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菜adai

【肖根】Merry Christmas!(文字、财产共有后系列)

Elroy:

接上篇的Daybreak,依旧是财产共有后的脑洞系列,看来这个系列我可以玩一年2333。一贯高糖分风格




——————————————————————————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Daybreak(财产共有后系列)




Merry Christmas!(财产共有后系列)




圣诞节番外(财产共有后系列)




衣柜(财产共有后系列)




论矫正饮食习惯的最佳方式(财产共有后系列)




按摩(财产共有后系列)




正职工作的唯一好处(财产共有后系列)




特工习性(财产共有后系列)




————————————————————————————


 ——merry Christmas! 





Finch将一杯煎绿茶放在桌面上,摆出了长篇大论的姿势。 

“Mr.Reese,我个人不觉得在外出度假的时候随随便便打伤其他游客是一种友爱的行为,特别是你居然还放小熊去咬那位可怜的先生。” 

穿着一身板正西装和毛呢大衣的高个子男人一脸没有听进去的表情,自顾自擦着自己手里的枪。“Finch,如果我不废掉那个人的话我们现在估计还在那个该死的岛上陪那些爱穿草裙的兄弟们跳火把舞。我可是觉得我保护了我们行李不被偷窃的行为要受褒奖。” 

小熊很配合地趴在Reese脚边呜呜了两声,甚至还抬眼看了Harold一眼。 

小叛徒!Harold瞪了小熊一眼,后者和John的表情如出一辙,只是抿了抿竖的老高的一双耳朵,敷衍似的回应了一下Harold愤怒的眼神。 

“即便如此,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尝试走一下法律程序。比如先抓住他,然后送到当局去交涉一下。我……” 

正在他坐到了软面皮椅里,拉开了一副语重心长的劝解腔调时,那扇不怎么结实的,普通居民房的门被“砰”地一声撞开,声音之巨大把两人都吓了一跳,John咔哒一声拉开保险栓,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就做好了迎敌准备。 

“哎呀,冷静,冷静,”Shaw叼着一根棒棒糖,漫不经心地走进了屋里,“我可不想跟你在这间屋子里干起来,Finch会很生气的。” 

“Ms.Shaw,能否请你下次用更温柔一点的方式开门呢?这样鄙人会更感欣慰。”Harold不嫌烦地,不知道是第几次地提醒她了,可是看她跟John跟小熊都如出一辙的表情就已经明白,下次或许还是需要他再提醒一次。 

“我想我们的Shaw这辈子都学不会怎样温柔地开门了,Harold,”紧跟着Shaw进来的Root带着她一贯灿烂到晃眼的微笑走到屋里,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更不客气地取过Harold之前放在桌上的煎绿茶,干脆利落地啜饮起来,“所以你干嘛不给自己省点力气呢?” 

Shaw一如既往地翻了个白眼,也一如既往地、自动自发地转身去安静矗立在角落里的冰箱找吃的,经过John身边时还不忘把小熊也叫上。 

Harold僵硬地扭过脖子,这让他的动作显得有些可爱,“虽然我也觉得自己在做无用功,”然后他瞪着那杯茶,和冲他无辜眨眼的Root,“但是我不会放弃的——Ms.Groves,那是我的茶。” 

Root甜美地冲他抿了抿嘴,似乎是发自真心地道谢。“谢谢你的茶,Harold.” 

Harold火大地张了张嘴,终究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一边沉默的John接触到了来自自己老板的视线,歪了下脑袋,“好吧,Finch,坐太久对身体也不好。想出去走走吗?” 

最后,在John的合理建议下,Harold把外套搭在了手臂上,戴上个黑色圆顶小帽,唧唧歪歪地跟着自己高个子的小兄弟出了门。 

Shaw沉默地窝在壁炉边的沙发上,在气温接近零下的寒冷冬季里,穿着背心,烤着火,吃着冰激凌,脚边还趴着只惬意的大狗。怎么看怎么奇异。 

Root姿态端庄地背对着Shaw坐在椅子里,不紧不慢地喝着那杯绿茶,不言不语。Shaw从自己的角度甚至能看到她把玩那个平平无奇纸杯时嘴角抿起的那丝代表无聊的弧度。 

好吧,Shaw这样想着,先开了口。“嘿,你不能每次跟我闹了不开心都往Finch这里跑吧。你看,今天甚至把他们俩都逼走了。”好歹这里是别人的房子吧?最后一句话没说,被冰激凌堵回去了。 



