。


       Cocoa Puffs躺在床上,还在哭。Shaw坐在床沿上,俯着身子伸手摸着她的额头。


       天地良心我不骗你。就只是额头。


       我又蹑手蹑脚走出去,替她们锁好了门。


 


       第二天我在警局见着John。“今天好奇怪,”他皱着眉头说,“我打电话给Shaw她不肯出来又不说为什么。今天我们一起出任务,Lionel。”


       我想憋住不笑来着,失败了。我从抽屉里摸出了配枪。“本该如此,Partner。我们是搭档嘛。”


       他眯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Lionel,你做了什么了?”


       “分内之事,”我说,“谁让我是个警探呢?”


       “Lionel Fusco,”John笑得像一只龙猫,“You really are. A true detective. That’s what you are.”


 


FIN


 


 

评论

热度(301)

  1. 阿壳壳壳儿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通菜adai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4. Oo单翼..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