Root依旧在手里把那个小巧精致的纸杯捏来捏去,眼睛连看都不看Shaw一下,嘴里却想也不需要想地吐出了一串足以腻歪死人的甜言蜜语。“Sameen,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满足地就像拥有了全世界,怎么还会闹不高兴呢?只要你开心,那我也一定就毫不怀疑地会很开心。” 

Shaw挖了一大勺冰激凌进嘴里的同时忍不住再次翻了个白眼,回想起惹毛了这位难伺候的,现任人民教师大军中Ace of Ace的经历。 

12月24日,Shaw一如既往地在上班时间偷偷懒,借着警局战技教官的名义发泄发泄自己因为无聊和安逸的生活累积出的毛躁情绪。而且在她情绪高涨地揍着几个新来的菜鸟时完全忽略了今天是平安夜,明天是圣诞节的事情。 

但是Root是不可能忘记这个绝佳的约会时机的。在Shaw奋力挥洒着汗水的时候,她已经提前制定了一份满溢着爱心的计划表,一边感慨人民教师的工作除了能让自己对国家的未来充满期待,还可以给自己空出时间,让自己能够在节假日里好好陪自己那位“财产共有人”陶冶一下情操,商讨一下浪漫。 

于是在她端出最后一道红酒炖牛肉上桌时,Shaw就按照计划,踩着玄关的实木地板,咯吱咯吱,一如既往地,有力地踏进了客厅。 

“好香。”Shaw随手把外套扔到客厅的沙发上,一点也没有多做停留地钻进餐厅,“啊,红酒牛肉。我爱死你做的这道菜了。”行云流水地绕过满脸微笑的Root,Shaw抓起刀子,哧地一下扎进盘子中间最大的那块肉里,一边品尝着肉类鲜美的滋味,一边窝进了椅子。 

Root转过身,无奈地瞪着已经埋头杀入食物方阵的Shaw,“Sameen,你甚至没有给我来个拥抱!” 

“什么?”Shaw抬起头,看了看她明显不开心的模样,被食物的香味搅成了浆糊的脑子无法形成正常回路,思考了三分之一秒,在嘴里被塞进另一块红酒牛肉时她放弃了这项会占据她味蕾敏感程度的工作,决定直接去问。“为什么要来个拥抱?” 

Root皱起了眉,她很少皱眉,一张永远笑得甜蜜蜜的脸上最多只是嘴角不再上扬,这动作足以表示她的负面情绪已经强大到让这位双商都高到逆天的小怪物难以自持,为数不多的几位战友都会对露出这种表情的她敬而远之。更何况她现在已经皱起了眉头。 

如果Shaw的神经能绷紧一点点,也许她就会猜,Root或许想再拿枪试试看,更或许,这次被她拿双枪顶着脑袋的人会是自己。可惜她除了自己叉着的那块牛肉好像有点没有蘸匀酱汁之外,什么也没注意到,更别提她会去猜Root心里的念头已经从“干脆蹬了她让她和牛肉结婚去”转到“真想突突了她”上去了。 

“Root,”Shaw在消灭了大半盘子牛肉后终于发现了她还没入座,“你不吃吗?这种天气菜容易冷,趁热尝尝,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看着她拿起另一只刀子,简单粗暴地垂直扎在盘里牛肉上的动作,Root也很非常人地没有担心她会把盘子给戳破,反而因为她这个粗鲁的动作而平息了心里那愈烧愈旺的小火苗,熊熊燃起另一种火焰。于是她就着Shaw递过来的刀子,用眼神撩着她,吞下了那块牛肉,舔了舔嘴角。Shaw的眼神接触到这个动作之后闪烁了一下——精确擦过刀锋的嘴唇,以及粘在Root嘴角的,像是血液的红酒汁,不经意间就点燃了她深埋已久的嗜血欲望。 

“Sweetie,”Root的声线是缓慢而诱人的,字正腔圆的发音,以及在这间灯光温馨却昏暗的房间里,略带回声的轻柔低迷,比嘴里醇香的红酒牛肉还更能勾诱起Shaw对食物的欲望。“我不介意提醒你一下,今天是平安夜。” 

我当然没有忘记。Shaw抿了抿嘴,舌头在口腔里滑动一周,品尝出出自Root的好手艺。你从一周前就储存好了定时短信,每天三次按点按班地提醒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味蕾沾满了来自食物的香气,却觉得似乎是缺少了某种味道般让自己难以满足。 

“所以,你没有打算送我礼物吗?”Root眼里的期待闪闪发亮,让Shaw难以拒绝。而且这个时候她也不想拒绝,她想索取。 

“当然有,”Shaw又叉了块牛肉进嘴里,却发现刚才还让她无比满足的牛肉已经失去了魅力,索性站起身来,俯身把还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她的Root捞起,扔在桌子上。 

“我敢说你会很喜欢这份礼物。” 

餐刀叉子滚了一地,椅子被蹬地七零八落,甚至连桌子都偏离了原本规矩的位置。这个二十分钟前还整齐地可以评选完美家政的餐厅现在看来狼狈地像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没错,的确是一场大战,从各种意义上说。 

Root双腿盘在Shaw的腰间,两人纠缠在一起的模样简直就像是要被对方吸进去了,Shaw托着Root虽高挑,对她来却还算轻盈的身体,从客厅踱步到卧室,喘息以及抽空换气的声音洒了一路。 

“嗯!”被粗鲁地扔到为了今天特意换新的床垫上时,Root毫不意外地闷哼一声,瘫软的身子陷在软绵绵的白色被褥里,像是被埋入了云朵。Shaw喜欢死了她现在这种似醉非醉的迷离眼神,和与平时老是笑嘻嘻的模样相去甚远的妩媚表情,“喜欢这份礼物吗?” 

“噢,简直是爱死了。”Root伸出手,一刻也不想分开地挂在Shaw脖子上,再次试图把自己揉进她身体里,“不能更爱了。” 

“不要激动地像平时都没有做过一样,”Shaw俯身压上去,“你喂饱我,我喂饱你。很划算是不是?” “太划算了。”Root贴上Shaw的身体,被她在锁骨上的动作弄得心神荡漾。 

正当一切准备就绪,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床边的那只内线电话划过刺耳长鸣。 

“该死,”Shaw本不打算去管,却被特意设置的,让人无法忽略的刺耳铃声聒噪地兴致全无,低骂一句,抬头去够那要命的电话,“你准备好了一切却忘记这件最能制造意外的玩意儿?” 

“平安夜快乐,Ms.Shaw,Ms.Groves.”Harold万年不变的平板声音从扬声器里播出,“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 

“说实话,”Shaw手上嘴上的动作都没有停,也并不担心漏出的一两声喘息和轻哼会被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你确实打扰到了我们。”但是她并不在意这个微妙的打扰,Root似乎也跟她一样放得开,“嗨,Harold,”Root的声音在Shaw的纠缠下比平时更加甜蜜,“平安夜快乐,Sameen现在有点忙,嗯……”悠长的吻,截断了她与人工智能之父在平安夜的友好问候。 

“……”Harold那头沉默了两秒,“看来不止是Ms.Shaw,你也一样很忙。” 

“啊哈,小暴脾气现在有些不耐烦了,”Root带着闷哼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满足,却笑意依旧,“如果你不想下次看到我时我的模样有悖你关于私生活的教条,快点说有什么事吧?” 

“虽然万分不愿在这个时候扫了你们二位的兴致,”Harold语速加快了,“但是我还是要说,因为我和Mr.Reese目前在塞班岛遇上了一点小意外,所以也许需要Ms.Shaw来帮忙解决一下黑帮火并事件。” 

“没空。”Shaw毫不犹豫地拒绝了Harold的帮助请求。对方似乎早有预料,实际上,是在听到那些不甚和谐的声音之后,就迅速做好了谈判准备。 

Harold将地图发到了Shaw和Root床头电脑的屏幕上,却讳莫如深地没有打开视频通话,“黑帮火并地点距离那家全城最棒牛排店不足两个街区,距离小熊惯常就医的那家宠物医院不足四个街区,”Harold顿了一下,Shaw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不和谐的声音也顿了一下,“根据现有数据计算,在大概十八分钟四十二秒后,那家牛排店就会被迫倒闭,二十三分钟十七秒后,小熊日后就会无法去日常体检。” 

“……你赢了,”Shaw喘了口气,“把地址发给我,然后关掉这通该死的电话,我三分钟后出发。” 

“多谢体谅,Ms.Shaw,Ms.Groves,”Harold如蒙大赦地将一连串数据发送到了Shaw的手机上,“衷心希望二人平安夜快乐。”然后匆匆挂断连线。 

“Merry my ass!” 

 
好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Shaw的确是不指望Root还能够再好脾气地给她做美味晚餐了。事实上江岸,她正因为最近几天Root闹脾气的行径而大伤脑筋着。就因为平安夜那场该死的、本来应该可以避免的意外,搞得她连圣诞节都没有过成。虽然她本人是不怎么期待这种到了一定时间后满街都会被挂上愚蠢的小灯泡和彩带的节日,但毕竟是在那场灾难后的第一个平安圣诞,也是两人“财产共有”后的第一个圣诞,无论是对于Root还是她,意义都算斐然。更重要的是,她有好几天没好好吃一顿了,饿得难受之后,整个人的燃点也都提升了好多。 

“……”沉默地挖下最后一勺冰激凌,Shaw伸直脖子往Root那里看了看,发现她手中的绿茶还没有喝完,翻了个白眼,站起身。 

Root正在对着纸壳杯子发泄自己的满腔埋怨,突然听到背后一阵窸窣,然后是Shaw稳健脚步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好听声音。“Sameen,如果你吃完了……”话被卡在喉咙里,因为Shaw猝不及防地一把将她按倒在了沙发里,巨大冲击力度带起的不仅是背部稍稍闷痛着的愉悦刺激,还有精神上的奇异满足。 

“嘿,听着,”Shaw不耐烦的模样一向是她最喜欢的,微微拧起的眉头、眼睛里闪烁着的,仿佛有什么在燃烧般的色彩,这会让她的整张脸都变得熠熠生辉。Root真是爱死了她这张脸蛋和那双会绽放火花的眼睛,所以她一向喜欢将这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姑娘挑逗到爆发边缘,然后满足地看她咬牙切齿想要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肉的模样。她超级喜欢这种带着威胁的压迫,就好像自己是一块永远不会玩火自焚的带水海绵一样——其实谁都知道她就是块干柴,被Shaw这把火碰上一下,要不着催化剂就会高歌猛进地向着接近自燃自爆的方向去灼烧。 

“我听着呢,Sameen.”两人的距离非常近,近到Shaw能毫无障碍地感受到Root已经开始无法压抑的呼吸节奏,看到她逐渐湿润的浅棕瞳孔。 

“……”Shaw突然没有要让她“听”话的兴致了,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敏感,被自己折腾上一两下就会有强烈的反应,这其实极大地满足了Shaw之前身为医生时多少带出的莫名控制欲。没错,从生理方面来说,Root的确是个堪称完美的女人。“好吧,希望Finch扔掉这套沙发时不会哭出来。” 

“反正早晚早晚也是要扔,不如干脆就提前点,”Root吻住Shaw的发顶,感受她在自己脖颈间的呼吸,“但是这次别撕坏我的衣服,包括内衣,我们还要回去呢。” 

Shaw嗤笑了一声,声音闷闷地急切,“我嘴下有数。” 

“唔……记得还要把平安夜的份补回来。” 

“闭嘴,”Shaw不满意了,照着眼前的方便处就是一口,感受到底下人的一阵颤栗后才满意了一些,“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现在你给我该死地放荡起来就好。反正我是惦记着要恶心Finch很久了。” 

 
纽约市中心马路上,两个并肩行走着的身影中,矮个子的那个稍微顿了顿,面部肌肉跳动了几下,突然转身将自己的手机扔进了离他最近的垃圾桶里,他身边那位穿着西装的高大男人疑惑地看着自己老板脸上露出少见的愤慨表情。“出什么事了吗,Finch?” 

“不,Mr.Reese,”Harold不高兴地拉长了脸,紧皱眉头,转身往回走,“我需要去家具市场挑一套新的沙发和地毯,希望你开了车来。” 

“现在吗?” 

“现在!” 

Mr.Reese显然不理解自己老板突如其来的怒火,但是摇了摇头后,还是习以为常地尊重了他看重个人隐私的行为,迈起从容的步子跟在他身后,暗暗感叹今年的冬天其实也算不上很冷。 

(还有一篇番外,看之前先猜一下是关于什么的?)

评论

热度(251)

  1. 通菜adaiElroy 转载了此文字